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9-11 20:32更新

  谢言两人回到家,动静虽然不大,但是葛盛庭还是知道的,他动了动心思,想出去看看,但是最后想并没有有起身。

  谢言也就瞥了葛盛庭的房门一眼就不再理会,自己直接背着莫清泽回了房。

  莫清泽被放到床上后,在酒精的刺激下,从背后缠上了谢言,抱着谢言又亲又咬。

  谢言没两下就被莫清泽弄得气喘吁吁,说道:“还…还没洗澡呢。”

  “你…帮我冲冲…这样比较快。”莫清泽道。

  “看你急的…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莫清泽没有理会谢言的理论,还是继续在谢言四处点火。

  谢言终于是受不了莫清泽的骚扰,翻身上床,没一会儿,两人已经变得赤条条。

  谢言将莫清泽压在身下,亲吻如雨点般落在莫清泽的身体各处。

  “言儿…别,冲冲…先冲冲。”因为酒精和羞涩,莫清泽满脸通红。

  “不要,我还没有尝过原汁原味的你呢。”

  莫清泽的脸色越发涨红,想反抗,却被谢言压得死死的,想说话,也被谢言堵在嘴中。

  莫清泽身上的味道让谢言沉醉。皂角的残香,夹杂着淡淡的特属于莫清泽的味道,让谢言越发兴奋。

  自从莫清泽开始接受他后,谢言发现自己越来越变态了,白天没事,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莫清泽的各种“吃法”,那些极度变态和羞耻的想法,他之前想也不敢想。

  谢言的脑袋从莫清泽的头上移开,移到胸部,一番作为后又从胸部移到腹部,好好稀罕一翻后这才下移。

  当莫清泽看到莫清泽的小雀雀竟然真的只是小雀雀时,他震惊了。

  谢言猛一抬头,就看到莫清泽双眼紧闭,胸腹十分有规律地上下起伏,就着发出鼾声了,明明是一副睡着的样子。

  睡着了!!竟然睡着了!!在这么激情的时刻竟然睡着了!!

  谢言忽然很受伤,很气愤!在自己的百般疼爱下,竟然还会睡着!!这么神圣而刺激的时刻,怎么可以睡着!小雀雀怎么会缩成一团!

  谢言眯起眼,看着莫清泽的脸上,神情十分危险。

  谢言突然低头,死死地盯着莫清泽的小雀雀,想着自己要不要狠狠地揪它一下,把老莫揪醒。

  只是当看到莫清泽那安静的睡容,那么恬静祥和,谢言又心软了,看了看那小雀雀,低下头只是挑逗了一下。

  看着莫清泽身体一颤,小雀雀有抬头的迹象,谢言心里这才好受多了。

  谢言在心里冷哼一声,拉过被子将莫清泽盖上,想想自己穿上衣服出了房间,去了葛盛庭房里。

  谢言的到来,让葛盛庭十分意外,而除了意外那就是不好意思了,因为他已经赖在这数个时辰了。

  对,他就是要赖在这,不走了。

  谢言进屋后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葛盛庭。

  葛盛庭眼眶红红的,当然是瞒不过谢言的眼,只是看着他脸上那古怪而别扭的表情,还不时偷看自己,谢言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是怎样一副心思。

  “怎么?就躲在房里哭了一下午啊?”谢言突然出声调侃。

  葛盛庭当然承受不了谢言这么直接的问话,虽然他因伤心而流过泪,但是他总不能承认自己哭了一下午。

  “没有。”葛盛庭道,只是脸上的别扭谁都看出来。

  “是沙子进眼晴了么?要不要我帮你吹吹?眼晴那么红,我估计是小石子。”

  “不用你好心!”在谢言的调侃下,葛盛庭有点恼羞成怒了。

  “看来是很生我的气了。”

  葛盛庭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否认。

  没有谁,在爱那么多年的爱人被抢走后,看到情敌还能和颜悦色。

  只是谢言在葛盛庭的心里毕竟比较特殊,他没舍得找他拼命罢了。

  谢言叹着气,在葛盛庭的身旁坐了下来,用手背撩了撩葛盛庭的肩膀,示意他躺进去点。

  葛盛庭脸色复杂地看了看谢言,最后还是挪了挪身子,腾了一个位子。

  谢言也就顺便躺了下来。

  “清泽呢?”

  “喝多了,睡着呢。”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个多月~”谢言道。

  葛盛庭脸上一白,咬牙切齿地想着“竟然那么久了!”,想想又不甘心地问道:“你们那个了?”

  “嗯。”

  葛盛庭的脸色又白了一分,“谁…谁在上面?”

  谢言看了葛盛庭一眼,还是说道:“都有。”

  “都~都有!清泽他,怎么会…你逼他了?”葛盛庭瞪着谢言,逼问道。

  说实话,葛盛庭这话到底还是伤到了谢言,让他脸色发白。

  葛盛庭看着谢言那嘴角的冷笑时,心里的怒气顿时散了,脸也垮了下来,急道:“对不起言儿,我不该怀疑你的。”

  谢言看了他一眼,看出葛盛庭眼里的祈求,心里的怒气又悄悄消散,装做无所谓道:“原谅你了。”

  葛盛庭这才松了一口气,面对谢言也不再咄咄逼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双眼开始变得无神。

  谢言看一眼葛盛庭,摇摇头,再看一眼,又摇摇头,想想还是起身,准备回房。

  只是当谢言翻坐而走,却被葛盛庭抓住了手腕。

  “言儿,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谢言看着葛盛庭,又继续躺回床上。

  “你问。”

  “你喜欢我对么?”

  谢言皱起眉头,看着葛盛庭没有说话。

  “言儿,你认真回答我。”葛盛庭祈求道。

  谢言想想还是应道:“嗯。”

  “为什么是清泽而不是我?明明我…才是喜欢男人的那个。”

  谢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更爱老莫。”

  “是么?如果当年是我救了你,是不是结果会是另外一个?”

  葛盛庭这话,在谢言的心里暴开,让他十分震惊,因为这个疑问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这世上哪来的如果。”

  “我只是想知道。”

  谢言摇了摇头,据实道:“不知道,或许吧!现在说这个完全没有意义。”

  “我就慢了一步,就一步。”葛盛庭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一脸苦笑。

  “现在还说这个干嘛,都过了多少年了…”谢言叹气道。

  “我只是有点不甘心,如果当初我出手快点就好了。”葛盛庭看着谢言的眼里十分灼热。

  谢言白了他一眼道:“这有什么好不甘心的,你自己想想如果你是老莫,你觉得你有勇气接受我么?”

  葛盛庭炯炯地看着谢言,若有所思,谢言也看着出神的葛盛庭。

  谢言突然笑了,道:“你并不一定有勇气的老葛,说句难听的,你外表是很男人,但是你的思想却像女人,你喜欢男人,所以你比老莫在勇气方面会比老莫更欠缺,你会比老莫看更长远,所以你还真的不敢碰我。”

  “有什么不敢的,我还吻过你呢,要不是小黑捣乱你早就是我的人。”葛盛庭嘀咕地反驳道。

  谢言想到日,难得的老脸一红,看着那忿忿不平的葛盛庭突然计上心头,道:“那你试试?”

  葛盛庭的脸色顿时变了,看着谢言道:“怎么试?”

  “你说呢?”谢言似笑非笑地看着葛盛庭。

  葛盛庭突然心跳加速,只是看着谢言,看看着着,心里的勇气突然就垮了,一直到谢言的嘴角扬起了笑容,让他突然就怒了,猛地翻身,压在谢言身上张嘴就亲。

  谢言可没想到自己一时没忍住的笑意竟然刺激到了葛盛庭,心里叫苦不迭,只是也没有推开葛盛庭,更没回应,只有双手抓着床单的样子,爆露了他的紧张。

  葛盛庭的吻是相当的生涩啊!不亏是老处男,只是再生涩到底还是抵不过喜欢啊,谢言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发软。

  葛盛庭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而谢言身上还穿得好好的,而这不就是心虚的表现么?

  当葛盛庭把自己脱光时,这才准备开始脱谢言的衣服,只是当他脱完谢言的上衣,双手紧紧抓住谢言的裤腰时,他抬头看了谢言一眼。

  谢言脸上还是那般,那淡淡的笑容却让一直支撑着葛盛庭行动的那一口气,泄了出来。

  葛盛庭败了,泄气地一头栽到旁边的被子上。

  而谢言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差点没忍住出手。

  “我说的没错吧!”谢言道。

  葛盛庭没有作声,只是突然猛地抬起头,把谢言吓了一跳。

  葛盛庭又趴到谢言身上,紧紧地抱着谢言,就像谢言之前喜欢赖在莫清泽身上一样。

  “言儿…”

  “你这是干嘛啊?”谢言问。

  葛盛庭默不作声,把脑袋埋在谢言的脖颈处。

  谢言又推了推,“下去。”

  “就抱一会好不好么?”葛盛庭祈求道。

  谢言心里一软,他突然发现这男人撒起娇来,真的是让人无法抵挡,不管是老莫还是老葛。他也突然明明男人那句“我就蹭蹭不进去”那么不真实的话为什么总会有女人上当,因为实在不忍拒绝。

  谢言拍了拍葛盛庭的背,想想道:“其实我知道,你真正喜欢的还是老莫的,所以就算我选择你又怎样?你也不可能放弃老莫和我在一起,这也是你之前,在冒犯了老莫后会选择去死的原因,因为他在你心里太过重要,而我……哎算了…我说这个干嘛,没什么好说的。”谢言突然道。

  葛盛庭:“……”葛盛庭想想,也不得不承认当时的自己的确没想过其他人的感受。

  “所以这就是你之所以会那么生气的原因么?”葛盛庭小心地问道。

  “没有,是你想多了!”谢言冷冷地说道。

  葛盛庭听了心里却是一阵舒爽,毕竟他知道了谢言对他还是很喜欢的。

  “其实我有喜欢你的。”葛盛庭道。

  “你喜欢的是我的身体而已,估计长得像老莫的你都喜欢。”

  “胡说!我只喜欢你们两个人。”葛盛庭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谢言冷笑。

  “言儿,你的身体好软,这样真好舒服。”葛盛庭顿时娇傲了,拿出了谢言不在家时,他对莫清泽口花花的本事。

  谢言:“……”,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冷声道:“下去。”

  “不,再抱一会。”

  谢言这才想起葛盛庭还是赤裸的,就连屁股都硬梆梆的肌肉,手感十足。

  “你这一会再一会的,没完没了是吧?松开!”

  “不,真的就一会儿…”

  “你这么大一个人,还撒娇,还要不要脸?”

  “不要了,反正没人要。”葛盛庭又嗡声道。

  “够无赖的啊?我说你这本事要是放在女人身上,多少女人抵御得了你这一套!真可惜了。”

  葛盛庭老脸一红,反击道:“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抵御不了么?”

  谢言看着撑着手看他的葛盛庭,翻了一个白眼:“……”既然说不过,只能动手了,只是当他伸出手,他突然想到葛盛庭什么也没穿,又讪讪地收回。

  “你这光溜溜的,不怕我摸你啊?”

  “你想摸就摸吧,就算你要了我都行。”葛盛庭嗡声道,那笑容却是刺激到谢言了,赶紧移开目光。

  “你想得倒美。”

  “清泽好么?”葛盛庭突然问道。

  谢言当然不能告诉他这么亲密的事,就当他没问。

  葛盛庭突然伤感了起来,“你们在一起了,我怎么办?”

  “嗯…这个嘛,多出门走走吧,总会遇到的。”

  “我只要你们。”

  “还你们?你想死了吧?还一次性觊觎了我们俩个?”谢言没好气道。

  葛盛庭不好意思地笑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说漏嘴了。

  “赶紧给我下去,都好一会儿了。”谢言又催道。

  “再等等。”

  谢言顿时怒了。

  “马上给我下去!不然我明天就把你脱我衣服还亲我的事告诉老莫,看他不杀了你才怪。”

  葛盛庭一听,赶紧从谢言身上下去。

  当葛盛庭发现谢言在打量自己时,顿时骚骚一笑道:“喜欢不?”

  谢言却是一脸讽刺,“猴子似的,一身毛。”

  这一句话,瞬间把葛盛庭打入了无底深渊。

  “真那么难看么?我还是把它们烧了吧!!”葛盛庭丧气道。

  “你有病!”谢言说完,逃似的走了,实在是葛盛庭的裸体诱惑太大,受不了。

  “已经有了奶油,就不能再想着牛排了”谢言警告自己。

  (挽风:勤奋吧?日更了哎)作者挽风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负了天下又何妨》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