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远风拾遗
作者:江东      更新:2018-12-07 11:01      字数:1671
  第五十八章 白水荡漾

  张启谢过房东便简单收拾背着行李走了,他知道不走任远肯定会过来。他那句‘滚’还萦绕在张启耳际。

  一出门,他却不知道该去往哪,这个城市在这一晚对他来讲是相当陌生的。

  巷深人希,但每个人都有所去,唯独他站在枫树下徘徊不前,许久之后才咬咬牙背上包消失在夜色中。

  人与人终究是有差距的,大多数人生在哪个位置便长在哪个位置,想要改变?谈何容易!再说张启心中那棵梦想长成参天大树的小苗已经开始枯萎了。

  车站便是最接近家的地方,张启在街上转悠到深夜方来到车站,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等待黎明的到来,可满心却还是昨晚的一幕幕,他想尽管和任叔一起生活了五年,可终究不是一家人,以前虽没这么了然,却也早看到过差距。

  所以,张启很失落和难过,但也没到无法过活的地步,城里容不下我,乡下不也是我的大本营吗?

  他很庆幸打了两个月工,不然此时该身无分文了,钱虽不多,一个人省着点花还是能过一段日子的。他想,回到乡下把那荒废了几个月的地整理出来,种个小菜园自给还是没多大问题。等安顿好把伤养好了再盘算出去打工的事。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初阳正升,照得他的脸亮堂堂的。他想,尽管现在自己是一个人,那么今后该也不会为所累,天无限高,地无限大,自己飘到哪也要过的好,一定不能负了这天高地阔。

  他站起身伸了伸懒腰,心中激动莫名,完全掩盖了昨晚的悲伤和委屈,像个没事人一样,提着包进站。

  近乡情浓,村野依旧安静,稻田一块块连成一片,像条青黄色的围巾,环绕着村子,蜿蜒远去,尽头是一片水域,白色连天。

  清风从天而来,扫过湖面,荡漾了一池江水,拂过稻田,渲染了一秋金黄。

  远处一排排水稻点头弯腰,这熟悉的情景让他倍感亲切,就像是一群老友在迎接自己。稻香幽幽,将思绪拉扯,他看到前面的一切都还在,只是渐渐褪去了秋黄,像一段黑白电影。影中风劲稻动, 阡陌纵横间浮现出两个人,一前一后,前者个头低却时而轻跑,时而跳跃;后者个头高些,不跑不跳却总也不会落下步伐。俩人一直往前走,朝着太阳,身影渐小。

  远风是个拾荒者,专门捡拾人们遗落的过往。她从天而来,如皑皑雪山让人难逃往日的寒意,也如冬日暖阳所照之处皆受恩惠。

  张启停留在路边,脚边尘土飘扬,他看着影像中远行的俩人,无法停留便只能等远风近来,等远风捡拾他们遗落的话语……

  “叔,你走快点!”

  “来了!”

  “叔,你昨天晚上吓死我了!”

  “怎么吓你了?”

  “我以为你走了,白衣飘飘我以为见到鬼了呢!”

  “哈哈,你小子心里有鬼。”

  “才不是,刚好脚后跟酥麻酥麻的,原来是野草桩,吓死了。”

  “哈哈哈。”

  ……

  “叔,你看我不用助跑就能跳过这条大沟,你试试。”

  “幼稚!”

  ……

  “小启儿你慢点,叔问你个事?”

  “什么?”

  “你能跳过大沟,那怎么跨过大河?”

  “知道了知道了,种树最好的时候是现在!是现在!”

  “死小子!”

  ……

  “叔,你说我真的能从农村走出去吗?”

  “能的!”

  “我真的能长成参天大树?”

  “能的!”

  “会长的比你还高?”

  “会!”

  “叔,那你现在看到了什么风景?”

  “现在啊……山河田野和太阳。”

  “这些我也能看到,没什么区别。”

  “是吗?”

  “嗯。”

  “你再蹲下看看?”

  “诶,好像是,远近高低各不同!”

  “风景依旧,妙趣千样。”

  “要真离开了,你要和我一起回来!”

  “行!”

  ……

  夏风阵阵,稻香幽幽,吹扬了他的嘴角,湿润了他的眼角。眼泪洗去了眼眸的阴影,眼前的世界一下子清晰起来,也不再是黑白悠远的,而是五彩斑斓暗香浮动的。

  张启提了提肩上的包,擦去了额头的汗,重拾步伐回家去。

  回到家第一件事当然是祭拜双亲,再把屋子收拾干净。邻里见着,都很惊讶,问他怎么回来了,手怎么伤着了?

  张启早就想好了对策,淡然地笑着告诉他们,由于在工厂对机器操作不当才出了意外,致使自己一时也没法工作,索性在家休养,趁机回老家住一住。

  邻里当然相信,但也面露怜色,双亲已逝,年纪轻轻的小孩可别又出什么意外,都叮嘱他以后要多注意。

  话语简单平实,却把张启感动的不行,这几个月来,初次听到这么关心自己的话语,怎能不感动。

  屋子收拾好了,也不再忧心邻里过度关心了,以后的日子只需好好养伤,然后开垦一小片菜园,种上肥美的蔬菜,仙人也不过如此吧!作者江东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讲故事的人》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