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作者:ilove228      更新:2017-01-08 21:13      字数:2502
    感受到一只大手在摸我的额头,我微微皱眉,轻轻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大福那张憨憨的笑脸。

    “下午吃没吃药?咋样?好点儿了吗?”

    窗外已变成墨的颜色,这感冒都快把我烧糊涂了,完全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只知道大福总算回来了,心也踏实了。

    “嗯,吃了两粒感冒药,有点口渴,哥你可不可以帮我拿杯水。”

    不知道是不是这炕太热的缘故,嗓子有些干疼,感觉快冒烟了,从鼻子里呼出的气也是火烧火燎的,好难受,我痛恨感冒。

    “好说,俺去拿。”

    大福递来一大杯水,我喝了一半,大福说多喝水好,必须都喝光。

    那强硬的态度就像一位严父,虽有一丝严厉,却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我喝光了杯中所有,大福又跑去倒了一杯,他让我没事儿就喝点,喝光了再续,这让我想到了一些西餐厅的无限续杯,给我七块钱,我可以坐一下午,每种饮料都来两杯,杯在人在。

    晚饭时间,实在没什么胃口,本来是不打算吃了,大福为我煮了粥,还特意卧了个鸡蛋,不想毁了他的心思,就硬着头皮吃了半碗,包括那个鸡蛋。

    “哎,怪俺了,把俺们大牛山唯一的陈老师给冻感冒了。”

    大福半开玩笑的说,然而对于我的生病,他深表自责,明明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我体质太差,水土不服,不小心着凉而已,反倒是他昨晚裸了那么久,竟然没感冒,真是见了鬼,这也太不科学了!

    “由你们大牛山唯一的王校长照顾,我也是倍感荣幸的。”

    我笑了笑,说话声带着浓浓的鼻音,感觉还挺好听的。

    “哈哈哈,你小子,等你病好了俺再收拾你。”

    没有夜生活的山村,两个大男人间的独处一室,或许相互的调侃才是打发时间的唯一乐趣。

    其实我更希望他现在收拾我,就像长辈教训不听话的孩子……

    夜已深,初冬的夜晚,尤其在山村,显得尤为安静。怕明早嗓子疼,我特意拜托大福不要把炕烧太热,本来就发着烧,再被热炕烤一烤,我真担心自己自燃了。

    “哥,我有点冷。”

    吃过药,我进了被窝,大福说要多捂些汗感冒才好的快,然而我却莫名的觉得浑身一阵麻冷,就像中了什么冰魄银针一样。

    趁着鼾声还没有响起,我向大福发出求助。

    “冷?要不俺去添点柴?”

    鼻子不通气,我拿起身旁的卫生纸,扯下一块,用力的擤了擤,感觉这辈子的鼻涕都被今晚用光了,然而没有了鼻涕的鼻子就仿佛没有了味觉的厨师,鼻腔里一阵酸涩,激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不用,添完烤的受不了。”

    背对着大福,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额头很烫,感觉我像个火炉,源源不断的把热量分享给周围,结果自己却一点都感受不到,这是什么原理?

    “那咱俩一被窝儿,俺给你捂捂。”

    此话一出,把我吓了一跳,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人工取暖,也未免有些过于亲密了吧?如果情侣或者夫妻之间也就算了,可老师和校长之间的一被窝,心里突然就冒出潜规则这个词语出来,还是男的跟男的潜,支教老师为搏上位做教务处主任,不惜与校长发生肉体交易……好吧,我承认感冒把我脑子烧坏了,山里人的不拘小节,是我这种矫情的城市青年无法理解的。

    然而我吓的这一跳还没有落地,大福就真的挪过来,直接钻进我的被窝……这,到底是大福太单纯还是我污了!

    “哥你,你回窝吧,别把你传染感冒了。”

    我突然像麻了爪的兔子,僵直的身体由侧卧改成了平躺,总觉得把背后留给别人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虽然我知道这危险是我想太多了。

    “俺身体好着呢,轻易不生病,一直想感受感冒的滋味儿,可惜不给俺机会。”

    这话说的,怎么听的我那么想揍他一顿呢!若不是我感冒难受……好吧,难不难受我都打不过。

    “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说完就容易感冒,很灵的!”

    因为离的太近,说话时只能看着天花板,让我略微有些不自在。

    “挤着睡就不冷了,感觉暖和点没有?”

    大福家的棉被很大,盖住两个人完全不成问题,我们胳膊贴着胳膊,要说效果确实比之前暖了一点,可还是有些麻冷,是由内而外的冷,而且我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此的近距离,想必那鼾声也就大了一倍,等他睡着,还不得把我耳屎震出来?

    “嗯。”

    既来之则安之,面对大福这种过于热心的举动,我选择默认,来都来了,再赶回去也不太好,希望我可以在他之前睡着。

    “俺都好几年没跟人睡一被窝儿了,上一次还是跟俺媳妇儿。”

    看似一句玩笑,但我能听出这玩笑背后的感伤,让人无可奈何。只是后半句怎么感觉怪怪的,说的我像个偷情的小三一样,好尴尬。

    “哈哈,想老婆啦?”

    实在是无心聊天,其实我只想睡觉,不然就来不及了!

    “咋了?想拿啥?俺去拿。”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把内急问题解决了,习惯睡前把尿排净,这样才能完美的睡到自然醒,而且也很大限度的抑制了晨勃的尴尬,尤其今晚还喝了那么多水。

    然而一想到要去后院的茅坑,内心却是拒绝的,毕竟它给我造成的心里阴影面积太大,我甚至想要一个果果用的那种尿不湿,晚上再也不用担心起夜上厕所,想怎么尿就怎么尿。

    “去厕所,没事,我自己敢去了。”

    哎,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当初半蹲着也要拉完,就不会闹这么大笑话,简直蠢到家了。

    “大的小的?”

    大福不依不饶的问,何必在意那么多细节,大号小号很重要吗?

    “小的。”

    我带着浓浓的鼻音,掀开被子的瞬间一阵小凉风袭来,那叫一个太他娘的冷了!感觉屋里跟被窝里的温差好大,仿佛一个是非洲,一个是南极洲,这要是到了屋外还得了?可怜我那萎靡不振的二弟。

    “小的好办,有夜壶。”

    说着,大福向炕沿挪了挪,然后伸手够到一个器皿,小板凳大小,形状有点像花盆,铁制的,上面印有红白相间的花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夜壶?不过跟我想象中的样子有点不同,我以为会跟茶壶差不多,然后壶嘴一定要够粗,不然塞不进去尿到外面就尴尬了。没想到这一款如此直观,貌似还可以大号,只要屁股别太大,直接坐上去就可以,堪比移动的小马桶,还真是简单、方便又实用呢。

    不过以大福的身材来看,显然已经丧失了移动马桶这一功能,难道他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都是用这个的?

    “直接尿就行吗?”

    尿壶里没有液体,不过却能闻到从里面散发出的淡淡骚气,看来大福一定经常实用。

    “对,快尿吧,俺帮你接着。”

    大福端着尿壶停留在我二弟家门口,等待我二弟羞涩的出门,我尴尬的看了一眼大福,这家伙死盯这裤门,让我有种守株待蘑菇的感觉,纠结这门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喜欢看的朋友点一点收藏,点一点推荐,投票选一选,收藏到二百双更,投票超过五十人双更,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3^)~】(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