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回忆章下)
作者:iamthegod24      更新:2017-01-07 10:30      字数:3393
    许久,不知道怎么停下的,两人鼻尖顶着鼻尖,相视而笑。浮生看懂了萧叔眼里的情意,而萧叔,相信他也看懂了自己眼里的情。

    “我们去洗澡吧!”萧叔握着浮生的手。

    “一起呀?”浮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怎么?害羞啊!哈哈,那就你先洗,我随后洗。”萧叔并不强求,对于浮生,他总是那么包容。

    浮生拿起浴袍,溜进了浴室。

    浮生洗完出来后便坐在床上看电视,对于接下要发生的事情,他是既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

    很快,萧叔也洗完出来了,浮生看着穿着浴袍的萧叔,视线顺着他那因洗完热水而发红的脖颈,来到他的两胸间那白里透红的肉,再往里看能隐隐约约看到左边那颗已经熟透了的葡萄。浮生吞了一口口水,再往下看去,是那坚挺的肚子,可以想象到那浴袍包裹下面的皮肤该有多么的丝滑,摸起来该有多柔软。

    看着浮生饥渴的眼神,萧叔面带微笑,坐到床的另一边,眼里满是宠溺,他再次抬起浮生的手,亲了一下:“小色狼,口水都流出来了!迟早都是你的!”

    “呵呵,我要是色狼,你就不怕吗?”浮生挑衅地说。

    “不怕,我有治狼术!”萧叔侧过身来,紧贴着浮生的耳朵说话,一下子把浮生所谓的定力吹散。

    “那我倒要试试所谓的治狼术!”浮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伸手就把萧叔浴袍上的衣带解开,萧叔白花花的肚皮一下子暴露了出来,裆部的毛也隐约让浮生捕捉到了一些!

    “臭小子,竟敢欺负老人!”萧叔假装狂吼,顺势将厚重的身躯压了过来。

    萧叔大大的肚子压着浮生,浴袍早已散开,浮生看到了他胸前突兀诱人的两点,而自己下身正在快速发展中。

    萧叔摘掉浮生的眼镜,一脸柔情地看着浮生,轻轻地说:“浮生!”

    浮生明显感觉到萧叔的气息在加快,他的下体顶着自己的下体,就隔着一层浴袍。

    浮生红着脸,说:“萧叔!”

    萧叔的脸慢慢靠近,嘴唇一下子包住了浮生的嘴,近乎疯狂地亲吻着浮生。

    萧叔的狂吻让浮生一时透不过气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搂着萧叔的肩膀,主动往萧叔的嘴里伸出自己的舌头。萧叔没有一丝犹豫,就将浮生的舌头容纳进去,两人舌尖不停地缠绕,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们二人,只剩下他们的痴情缠绕!

    良久,唇分,萧叔迷离的眼神看着浮生,粗重的气息扑打在浮生的脸上。浮生慢慢地把浴袍从萧叔身上褪去,萧叔那成熟的肉体就这样展露在浮生面前。

    萧叔的眼神就像要把浮生融化一样,浮生双手从他的肩膀下探到腰间,再顺着腰间,紧紧地抓住那翘实的臀部。萧叔浑身一震,身体就像一下子没了气力。

    浮生翻身将萧叔压在身下,萧叔幸福地大笑了一下,说:“你这臭小子,想把我这身老骨头弄散是吧!”。

    浮生笑着说:“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

    萧叔一脸满足,慈祥地看着浮生:“都是你的!”

    浮生看着萧叔儒雅的脸,轻轻地抚摸着他那黑白相间的头发。埋头顺着他的脖子亲吻下去,来到胸前,随便挑了一颗葡萄,肆意地啃咬起来,而萧叔的脸红得就像喝了酒一样,不由地轻吟起来……

    事毕,浮生躺在萧叔的怀里,他伸出手摸着萧叔的下巴,萧叔抓住浮生的手,笑说:“你小子,看着斯斯文文,骨子里坏死了,叔都被你搞惨了!”

    “那,还疼吗?”浮生关切地问。

    萧叔摇摇头,亲了一下浮生的脸颊:“不疼!”

    浮生把手放在萧叔的肚子上,认真地说:“以后我不会这么冲动了!”

    “傻瓜,这是我自愿的!人是你的了,随你处置!更何况,你真当我老了?不中用了?”萧叔勾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看着浮生。

    “哈哈,你想怎样?”浮生躲开,假装看不懂萧叔的笑容。

    “还能怎样?来而不往,亦非礼也!”萧叔把魔爪伸向浮生。

    “有老色狼啊!”浮生大喊,任由萧叔那雄体向自己压了过来。

    一阵缠绵过后,萧叔趴在浮生的胸前,浮生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撕裂的痛感,萧叔刚才也是这样忍着的吧。浮生的嘴唇有点惨白,实在是萧叔那地方,有点过大了,不过他还是微笑看着萧叔那疲倦的脸。

    “浮生,谢谢你!”萧叔吻着浮生的脸,看着浮生惨白的脸色,明显比自己刚才要难受的多。

    “没关系!我乐意!”浮生也亲了一下萧叔的脸颊,他们已经完全属于彼此了。

    萧叔激动地抱紧浮生,轻轻地在浮生耳边说:“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好吗?即使我老了,走不快了,也要牵着我的手走下去,好吗?”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你走不动了,我背着你走下去!”浮生动情地说。

    萧叔眼神闪烁,再一次封住了浮生的唇。

    浴室里,这一次两人是共浴,萧叔仔细地帮浮生擦洗身体,浮生想起了一件事,说:“萧叔,我保研成功了!”

    萧叔抱了一下浮生,高兴地说:“行啊,哪个学校?”

    “一个本校,一个外校,我还没想好去哪里!”浮生笑着说。

    “哪个外校?”萧叔问道。

    “华”浮生没说完,就听到外面萧叔的手机又响了,从进来浴室后,浮生就一直听到萧叔的手机铃声。

    “那个,萧叔,你的手机响了!”浮生提醒了一下萧叔,现在应该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么晚了,还有人给他打电话?而且是连着打好几个。

    萧叔脸色一变,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语气有些没底气:“没关系,别理它!”

    “萧叔,你还是接一下吧,我看都打了好几回了,说不定是什么急事!”浮生并没有多想。

    两人擦干身体,穿上衣服,刚踏出浴室,萧叔的手机又响了。萧叔拿起手机,看到来电号码,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他看了看浮生,浮生点了点头。

    “喂!什么事啊!”萧叔小声地说。

    对方的声音很大,浮生隔得远远的都听出了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今晚不回去,和朋友在外面喝酒!”萧叔细声地说,边说边走进浴室,然后关上门,有些话他还是不想让浮生听到。

    浮生一个人坐在床上,他很忧虑,到底是什么事呢?是他家里打来的吗?

    浴室里萧叔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和对方吵起来了,具体是什么内容,浮生也没听清楚。一下子,浴室里忽然安静了下来,沉静了好久。

    浮生惊惊颤颤地打开浴室的门,萧叔正坐在马桶上,一只手抱着头,一只手拿着手机。他看了看浮生,眼眶里含着泪水,满眼通红。

    “萧叔,怎么回事了?”浮生把手搭在萧叔的肩膀上。

    萧叔深呼吸了一下,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他抬头看着浮生,艰难地说:“浮生,我临时有点事,要出去处理一下,很抱歉,我处理完以后,马上回来!”

    浮生的心一下子凉了,但还是微笑地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萧叔站了起来,把浮生揽进怀里,紧紧的,比以前任何一次拥抱还紧。浮生靠在萧叔的肩膀上,他很怕,很怕这会是最后的一次相拥。

    “你先睡,等我!我到了门口,会给你电话!你给我开门!”萧叔没用正眼看浮生。

    “好的,我等你!”浮生点点头。

    萧叔穿上西装,收拾好东西,就匆匆忙忙关上门走了。

    “嘭!”看着门关上,浮生眼睁睁看着那个成熟的背影离去,他心里好像,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下子空荡荡的,呆呆地坐在床上等萧叔。

    马上就要十二点了,浮生看了看手表,新的一年就要来了,萧叔还没回来。电视里播放的内容,他一秒都没看进去,他把电视关了,坐到窗口的椅子上,看着广州塔发呆。

    一点了!浮生坐在窗口前,他就这样跨年了,而萧叔的电话依然没来。浮生已经把铃声调到最大,生怕会错过任何一个电话。

    到了两点,浮生已经无法淡定,他决定打给萧叔。拿起手机,拨下熟悉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浮生的心有如坠入冰窖:“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浮生不敢相信,重拨了一次,依然是关机的提示语。

    萧叔,萧叔他关机了?是手机没电了吗?或许他就在门外等着,浮生赶紧跑到门口,打开门。

    空无一人!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浮生失落地掩上门,慢慢走到窗边椅子坐下。难道自己被萧叔抛弃了?怎么可能呢?几个小时前,他不是说让我一辈子和他走下去吗?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呢?

    浮生不死心,拿起手机,不停地拨打着那个号码,一遍,一遍,再一遍……

    凌晨六点,天空已经有点泛白,浮生看着远处的珠江。他的眼皮已经很久很久没眨过一次了,眼睛早已被红色的血丝覆盖,一滴滴泪珠从他的眼角涌出,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打到地毯上,啪嗒,啪嗒,啪嗒!

    那个男人,在和自己度过鱼水之欢之后,无情地将自己丢在这里!

    浮生决定再等等,等到十二点退房,他内心还是觉得那个人会回来,他还是这样坐着等。

    中午十二点,浮生背起书包,他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所有的物品一并放回原位,就好像昨晚在这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他拿起手机,最后一次拨打那个号码,依然是令人绝望的关机!那个男人,就这样消失在浮生的世界里,浮生想找也找不到他。是的,浮生除了知道他叫萧文崇,是一名老师之外,其它的一无所知!

    来到酒店大堂,浮生办理了退房手续,拒绝要回押金!

    走出大厦,浮生抬头看了一眼周围,他面如冷霜,眼睛里看不到任何一丝生气,双手插入口袋,慢慢地离去,这地方,接下来五年,他没再接近过!(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