第十四章
作者:妈蛋蛋啊      更新:2017-08-26 00:08      字数:4338
    (女变男)gl    第十四章

    “嗯?”趴在未辛身上睡了一晚的宫萱寒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身下熟睡的未辛心里暖暖的,很乖巧的把脑袋靠在未辛的胸口上,动了动酸痛的下身,感到未辛的异物还在自己的体内,下身很疼一动就疼,不由得颤抖着身子。

    “醒了?”未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笑着紧紧的抱住自己身上的宫萱寒。

    “嗯~”宫萱寒不敢动的趴在未辛身上。

    “怎么了?”未辛说着想要坐起身来。

    “嗯~~~别动~~”宫萱寒轻哼出,立马制止了想要起身的未辛。

    “还在我体内,慢点~”宫萱寒红着脸说。

    “啊?好~”未辛呆呆的点点头,双手抬着宫萱寒的腰开始慢慢往上抬,未辛坏笑着下身一定,把异物重新插入宫萱寒发体内。

    “啊!!!!疼!!!!”宫萱寒闭着一直眼睛,吃痛的叫了出去,眼睛挤出泪水。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未辛看到宫萱寒哭了瞬间慌了,紧紧抱住宫萱寒不让她动。

    “好疼!”宫萱寒带着哭腔说。

    “对不起对不起!”未辛哄着。

    “我要我洗澡!身上都黏黏的!”宫萱寒说着就要离开未辛的怀抱,咬着后槽牙想要起来。

    “我带你去!”未辛说着直接把被子掀开,挺起腰小心翼翼的抱着宫萱寒起来,宫萱寒就这样挂在未辛的身上,下体还交合在一起,未辛也没有拔出来的意思。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洗!”宫萱寒嘴上说着可是双手紧紧抱住未辛的后背。

    “一起洗节约时间~”未辛笑了笑开始放水,水温差不多了,直接抱着宫萱寒躺着浴缸里。

    “不要在水里~水会进去~”宫萱寒伸出手按着未辛想要深入的异物,自己小心翼翼的抬起腰,未辛的异物很快就滑了出来,宫萱寒害羞的看了看,站起身走到蓬头下面开始清洗自己的身子。

    “呵呵~”未辛笑了笑摇摇头,开始泡着澡闭上眼睛靠在浴缸边缘。

    “快去洗~”宫萱寒看着未辛在浴缸里睡着了,自己很快洗完穿浴袍戳了戳未辛的胸口说。

    “啊?好!”未辛点点头,宫萱寒转身走了出去把门带上。

    “几点了?”未辛洗完澡出来看到宫萱寒在化妆。

    “中午了!可以去吃中午饭了!我下午要去拜访一个老朋友!顺便谈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宫萱寒照着镜子,涂着口红说。

    “中午了啊!你带我去吗?”未辛说着把自己身上的浴袍脱下来,当着宫萱寒的面开始穿内裤。

    “你想去吗?穿快点!!!”宫萱寒转过头来说,看到未辛光着身子准备穿衣服说道。

    “你带我,我就去啊!”未辛回答着穿好内裤。

    “我在下面等你!要吃什么?”宫萱寒问,提起包包往门哪里走去。

    “吃什么?吃饺子!”未辛想了想说,宫萱寒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未辛看了看皱巴巴的床单,上面还有血迹未辛眯着眼睛把床单收了起来,嘴角往上一勾,自己下定决定不会辜负宫萱寒。

    “这样好了!”未辛穿好衣服裤子,照了照镜子点点头说。

    “还疼吗?给你买药擦一下!”未辛坐着电梯来到吃饭的地方,坐在宫萱寒身边怪笑着问。

    “吃你的!”宫萱寒瞪了一眼未辛说。

    “乖~”未辛伸出手摸了摸宫萱寒的脑袋说。

    “别摸!我的发型!”宫萱寒忙着去打未辛的胳膊。

    “我觉得你今天更有女人味啊!”未辛吃着饺子一脸色眯眯的看着宫萱寒。

    “我以前没有女人味?”宫萱寒不满意了。

    “有啊!只不过你今天女人味更大~”未辛笑了笑说。

    “吃快点!”宫萱寒催促道。

    “你先去吧!我可不想跟着你去谈生意,多没劲啊!”未辛翘着二郎腿,手里的筷子还转着圈圈。

    “确定不跟我去?”宫萱寒问。

    “你快点回来啊!晚上八点以前必须回来!”未辛很严肃的说。

    “好~乖乖洗白等我~”宫萱寒说着提起包包路过未辛的时候摸了摸未辛的脸颊。

    “哟呵?”未辛瞪大眼睛看着宫萱寒的背影摇摇头笑了笑。

    “好无聊~”吃完午饭的未辛一个人走在沙滩上,不知不觉就走到商场了。

    “这个是什么?”未辛走到一家店里看,破璃制品。

    “帅哥看玻璃啊?”一个男人走出来问。

    “随便看看!”未辛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杯子说。

    “嗯~”男人点点头笑了笑退后几步方便未辛观赏。

    “那个!老板?”

    “帅哥有什么事情?”未辛突然转头说,老爸也回过神来答应。

    “能不能我自己做?我给你双倍的钱,我想送我老婆!”未辛一脸期待的看着老板说。

    “这个……对不起啊我们……”老板蛮尴尬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以啊!”一个女人走出来说。

    “真的吗?”未辛喜出望外看着来人。

    “老婆?”男人看着来人笑了笑叫道。

    “人家帅哥想学,你就教教人家啊!你当初追我,我就是看上你做这些杯子的技术了!”女子白了一眼男人说。

    “好吧!小帅哥你这边请!”男子吃瘪点点头说道。

    “好~谢谢~”未辛很礼貌的鞠了个躬感谢到。

    “先要加热~”男子那一根铁棒不知道挑了一坨什么东西,被烧的通红,男子把棒子递给未辛,未辛学着男子的动作一起在试做瓶子。

    “老板?是不是想做什么形状都可以么?”未辛坐在椅子上抬着棒子问。

    “可以!”老板点点头开始教未辛做。

    “还可以在里面弄一些字,只不过字很难弄!”男子把未辛叫起来来到火炉面前。

    “……”未辛把棒子的一头伸进炉子里。

    “慢慢烤!一边转一边吹!”老板站在一边很细心的叫着,未辛蹲在火炉前全神贯注的看着在火里燃烧的玻璃。

    “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很好了!”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未辛的第一个作品终于做好了,可是未辛觉得很难看,老板点点头安慰道。

    “人呢?电话也不接?”宫萱寒谈完事情回到酒店里,拿着电话贴着耳朵在房间里到处乱转。

    “小帅哥,是不是你电话响了?”老板娘拿了一杯水走过来问。

    “啊?”未辛抬起头看着老板娘眨了眨眼睛,放下手里刚刚做好的样品,走到刚才外衣面前,拿起手机的确是宫萱寒打来的电话,已经打了三个了。

    “喂?怎么了?”未辛拨了回去问。

    “你去哪里?”宫萱寒刚刚换好衣服就看到电话屏幕亮了起来,一接了电话就问。

    “我在外面逛街呢!”未辛想了想说。

    “逛街?你在哪条街我去找你!”宫萱寒坐在床上摸着已经被换了的床单说。

    “你别来了!我给你买了药,一会我就回去了!”未辛说。

    “什么药?你!再见!!!!”宫萱寒一开始蒙圈的,一反应过来马上把电话挂了。

    “哈哈哈!”未辛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开怀大笑。

    “笑什么!快来看你的烧化了!重新吹!”老板走过来白了一样笑的和傻子一样的未辛。

    “啊!我杯子!”未辛把手机一丢忙跑过去看。

    “一个大男人逛街?”宫萱寒红着脸坐在床上自言自语道。

    “老板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做好一个?”未辛看着自己手里做出来的杯子,七歪八扭的卖相都没有。

    “贵在心意!我觉得卖相不重要!送给你女朋友的吧?”老板打开一罐啤酒递给未辛坐在未辛身边说。

    “女朋友?”未辛接过啤酒说。

    “难道不是送给女朋友的?”老板喝了一口啤酒问。

    “不是!”未辛摇摇头说,“送给老婆的!”

    “结婚了啊?”老板笑了笑问。

    “对啊!这次来这里度蜜月来着!”未辛点点头把手里自己的玻璃杯放到自己的脚边说。

    “度蜜月啊?”老板转了转眼珠笑了笑说。

    “对啊!这是我第一次送她礼物~”未辛说着低头伸出手摩挲着那个七歪八扭的玻璃瓶。

    “小兄弟!有心意就可以了!”老板说着拍了拍未辛的肩膀站了起来走到火炉旁边拿出一根特别细的铁棒子。

    “这是?”未辛站了起来。

    “这是我做这些瓶子用的棍子,你用吧,比你用的那些轻一些!我做一步你跟着做一步!”老板说着把棍子伸到未辛面前,未辛伸出手接住棍子跟着老板来到火炉旁边开始又一次制作瓶子。

    “怎么还没回来?”宫萱寒洗完澡站在窗户前看着不远处的大海。

    “出去找找吧!”宫萱寒叹了口气开始把身上的浴袍脱下来换上便装,出了酒店一路打听来到最热闹的街市。

    “会在哪里呢?”宫萱寒一直不停的在四周寻找未辛的身影。

    “不错有进步了!”老板点点头看着未辛手上的玻璃瓶。

    “还是不好看,我们再来一次!”未辛说着把手里的温热的瓶子放到一边。

    “小兄弟!贴上创可贴吧!”老板从一边的盒子里拿出七八个创可贴。

    “没事的!我们接着!”未辛摇摇头示意没事。

    “你贴好,不然你手会废的!”老板执意说。

    “好吧!”未辛放下手里的棍子,伸出双手,手掌好多地方已经被烫红了,有些还被棍子的尖叫处戳出血来,贴好五个创可贴未辛点点头拿起棍子,又一次制作起来。

    “小兄弟,你这样!”老板指了指一边。

    “好!”未辛点点头虚心的学着。

    “嘶!!!!!”未辛的手又被戳出血,血顺着曲线几滴血滴在了还在制作的瓶子上,形成了一朵朵梅花。

    “没事吧?”老板走过来关心道。

    “没事!”未辛摇摇头把还是软体的瓶子固定好。

    “差不多了吧?”未辛说。

    “差不多了!来放到这个里面让它定定形!”

    “嗯!”未辛点点头用钳子把被子夹到一个冷冻冰柜里,这个时候未辛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巴掌红彤彤的,甚至还有一些血迹。

    “未辛?”

    “嗯?”原本低着头查看自己手的未辛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抬起头看到宫萱寒站在门口。

    “你在干嘛?”宫萱寒问。

    “你怎么来了?”未辛眨着眼睛问。

    “你的手什么?”宫萱寒把视线放到未辛的手上。

    “没事没事!”未辛急急忙忙把手藏在身后。

    “给我看看!”宫萱寒走过来直接把未辛身后的胳膊拉出来,看着未辛发红的手。

    “没事的!”未辛不知道说什么,想要把手收回来。

    “怎么弄的?”宫萱寒质问道。

    “小兄弟!来擦点药!”老板提着一个药箱子从楼上下来。

    “老板!”未辛叫道。

    “这是?”老板一边走到未辛身边一边看着宫萱寒。

    “介绍一下!这是跟我来度蜜月的老婆!这个是教我做瓶子的老板!”未辛一一坐着介绍。

    “你好!”宫萱寒很礼貌的点点头。

    “你好!你好!”老板笑着。

    “小伙子!这是你老婆吧!我看带着和你一样款式的戒指就直接把她拉过来了!”老板娘风风火火的从店里走出来说。

    “啊?”未辛眨着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戒指,还用余光瞟了瞟宫萱寒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可是限量款的呢!”老板娘说着表现出一种我很识货的样子,未辛和老板一脸蒙圈的看着老板娘,唯独只有宫萱寒一脸惊讶的看着老板娘,这对戒指是宫萱寒挑选的,结婚的事情未辛基本没怎么管过,宫萱寒看着未辛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心里有点难受,明明是和自己的结婚戒指,未辛居然都不认识。

    “小兄弟你做给你老婆的东西,弄好了?”老板娘又问。

    “啊!嗯嗯!做好了!”未辛回过神来一个劲的点头。

    “做什么?”宫萱寒问。

    “哦!这个小子说要亲手给他媳妇做个杯子呢!你看那边浪费了我多少材料!”老板哦了一声指了指火炉旁边被未辛做废了的材料。

    “杯子?”宫萱寒皱着眉头。

    “可能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出来呢!”老板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冰柜!

    “你怎么来了?”未辛看着宫萱寒问。

    “我出来找你啊!看你半天都不回来,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这不还真出了!”宫萱寒蹲下把地上的急救箱打开,拿出酒精和棉签。

    “我能出什么事!这是小伤没事的!”未辛说着也蹲下来,已经走开的老板还一直回头看。

    “看什么看!走了!”只听到老板娘的叫声。

    “伸出来!”宫萱寒拿着棉签沾了沾酒精说。

    “很辣的!”未辛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宫萱寒。

    “拿出来!”宫萱寒不去理会未辛的表情。

    “轻点轻点!疼疼疼!”未辛闭着一只眼睛直叫。

    “别动啊!”宫萱寒打了一下未辛的脑袋说。

    “别擦了!好痛啊!”未辛撇嘴说。

    “哼!忍着!”宫萱寒傲娇上了。

    嗯嗯嗯(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