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西平之险
作者:靖王      更新:2017-01-12 00:01      字数:2207
    西平是西边一个半繁华的城镇,坐落在贯穿东西两面的经商通道上,河流交错,山水怡人。在这么一个得天独厚的海陆枢纽的位置,本来应该繁华昌盛蓬勃发展才对,而宇文懿德近几年却屡屡接到从影卫情报网里传来的消息,西平的贫富发展失衡,西边远离河流的一大片被划作了贫民区,那些没有金钱和权利的普通百姓都被赶到了那边去了,剩下的富人和他们的爪牙就坐享东边区域的繁华方便,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十分形象地表达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内涵。

    距离皇都不算近,西平这边已经隐隐有点飘雪的迹象,细细的雪籽从夜空中飘落,隐没在道路和河流之中,宇文懿德落座在这富人区里最宏伟的建筑的主座上,和迎接他的本地州府柳文雍并肩而坐。

    宇文铮在汇合之后,被父亲命令前往贫民区那边调查情况去了,而宇文懿德,则只身赴这个鸿门宴。

    “柳某平素一直听闻宇文大丞相的威名,没想到今天有幸能够和丞相同坐一室,柳某自知身边没有金银财宝奇工异物,唯有手上杯中物,陋以表达柳某对丞相的钦佩之情。”柳文雍率先从座位上面起来,下边的地方官员一见州府起身敬酒,他们都纷纷也起来,拿着手中酒杯,对着宇文懿德,少不了又是满堂的恭维吹捧。

    宇文懿德也顺着柳文雍的台阶,起来接下大家的敬酒,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末了,他的眼光扫到了窗外河对岸,一堆堆冻死饿死的殍尸。

    皇都拨了不少的银两给西平来解决温饱及贫富差距的问题,西平回呈上来的奏折十分完美,国泰民安,繁荣昌盛,通篇写得无非是皇恩浩荡,治国有方,却丝毫没有反应到问题到底解决了没有,具体的银两花费在什么地方。

    而且他微服私访,带着行踪最为隐秘的影卫,一行加起来不超过十人,风声严密,除了被柴俊探得情报在树林设下埋伏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他此次行踪。

    宇文懿德看着身旁这个相貌平平并不出众的州府,心里思索着,这人看着不怎么样,但是胆子不小。

    他早就怀疑西平这里拉帮结派,私下酝酿自己的军队力量,压榨百姓的脂膏打造军备,恐怕,是有谋反独立的意图。

    柳文雍前段时间曾经进过皇都朝圣,也许是当时他就看出了当今皇帝姬民的懦弱无能,所以一下子恶从胆边生,产生了这种疯狂的想法。

    宇文懿德当初对姬昊以及姬氏皇室复仇,并没有产生过让这个国家改姓宇文的念头,姬昊的天下如何,宇文懿德没有任何兴趣,或者按常理说,他巴不得姬昊的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好在以后的史书之中对姬昊大加批判,让他遗臭万年。

    只是,如今这个国家正掌控在他的手里,那么,他就容不得有人明目张胆地反抗他!

    能够探知他秘密的动向,说明西平这边已经有了自己的情报机构了,只是不知道,这边的势力到底发展得如何了,跟四王爷比起来如何呢?

    “柳州府如此风光的接待,真是让本相喜出望外。”宇文懿德似笑非笑地向着柳文雍说着。

    “哪里哪里,丞相过奖了。”柳文雍摆着手推托着。

    “只是不知道,柳州府是如何得知本相要前来西平的呢?”宇文懿德开门见山地抛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

    他的声音很大,大得厅堂里面所有人都听得到,一时之间,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了,有一些无相关的人已经聪明地悄悄开溜了。

    柳文雍没想到宇文懿德会如此直截了当地把气氛打下,原本准备好的一套周旋的话语一下子都没法使用了。

    “嘿嘿嘿,丞相就如同夜空之中的明月,无论身处哪里会不自然地散发着万丈光芒的,柳某也是清晨时分获悉在坍塌官道旁边的树林有打斗的痕迹,从毙命的歹徒尸身上面的刀法观察很像是丞相的影卫所为,因此才知道了丞相要西行,所以匆匆忙忙备下宴席,以备丞相来到西平能够放松放松,这就是柳某的所有心意。”

    柳文雍笑容满面,说话语气十分诚恳,若果放一般的人恐怕是真的信了。

    但是宇文懿德是不会相信的,从皇都到西平要走上几天路程,他的影卫只需一天半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一天半的时间里面,能够发现到他并且提前通知到柳文雍,那是能够上战场的探子的水平了,完美的藏匿跟踪,快速迅捷的飞鸽传书。

    “柳州府的心意本相就领下了,只是还有一处疑问,敢问州府,朝廷拨过来的银两,哪里去了?这外边该冻死的冻死,该饿死的饿死,该抢劫的抢劫,该混乱的混乱……”他生气地一拍桌子,大声责备道:“说吧,那些银两都到哪里去了?我亲自下发的东西,居然有人敢抗令私自独吞,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柳州府依然是满脸笑容,但是没有说话,下边的人已经逃得七七八八了,唯独剩下一些人,此刻他们脱去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盔甲和武器,四周的窗户打开,许许多多一身武装的弓箭手已经就位,里里外外,把宇文懿德困死在这厅堂里面了。

    “解释一下,柳州府。”宇文懿德背手而立,傲慢的眼光逡巡在四周,轻蔑一笑。

    “柳某是想用行动告诉丞相,银两的去处。”柳州府往后退了几步,几个亲信就上前来护着他,和宇文懿德隔开了一段距离。

    “你意思是说,这些银两都用来做盔甲做弓箭了?你打算做什么?”宇文懿德问他。

    “丞相一世英名,看来死到临头是变糊涂了。”柳州府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宇文懿德挑眉:“看来,你是想要明目张胆地谋反了。”

    “当今圣上昏庸无能,如果除掉了核心的宇文丞相,那么夺取国家的日子就不远了,真可惜,柳某是想试着把丞相拉拢到这边,到时候我们可以天下半分,一半姓宇文,一半姓柳,只可惜看来丞相是并没有接收到柳某的心意了。”

    柳文雍看准宇文懿德此次在劫难逃,神色姿态狂放,已经全然没有刚才卑微讨好的样子了。

    ……

    靖王:感谢生死未卜的打赏。靖王最想看到的是亲们的评论,大家有什么想法啊对剧情走向有什么愿望啊都可以写出来给我看,万一实现了呢?(笑)(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