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作者:出门踩到狗      更新:2017-05-01 01:29      字数:2374
  趁着楼下洗衣机转动的三十分钟里,写个后记。说来也是够奇怪的,上次给《老黎》写后记的时候也是在洗衣服,当然我也不是从《老黎》完结后就没有再洗过衣服,这是不可能的。

  首先给我自己一个掌声,啪啪啪,半个月更新完毕将近14万字,私以为这速度还是可以的。

  《放过》这本书写于我让人渣给坑了的那段时间,前后写了差不多一个月,完全是泄愤用的,所以看了完结的你应该可以看出来这本小说最后微微的变成了黑暗风。

  整体上没有太大的漏洞,但是小bug还是有的,毕竟我不是大神,所以大家就体谅体谅吧。

  其实这本书写起来我是比较纠结的,因为整体牵扯的事太多了,要完全写下来,还不知道要多少篇章,我始终是比较懒的~~

  我们的主角温言是个极好看但是性格存在着极大缺陷的人渣,没错,就是人渣,渣到可以死皮赖脸的利用黎越对他的爱,渣到在意识到穆鹏与他最恨的父亲可能有关系的时候还是利用了他,渣到明明自己想过让柳卿救他却依旧选择了离开,渣到在离开柳卿以后让言历成为了备胎,向他许下种种诺言,却一个都没兑现,对他父亲的恨让他变得盲目,如书里穆鹏所说的那样,如果温言没有那么恨他的父亲,也许兜兜转转几个人就没有那么多纠葛了。

  可是哪有那么多也许。

  柳卿是个近乎完美的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才能,都是一等一的大神,他专情、温柔、大方、儒雅,他爱温言,比任何人都爱,甚至胜过爱自己。可他就是太爱了,才会让温言一次次的受伤、流泪。他是自私的,自私的想要和温言在一起,所以在发生事故的时候,他没有多犹豫就选择了温言,他也是个人渣,渣到自私的想要让自己的下半辈子即便苟活,也不愿意孤单一人。匆匆忙忙的前半生让他懂得遇到一个真正爱的人有多难,他眷恋那种感觉,所以他放不下,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心念念的阿言。

  说到言历,其实在更新了第三十八章的时候,书评下面就开始出现大概是不太喜欢的声音了,太扯、败笔诸如此类,说实话我是有些不能理解的,我以为我暗示的挺明显的了,因为小说就是这样,有些情节作者没办法直接交代,都会采用暗示的方法。说太扯的,大概说的是言历与温言割腕这一段吧。咋一看,这个情节确实不太合乎逻辑,所以借着他已经杀青的戏份,那么就由我这个当妈的来剖析一下言历这个孩子的内心设定。

  言历这个人,他儒雅从容,他淡泊名利,他事业成功,物质形体上来说,他完美无缺。可越是外表完美的人,越是容易有着巨大的心里缺陷,柳卿是这样,言历也是这样,当然,不是说全部。针对言历这个人物的设定从一开始他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虽然在文里他总是浅浅的笑着,看着像是不屑与人交往,实际上他只是害怕,害怕一如当年被妻子抛弃一样,再次遭人背叛,他厌恶甚至是恐惧那种感觉,所以桂林那一章里,温言在饭馆里朝着别人放电时,他才会表现的颇为在意,甚至隐隐的愤怒,乃至厌恶,只是那时候的温言与他打包票,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他选择了相信,可最后却发现这不过是温言对他撒下的一个慌,那种似曾相识的被人背叛的感觉,把他刺得遍体鳞伤。

  他害怕黑暗鬼怪,害怕孤独,他就像是个蜷缩在黑暗角落里的囚徒,数年的光阴里不见天日,隐隐的觉得其实呆在黑暗里好像也很好,眼看着他就要放弃外面的世界了,可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给他带来了一缕光,他定定的望着那一束光,犹豫着,因为在很多年以前也有过这样一个人,给他带来了光,可最后却把他又扔回了这里,所以他害怕,害怕又一次被人丢弃,可温言给他的光太强烈了,让他看到了无限的希望,他下定决心选择抓住它,抓住那束光,然而就在他马上就要出去了,满心以为可以脱离这种黑暗的时候,温言却突然说要松手,他害怕啊,害怕那一种孤独到死的感觉,内心的缺陷终于暴露出来了。

  就算是躲在黑暗里,他也要和温言在一起,他不想再孤独,哪怕死,他也要拉着爱情陪葬。

  言历与柳卿其实是两个非常相像的人,否则温言也不会选择让言历成为他心里柳卿的替代品,两个人的内心都有着极大的缺陷,只是柳卿比起言历来说,要更理智,更博爱罢了。毕竟人无完人,倘若你没办法接受这种人设,那没办法了,我创造言历这个孩子的时候,就赋予了他这样一个悲剧式的结局,作为亲妈的我,也没办法。

  黎越这个角色就是个纯备胎了,他很勇敢,每次温言一出事他就冲在第一阵线上,尽管温言从未对他产生过情丝,他也从不后悔。可他又是个很胆小的人,胆小的甚至不敢大声的告诉温言,我喜欢你。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他却不敢说出口,说是他害怕也好,懦弱也罢,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得后悔的。

  所以在生活里,爱一个人是要说出来的,不说出来,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没有机会呢?当然,直男就算了,那是毒药,碰不得。

  穆鹏这个角色就纯悲情了,如上面所说,爱上一个直男,注定是个悲剧,一路默默付出,却得不到半点回报。

  这个结局嘛,其实从温言决定恨他父亲一辈子的时候,又或者是柳卿决定对温言撒谎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不可能是个完美的结局,不会有合家欢笑这种戏份。

  所以,对于这个结局,你们接受也好,拒绝也罢,觉得好看也好,烂尾也罢,都不重要了,因为它已经完结了,我不可能推倒重写,我也不愿意这么做。

  自此,《放过》这本书算是终于走向结束了。

  至于新书,跟你们说一个我之前做的仙侠梦,是真的做梦,不是憧憬。那梦里我变成了修仙的学徒,被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衣师傅给收为弟子,梦里我顽劣的很,他送了我一串檀色佛珠,戴在手腕上,却被我一个不小心给扯断了,珠子散落了一地,他低头细细的找着,我不解,问他,一串佛珠罢了,坏了便坏了,又何必再找?

  他笑了笑,轻轻的弹了弹我的额头,说,那是为师送给挚爱之人的信物。

  我的天,这个梦纠结了我好久,我什么时候这么中二了,最近也没看玄幻仙侠小说啊,真是莫名其妙的。

  下一本书的内容还没决定好,先休息一段时间吧,大家也消化消化,希望万一哪天我突然诈尸了,发了新书,大家能够支持一波,哈哈,可以保证的是,下本书不会写悲剧了,毕竟我怕被喷死。

  ——出门踩到狗 写于2017.05.01 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