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作者:ilove228      更新:2017-01-10 20:04      字数:2405
    我发现很多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比如面前摆着一碗香气四溢的鸡腿炖土豆,如果里面的土豆多鸡肉少,必然会挑着鸡肉吃,土豆几乎不夹,顶多拌汤的时候不小心盛了一块,但如果鸡肉多土豆少,反而会主动夹土豆吃,物以稀为贵的概念根深蒂固,好奇怪的习惯,然而我就是这种人。

    当我发现炕上的这一排皱苹果中竟还有一颗冻梨的时候,我果断放下大福递来的苹果,回手拿起了梨。

    这梨不大,差不多鸡蛋大小,颜色有些发黑,我用身旁的卫生纸擦了擦,然后一口咬下去……诶我去!好浓郁的梨味儿!何止是浓郁,简直酸到牙髓的神经里!感觉五官都快聚到一起了,确定这不是柠檬吗!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们那一双双真诚的眼神,我还以为自己被整了,不过巨酸过后的回味,带着一抹淡淡的甜,竟让我不自觉的又咬了一口……我去!还是那么酸!这冻梨太开胃了!酸的我鼻子都通气了!感觉任督二脉都打通了!

    一上午就这么在无聊中度过,大福到是充实的把衣服都洗了,满满的铺了一炕,都快没我下脚的地儿了,突然好想对着窗外喊一句‘特价特价了啊,跳楼清仓大甩卖,全场十元十元一律十元,十块钱你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诚意赔本大优惠,全炕任选两条就送大牛山特产,夕阳红苹果一颗,心动不如行动,您还在等什么,赶快来抢购吧’……

    吃过午饭,胃里一阵暖暖的,整个人的状态也精神了不少,与昨晚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看来感冒药很给力,没想到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应该属于早泄型病毒感冒。

    “石头,俺去坎柴了,在家好好休息。”

    才刚吃完饭,估计流进胃里的食物都还来不及消化,大福就又要去忙……他这是为了掩饰自己患有多动症的事实吗?还是屁股上长了刺根本坐不住,从我认识大福到现在,除了睡觉就没见他闲着的时候,跟打了泰迪血似得,按理说勤快人应该壮瘦才对,这一点在他身上却完全体现不出来,如果哪个女生不幸获得他这种体质,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越运动越胖,你说招谁惹谁了。

    “我也去!陈岩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多去外面活动活动病好的快。”

    我快速穿上外套,跟着大福走出了屋子。

    “陈岩是哪位伟人啊?俺咋没听说过?”

    大福一脸的蒙圈,似乎已经忘记了嘱咐我要留下看家。

    “不是什么伟人,是我哥说的。”

    其实我哥并没有说过这种鬼话,是我自己临时编的,与其宅在没有wifi 的屋子里卖秋裤,倒不如出去透透气,也好帮大福分担些家务,毕竟我是来这里历练的,又不是来当地主的,白痴白住脸皮就够厚了,如果再不干点活,估计我爸妈都有可能从天堂飘下来给我两巴掌,甩完就走,都不愿对我说一句‘我儿子都长这么大了!’。

    “你哥说……你哥说的俺也觉得没啥道理。”

    好吧,刚刚的玩笑果然一点都不好笑,我倒是觉得大福这副想否定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最后还是说出大实话的样子很搞笑。

    最后大福没再说什么,而是默认了我的请求。

    手里拿着镰刀,可能是身体好转的缘故,心情竟是出奇的好,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妖精,跟着大哥去巡山,抓个和尚回去做晚餐。

    “来啦大福?这小帅哥是谁啊?”

    山村的冬季,村民早已备好了过冬用的柴火,因为天气太冷,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会选择呆在家里做些手工活,屋外基本碰不到什么人,仿佛村子里住的都是吸血鬼一样,然而到了砍柴的地方,我们竟碰到一位大姐,看上去三十六七岁,知道村里人不注重打扮,估计实际年龄也就三十刚出头的样子,身材微胖,竟然一个人来这砍柴,估计属于彪悍女强人型。

    “这是陈老师,大学毕业,俺们村新来的支教老师。”

    说到大学毕业,我从大福的口吻中听出了一丝傲娇,其实我想说,现在的大学生真的什么都不是,就像身份证一样普通。

    “大学生啊!有出息,长的也俊,你说人家父母咋这么会生呢?”

    她满脸笑意的对大福说,笑的我浑身不自在,只是大姐你当着我的面夸真的好吗,搞的我好尴尬,不过还真有点小雀跃呢。

    “小陈儿,这位是俺们村里的留守妇女董秀莲,大牛山一枝花。”

    这介绍很6,大福笑着看向董秀莲,以我男人敏锐的直觉,这个董小姐应该不是什么善茬,而且他们肯定有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猫腻,光从大福的调侃就能够看出,两人很熟悉,甚至熟悉到谁的私密处长着一颗痣都一清二楚,没准儿那条小草莓花边内裤就她的!不过以她这壮实的身材估计也穿不下,但从体格上看他们倒也挺般配……般配个屁啊!长的这么Man,头发剪短跟男的有什么区别!刚刚若不是看她穿件大花棉袄,我真想叫她一声大哥!五官除了眼睛,哪都比我大,跟名字一点也不般配,完全看不出秀气,要说白莲花的话感觉还有那么一点!

    “董姐好。”

    不知怎么,虽然被她明目张胆的夸赞了一番,可印象分却极其的低,但愿是我想多了。

    “叫俺秀莲就行。”

    她洒脱一笑,笑露十八齿。

    话说这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与自来熟是什么鬼?看来山村人也不一定都是淳朴的,总会有一些格格不入,秀莲这么肉麻的称呼她也说的出口,没叫她大叔都已经很有礼貌了好吗。

    “你叫她姐她不乐意听,把她叫老了。”

    大福帮忙化解了即将出现的迷之尴尬,秀莲这两个字我实在说不出口,而且我注意到她总是用一种眉来眼不去的目光看着大福,而大福却是有意闪躲,难道大福另有了新欢想秋后不算账?这里面有事情啊!

    “哥你讨厌~又逗俺!”

    我的天呐!好冷!怎么突然感觉气温下降了好几度呢!而且刚刚的那个‘又’字应该才是重点吧!估计大福一定经常逗她,可怕!

    “行了,不跟你唠了,俺们去那边儿了。”

    大福一定是觉得待久了被我发现更多端倪,急着继续往前走。

    其实不用我猜也是一目了然,一个是离婚好几年的单身汉,一个是常年留守家中的妇女,像他们这种如狼似虎的年纪,若不是因为我在,这荒无人烟的小树林里,天时地利人饥渴,还不得融会贯通?一言不合啪啪啪的节奏想想都觉得可怕,那个董秀莲不会恨我吧?

    “哥~俺家猪圈要重砌,等你砍完柴来俺家吧。”

    这大姐嗓门儿真大,我们都已经走了五十米开外,居然听的也是一清二楚,只是不知怎么回事,他们越是这样秀,我就越是来气,欺负我单身狗,就大把大把的往我嘴里塞狗粮,想大福去她家偷情就直说,非得搞一些有的没的借口,还砌猪圈,怎么不说给猪配种呢!想想就觉得污……(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