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作者:ilove228      更新:2017-01-09 20:22      字数:2631
    “哥,我来拿吧,瞄不准尿到你手上就不好了。”

    我试图接过大福手中的夜壶,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是那么的有重要。

    “尿吧。”

    这借口很管用,大福果真就把夜壶给了我,只是我以为拿到夜壶他就会知趣的回避,然而这目光却依旧没有离开我的私密处,怎么会这样!是怕我尿到炕上吗?我又不瞎,就不能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吗?

    “哥你看着我尿不出来。”

    尴尬也要说,虽然属性相同,但被人盯着看还是觉得很奇怪,尽管对此大福并不在意,可我真的很在意,会有种吃亏的感觉,除非我们一起尿……一起尿什么鬼!

    “哈哈,都是男的咋还不好意思啊?俺不看就是了,好了叫俺。”

    大福很大方的笑了笑,把整个身子都转向另一侧,我这才放心的开门放二弟出来……紧接着就是长达将近十秒的尴尬,屋子里安静的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可气我这怕生的二弟,不该尿的时候瞎尿,该尿的时候反而迟迟不肯表现,我越是心急它就越是尿不出来,搞的我像得了什么私密疾病似得,男性尊严都被它丢尽了!

    不过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了,浇在夜壶里发出给暖壶灌水般的声音,这一刻让我觉得如此的悦耳,我甚至虚荣的希望那声音再大一点,好让大福见识见识我们年轻人的活力。

    “哥,我尿好了。”

    我快速的送二弟回家,然后把夜壶还给大福,感觉这一泡储量还可以,差不多占其整个夜壶的四分之一,算是正常发挥,如果憋久一点的话,估计尿到三分之一都不成问题……等一下,这有什么好炫耀的?神经病啊!

    “那换俺尿。”

    大福半跪在炕上,一手拿夜壶一手去掏‘水龙头’,我条件反射的把头扭向一边,片刻就传来强劲的水流声,哗啦哗啦的就像消防员拿着水枪在救火!这让我不禁的想起刚刚的自己,充其量也就算一支呲水枪,跟闹着玩似得,我那男人的尊严瞬间被无形的浇成金针菇,看来这口径与压力不是按年纪区分的,而是身材,顿时觉得自己弱爆了。

    这一刻不知怎么,我特别想亲眼目睹一次救火现场,于是在感性与理性之间徘徊了几秒,最后好奇心取得了胜利,结果当我做贼般的向水枪看去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一步,水枪已经连同消防栓一同藏进了消防车里,只剩下都快被装满的夜壶!这令人发指的储量仿佛像变魔术一样!我只想说如果膀胱可以论斤卖的话,他的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也许是药物的作用,也许是大福刻意忍着等我睡了他才睡,总之这一觉睡的很香,香到完全不记得昨晚有呼噜声出没。

    “啊~!”

    突然感受到一股股的暖流打在我脸上,我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大脸摆在我面前!让我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惊讶。

    不过下一秒我回过神来,是大福闭着眼睛,嘴巴微张,貌似嘴角还留着一行晶莹,昨晚跟他睡一床被子,我差点忘了。

    我的轻叫没有让他睁开双眼,只是微皱了一下眉头,吧唧两下嘴,然而让我觉得恐怖的是,我竟然是在抱着大福!而且抱的那么认真!

    完全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一举动,难道是昨晚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考拉?把大福当成树了?于是就这么抱了一整晚?可怕!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居然已经过了九点,看来没有课的周末,大福也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人,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害的。

    我悄悄的松开怀抱,心里庆幸还好他没醒,不然被发现就又得尴尬了,话说手感还挺不错的,虽然隔着秋衣秋裤,但感觉像抱着一个大号会发热的毛绒玩具,但愿我的感冒没有传染给他。

    “石头,你这身子比炕还热,昨晚被你抱了一宿,差点把俺烤糊了。”

    噗~大福突然间玩笑般的开口,吓的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原来我真抱了他一宿,他居然知道!而且还直接说出来!这……我的一世英名,我的男子气魄,都被他一句吐槽给毁了!好丢脸!

    话说他是什么时候醒的!明明刚刚还睡的正香!吓我不知道跳了多少下!

    “其实,我有时候,睡觉不太老实,哈,哈哈……”

    突然发现自从来到这大牛山,尤其是遇到王有福之后,就感觉身上多出一个buff不停的缠着我,坑爹它的属性是大幅度增加我尴尬的几率,真是一种锻炼人脸皮的神buff,醉了。

    “嗯,温度渐下,感觉好点没有?还难不难受?”

    大福一言不合大手就又贴上了我的额头,那可是昨晚拿水枪的手啊!可不知为什么,每次被摸额头,我就会抑制不住的变成自动乖巧模式,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孩子,看来这是一双有魔性的手掌。

    “好多了。”

    我笑了笑,仔细感受一下,虽然鼻音依旧很重,但状态跟昨晚相比,已经好了很多。

    大福利落的从床上爬起,穿着秋裤跑去为我倒水拿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我想起他是裸秋裤,这么大人连条备用内裤都没有,满满的都是心塞。

    “大福哥,实在是对不住了,给你添这么多麻烦。”

    我吃了药,把杯子还给大福,感觉这一病,都快把他折腾成奶爸了,我果然不会自己照顾自己,尤其是生病的时候,如果没有大福,可能我会死在这大山之中吧。

    也不知道安宁他们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跟我差不多的遭遇,以她的个性,应该很快就能适应那里的生活,想想还真是惭愧。

    “又跟俺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俺就是你哥,有事儿尽管吩咐,别不好意思……”

    吃过早饭,闲来无事,我坐靠在炕上写起了日记,写这几天发生的不可思议,写这几天最直观的感受,大福勤快的跑去外屋洗衣服,还顺便把我的衣服都洗了,感动的我不知说什么才好,因为说再多感谢的话都无以报答大福校长的伟大。

    我过去帮忙,结果却以好好养病为由强势拒绝,看着他忙前忙后,我第一次觉得生病也会是如此幸福的事,搞的我都不想吃药了……

    我发现乡村的炕真的是一种功能强大的物品,不仅可以睡觉、发热,还有烘干功能!

    大福把洗好的衣服平铺到炕的一端,湿衣服蒸出的气体还可以一定程度防止房间干燥,简直是一炕在手,幸福我有。

    “石头,有学生来看你了,你小子人缘不错嘛,俺都没有这待遇。”

    大福挽着袖子,用毛巾蹭了一把脸,还真的是个特别容易出汗的人,洗个衣服都能流汗,这还是在冬天,等到了夏天还不得汗流成河?

    “来看我?”

    诧异间,从大福身后突然冒出五个孩子,都是大牛山小学的学生,他们的面孔我依稀记得,只是还没有认全学生的名字。

    依旧是一声不吭,依旧是手里拿着发皱的苹果,依旧是一双双真挚的眼神,而且从之前的三人扩大到五人,此情此景让人动容。

    “谢谢,老师不吃,你们吃吧。”

    这一次我没有接,只是感动的微笑着,我知道每一颗皱皱的苹果或许就是孩子们的一顿午餐,这探望的礼品对他们而言太过重要,我更希望看着他们吃。

    “陈老师祝你早日康复。”

    然而见我没接,他们就心照不宣的把苹果都放在炕沿上,其中一个最大的孩子憋半天才讲出一句话,然后害羞的带着另外四个孩子离开了屋子。

    “留着吧,孩子们一点心意,你别瞅这苹果长的不好看,但是贼好吃!尝尝~”

    又一次被这些可爱的孩子感动,大福走过来欣慰的笑了笑,拿起一颗皱苹果,用衣服擦了擦直接递给我……(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