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是那样
作者:上帝是个男孩      更新:2020-07-20 10:57      字数:4472
  秋夜,一层厚厚的云将孤独的月牙一点点蚕食,那落在瓦片上最后一丝苍白也被慢慢收起,一袭黑影矫健的飞过院墙,进入一家大院,忽明忽暗的落地灯在即将照射到他时失去了照明能力,黑影飘上了大树,绕过唯一一个防盗摄影机。

  就这样,它肆无忌惮的进入了黑暗的房间,客厅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视机,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看新闻联播,内容是一犯罪组织老窝被封杀事件,所有犯罪嫌疑人都已捉拿归案,他看着视频里被逮的人好像十分眼熟便靠近细看。

  “这不是他么?”

  “可不就是嘛~”

  “谁!”中年男人猛一回头,腹部一凉。

  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男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

  “你是!啊”他捂着腹部的刀不敢动弹,刺的位置并不要命,他抽搐着嘴角倒吸着凉气后撤靠倒在电视上。

  “嘻嘻……嘿嘿~哈哈哈”攻击他的人诡异的笑着,嘴角像是被撕裂般疯狂上扬,眼里的泪水打转,他染着鲜血的手套在颤抖,人也在跟着颤抖,好像开心到不能自已。

  “你是前两天送报纸的!不,不,你是!”男人正要说出他的名字。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揉着眼睛从卧室走出来:“干爹干爹,我睡不着,给我讲故……”孩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在干爹的一声“快逃!”中,他清醒过来刚要拔腿就跑,歹徒早就扯下数据线追上了他。

  孩子在歹徒丧心病狂的勒紧中胡乱挣扎,窒息中孩子为了扯开那致命的数据线抓破了自己的脖子,指甲里都是血,喊不出声,而歹徒似乎很享受这一切,他还是那副诡异的笑容。

  “诚诚!那是江诚!是江家三少……奶奶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忽地,数据线不再勒紧反而松了一些,而孩子终于再次呼吸到氧气时晕了过去,歹徒的动作像是被定格一样,愣了几秒钟摸着脑袋晃起来差点没站稳。

  “诚诚!诚诚,你怎么样了”男人艰难的站起来,捂着刀子双腿站不稳又倒在一边,大口大口喘着气,嘴唇惨白:“你是钱龙还是钱虎”。

  “钱龙?不好意思,那个烂好人已经死了,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曾经折磨过我们的人,现在,我要你们全都去死,哈哈哈”歹徒松开了诚诚扔在一边,回头半蹲在男人面前。

  “诚诚!”

  “放心,他还没死,但你……”

  “钱虎,你是钱虎,我知道当初对不起你们,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

  “原谅你?嘿……嘿……”钱虎全身颤抖抽搐,活像个精神病般流着口水,他歪着脑袋说:“你当初把我们卖给妓院的时……候可没有想过这……些吧,曹……战先生”

  “你疯了么,你疯了么!你还年轻,你才十八九,杀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我还在乎谁!”愤怒的钱虎一巴掌扇在曹战的脸上,仅仅一巴掌就扇出了他的鼻血,曹战因为过强的力道摔在了地上。

  “看见了么”钱虎指着电视上一个肥胖的犯人:“他曾经把我压在身子地上*了一晚上,还TM用假肢,一个硬都硬不起来的废物!我哥,被他所谓的宝贝,一条狗,*的这辈子再也抬不起头!我们是人!你们凭什么!”

  “真正看不起你哥的是你自己!”

  “你不配说话!”又是一脚将他踹到在地上:“看吧,他坐牢了,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哈哈哈,那是他运气好,不然我迟早会亲手宰了他,还有那个娘炮老鸨,他也有罪,我已经查到他的住处了,别着急,慢慢来,复仇才刚刚开始,你是第二个”

  钱虎瞪大了眼睛,伸手慢慢摸在那柄刀上,血已经滴的到处都是,而曹战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他紧握着刀柄不让钱虎拔出来,拔出来只会死的更快。

  “钱虎,我知道,我活不下去了,如果你觉得报复,你哥就能活过来,你觉得正义么!真正把你哥推进去的是你自己,我很早之前去打听过,是你把他抛弃了,他是为了养活你,把你培养成所谓的正常人才去卖的,可是你嫌弃了他,他这世上最重要的人只有你,他是你……”

  曹战没说完,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屋里安静下来,只有电视微弱的声音在报道着新闻,钱虎的笑容凝固了,脑海里重复着责备,还有那天他去工地的时候,听到的,他哥生前拜托一个工人留着几千块钱,他说他想挣干净的钱,给他弟弟一个惊喜,这样他弟弟就会跟他说话了。

  他很早以前就有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也不知道治不好会死人,重病那几天花了许多钱,他没敢去住院,因为好不容易存的钱要被花光了,直到断气的那天,他留下了这几千块钱,是留给他弟弟的,是‘干净’的。

  ‘虎子,快尝尝哥做的面,好吃吧,你要早早学会照顾自己,不能事事依赖哥哥’

  ‘虽然生活很辛苦,会掉泪,但我想让你光明磊落努力活下去’

  ‘傻瓜,有时候冲动是正常的,还好趁着一切还不晚,咱们还有余地’

  就在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江诚动了一下,然后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看着令人发指的现场,和躺坐在沙发上目光黯淡的钱虎。

  “干爹,干爹!你怎么了,你醒醒!”

  钱虎看着他,有气无力的说:“你要是现在就去叫救护车,他还能活,刀没拔,也没刺中要害”

  江诚先是惊恐的看着他,然后磕磕碰碰的跑去打电话。

  钱虎憨憨的笑起来:“心软当不了黑社会,我还真不是那块料,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没敢sha人……”

  他把染血的手套和衣服扔进壁炉,起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几个鸡蛋,还有西红柿,准备做一顿西红柿鸡蛋面。

  “上次失败了,这次再试试”

  就这样,他在医护人员的眼前,炒菜下面,没过一会儿,面好了,他坐下来吹吹然后吸溜一口。

  “wc,真难吃,看样子还得练”

  就在这时,警察找上了门。

  “看样子,没机会了”

  几天以后。

  钱虎出现在病房门口,什么也没有带,开门的是江诚。

  江诚请他进门,还多次偷偷打量他,而曹战也已经被救了回来,昨天就苏醒了,曹战让江诚去楼下买些香蕉回来,江诚有些不想去,但最后还是听了曹战的话。

  “不好意思,第一次sha人有些失手”钱虎丝毫不在乎他是个病人,直接逼近他。

  这些天,他一直在公安局待审,本来铁板钉钉的事,关键的证人证词全部偏袒了他,而警方一直没有找到其他有力证据直接证明他伤人,实在没办法将他无罪释放了,这也难怪,钱虎准备了周密的连续杀人计划,不会在现场留下任何自己的东西,外人不知道他的杀人动机,唯一要封口的就是该死之人,可是现在连证人都说人不是他捅的,这件事甚至曹战本人都没有报警,他只说是另有其人,还丢了几万块钱是入室抢劫,而钱虎只是碰巧来找他。

  江诚也说那晚昏昏欲睡,没看清进来的是什么人,当时只顾着逃跑,犯人背对电视的一点光,完全看不清,所有不能袒护他的人竟然都在袒护他,来调查的两个民警大概也想不到受害者会保护犯人,也就没有着重调查跟钱虎有关的东西。

  曹战看着他的眼睛说:“从你松手的那一刻,我们就两清了,我当时一时糊涂,毁了你和你哥哥,你现在饶了我跟诚诚已经算是万幸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饶了你”钱虎说着又露出了让人打寒碜的笑:“两清?你是该死之人,你不弄死我,迟早我会要你命”。

  “你都知道了什么?”

  “在妓院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跟我哥学习的东西有出入,在七爷身边的日子,我暗地里负责留意所有来访者的信息,因为我只是个倒茶童子没人会在意我,在我知道的情报里,我听到过曹建国这个名字”

  说到这个名字,原本平静的曹战渐渐燥热起来。

  “建国……我对不起他,我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我只是……”

  “只是故意跟人上床让他看见对吧”

  “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曹战的眼眶慢慢湿润了。

  “当时,江家三少爷跟曹建国是战略合作伙伴,而你突然接近曹建国和他搞好关系,获得他足够信任,一点点挖到有用的商业信息,然后转卖给他们的敌对公司,曹先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万万没想到他最爱的人出卖了他,老一辈人对那时的感情普遍深情,当他知道你接近他的目的,虽然很崩溃还是重整旗鼓去找江家三少爷商量,就在这时,他完全没注意到刹车油被放光了……那么这件事”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想过要害他,我是被人利用了才演出那场偷情的,刹车油这件事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们的敌对公司干的”

  “这件事的细节我不想知道再多,说白了全是一个个阴谋,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江诚会跟你生活在一起,按理说江家跟你也应该是敌对关系”

  “三少奶奶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一直想感激她,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后来有一天,有人告诉我三少奶奶为了帮助江家周转资金一直在偷偷挪动娘家的额度,这个江家三少爷竟然还在外面沾花惹草,那个人告诉我,如果按他说的做,三少奶奶可以跟那个渣男离婚,这样她就可以寻找另一段感情了……”

  “哈哈哈”钱虎突然开口大笑:“一颗天真又愚蠢的棋子”

  曹战的情绪冷静下来许多,大概是他的伤口不允许他继续激动,他调整好状态继续说:“笑吧,笑吧,我的确是蠢透了,我把一切都办砸了,江家少爷突然没了靠山,一下子外债追上来,三少奶奶也被发现偷钱的事,颜面扫地,再后来,江家少爷因为受不了各方面压力,上吊自杀了,三少奶奶因为娘家的嫌弃重病不起,精神也出了问题,现在在精神病医院,她曾经拜托我,要我照顾江诚,她娘家不肯收下这个孩子”

  “这故事真是越听越有趣”钱虎好像很久没有开心了,可惜现在他的开心全都是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看你像不像电视剧里那个,导致整个局面崩盘的小人,所有人都没了,只有小人活下来了”

  “所以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问出实情然后嘲笑我一顿么”

  “对啊”钱虎这一声带着些许颤抖和阴阳怪气:“你我都背负着别人的命负重前行”。

  江诚这个时候回来了,他说楼下根本没有卖香蕉的,但是有西瓜,他提着大西瓜冲着曹战晃,钱虎看着他,这个孩子小时候他抱过,那个时候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好快乐……

  他决定离开了。

  可是曹战留下了他,他问他以后准备做什么,要不要跟他一起合作,就开一家饭馆吧……

  ‘你好,你说你叫钱龙是么?我叫**,以后算是一起切菜的同事啦’

  ‘钱虎,你为什么……要主动跟男人上床……你不是恶心……’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的身体像是住着另一个人,其实男人的**的也挺爽的,是吧’

  ‘老子根本不在乎是男是女,能让我*的爽就够了’

  ‘你的名字叫什么?’

  ‘钱龙……’……

  “喂!好你个钱龙!怎么知道回来了?这几年是被卖到非洲挖煤去了?”晓羽在电话那边开口破骂。

  “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那么多事?男人做事娘们少插嘴,字面意思的插嘴!”钱龙直接怼回去。

  “cnm,爷直接口吐芳芳”

  “你爹斗地主七九十,没有八(爸)!”

  “好了好了,别闹了”曹叔在电话哪头说正事:“晓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周日咱们全员去世纪公园玩,那里面有个滑冰场蛮大的”。

  电话晓羽这边摸着一只大狗的头,边点头边嘴上答应,放下电话,猛搓一顿红薯的狗头。

  “有地方玩啦~”

  而钱龙这边,他旁边停着一辆保时捷,车里的人摇下车窗,是鹏哥。

  “不出意外,再也不见”

  “是,七爷仙逝,这可能是最后的见面了,我也算是完全脱离了”

  “那个男人这几年没有找过男人么?”鹏哥竟然极其罕见的问起这种话题。

  “管他呢,想玩了下药迷晕就行”钱龙笑嘻嘻的回答。

  “珍惜眼前人,你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再见”

  “再见,谢谢照顾”……

  “这个公园开放一块草地供玩家种树苗唉”晓羽开心的拉着旁边钱龙的衣服。

  “别拽别拽,爷九块九拼夕夕买的短袖!”

  “帅哥想买什么树苗?本次募捐活动的收益都会用于本地植林绿化”

  “种棵桃树吧,来年春天开花好看”

  “我以为你会种棵槐树”

  “哈?完结了种槐树升华加紧扣主题的么?”

  “你这样说出来还升个屁的华”钱龙拍了一下脑袋。

  “那,老板俺想换个槐树苗,有嘛?钱龙你知道嘛,听说上千年的树会滋生树灵”

  “一听就是老中二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