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弟 第四十一章
作者:海无崖      更新:2017-09-13 21:20      字数:2149
    “你看看你这画的都是什么?”乌鸦怒容满面,在我鼻子前摇着手指,差点就戳到我鼻翼上了。

    他是在发现我手臂上的纹身之后才大动肝火的!

    非主流,这似乎是一个令无数学生倾心的词语!那种颓废的神情里又露出几分张扬,彰显着自己的个性笑容,好似想向全世界宣称“我是独一无二的”!有人用怪异的发色俘获别人怪异的目光,标榜自己的独特;有人用耳钉炫耀自己的时髦,突显自己的前驱化,而更多的人却是选择纹身。

    据说纹身是“快乐的痛”!

    学校附近就有一个纹身小店,我好几次去那瞧瞧,见那年轻的哥哥给那宽膀粗汉子,纹身机“嗞滋”作响,那汉子愣是没咬牙,没哼声,真像个汉子!那隽美的纹身上流露的是男人浓厚的男人气息!

    班上的好几位同学也曾去过,无不流露出钦慕之情。不知何时,大家开始买那种纹身贴纸,贴在臂膀上、脖子上,什么虎呀、鹰呀、蛇呀,甚至连龙和凤都出来了。当然,那位置不能贴得太明显,否则就易被乌鸦察觉。

    我呢,那“Angel”字样的纹身,原本是贴在手臂之上的,而我又穿着长袖,被遮得严严实实。谁不曾想,在乌鸦那补课的时候,钢笔不出水,我就顺手那么甩了一下,谁知道倒把那墨汁甩到我的衣袖之上了。那天蓝的袖子黑了一大块,乌鸦急忙拉着我去卫生间洗。就这样,那“Angel”就展露在乌鸦的面前了。

    其实,纹个身,我并不觉得怎么样,虽然爸爸觉得那种孩子就算个二流子。哥哥原本也想去纹的,他说他喜欢莲花,他要在后背纹一座莲台。可是,出于考虑爸爸的感受,他最终还是没有去纹。看到萧哥的时候,我觉得他有几分霸气,我想,那条“蛇”功不可没吧!于是,那原本被我压抑的情怀又渐渐滋生出来。

    我憋红了脸:“纹身就是坏孩子么?为什么大人能纹,我不能纹?”

    “因为你是学生,你是小孩!在你这个年纪,很多事是不可以做的!”

    “是,很多事不可以做!烟,不可以抽;手机,不可以玩;纹身,不能刺;爱,不能谈……除了学习,什么都不能做,对吗?凭什么?”我好像受了刺激,居然吼出了广大学子的心声。可能是想到“很多不可以做”的事中也包含谈恋爱吧!我觉得我压抑得有些辛苦,恐怕难以熬到大学以后再回过头来想这件事了!

    乌鸦没料到我会情绪激动,怔了怔,接着便抓着我的手,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我手臂上的纹身。

    我极力挣脱:“不洗,我不洗!我就要贴——不,我要纹!我就要纹!”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纹!你越是不让我做,我越想做,也越要做!”

    “是想证明你的存在感么?这很幼稚呢,马阳!”

    “我就幼稚了,怎么了?”我突然猛地抱着他,“你不让我做,我越要做!你说初中生不能谈恋爱,那我偏要谈,而且还要跟你谈!齐无涯,我喜欢你!”

    自那日做了春梦后,我愈发觉得自己喜欢他了。这两天,我一直苦恼该如何捅破这层纸窗户,没想到却让我找到了一个这样的机会,这么顺理成章地表达出来了。

    乌鸦却笑了,只是挠挠我的头发:“让你洗掉贴纸纹身,你就真那么委屈?再不松手,我可要把这事当笑话,在班上讲了!”

    闻言,我连忙松了手!丢脸,只在他面前就好,我可不想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脸。

    “你今天的反应有点大!纹身,这虽然是你的权利,却违背学校的章程。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如果每个人都搞这样的特殊,彰显个性,那学校会变成什么样子?学校是求同排异,帮助学生养成遵守规章制度习惯的地方,而不是教育学生打破制度的地方,你要明白这一点!”

    “不好意思,我忘了我哥叫我今天早点回家!老师,我先走了!”我小鹿乱撞,夺门而遁,取了书包,飞也似的逃了。

    我为我的鲁莽而羞愧!在说出我喜欢他之后,我终于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了!我没有想好,估计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看他那般云淡风轻,完全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我的心里一阵难受。乌鸦呀,我并不只是赌气说说,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大街让,行人匆匆,许多下班的人骑着摩拜穿梭,嘴角挂着疲惫的笑,应着我疲惫的心。

    对面街角的理发店里,帅气的发型师正拿着剪子,围着客人转来转去,剪来剪去。前台的电脑开着,传来赵传那撕心裂肺的呐喊声:

    爱要怎么说出口

     我的心里好难受

     如果能将你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

     第一次握你的手指间传来你的温柔

     每一次深情眼光的背后

     谁知道会有多少愁多少愁

    ……

    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是我第一次去找哥哥。他坐在公寓的阳台上,手里拿着一个别致的USB蓝牙小音箱。从那音箱里流出来的那就这首歌,那时,哥哥还跟着深情地唱了几句,一腔愁情,半胸哀怨,我甚至看到他眼角的泪光了。

    回了家,甩下书包,连鞋也没脱,滚上床,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玻璃灯,我遐思万千!若是这灯能砸下来,刚好砸到我的脑袋,我是否就一了不了,再也不用去忍受这种尴尬与煎熬?又或者砸成重伤,乌鸦又是否会为了安慰我,而免强委屈自己,和我在一起?

    几分钟后,古奇的电话来了,传出的却是哥哥的声音:“听说我家小王子今天不开心了?”

    “嗯。”

    “因为老师不让你纹身?”

    “纹身不好吗?”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这是我国孝道之始。虽然说现在已经是开放的年代了,但总归还不至于开化到西方那种程度。再说了,学校不也有学校的管理么……”

    其实,我并不是因为这事儿生气,我也不是在生乌鸦的气!或许,我只是在生自己的气,生上帝的气——爱一个人,居然还不能说出来,这是怎样窝囊的一种生活呀!

    “哥,初见你的时候,你正唱着赵传的《爱要怎么说出口》,那时的你,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唱这首歌的?”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