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作者:六天      更新:2017-01-12 01:54      字数:2252
    高诚早上起来,出了房门,看见赵东闫在做早餐,冲着厨房里忙活的赵东闫说:“没想到有一天我认识的东子会在厨房里如鱼得水,看来这些年你既当爹又当妈的,果然大不一样了。”

    赵东闫正打一个鸡蛋弄进碗里,放下蛋壳后用筷子搅动拌匀,他一边搅一边说:“等你以后有了小娃看你还笑现在的我!对了,你先去洗脸刷牙,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嗯,我这就去洗漱,对了,你的宝贝儿子呢?”高诚一边说,一边巡视屋里找罗宇的身影。

    赵东闫说:“他,喊不起,一放假就睡不醒!就让他继续睡,我们先吃。”

    高诚心里一乐,这不就是以前的赵东闫……

    高诚这些年忙事业,家里人也不在身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谈项目和谈项目的路上,即使和刘耀在一起了,也很少和刘耀一起吃个早餐。

    刘耀不会做饭,高诚也不会做饭,两个人平时都在外面各自吃各自的,好像很少在一起吃顿饭。

    赵东闫做的这顿早餐,让高诚有点感动。不过是一顿饭,自己就感动了,高诚心里想,难道自己就这么容易感动?

    罗宇起床以后,高诚和他聊天,高诚问:“小宇,你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高诚问这个问题是想下次来,买罗宇喜欢的东西给罗宇。

    罗宇说:“我最喜欢……等我想一想,最喜欢飞机!”

    高诚心里大致有底了,接着问:“那你知道你爸喜欢什么?”

    “他喜欢看电视剧,他一回家就看电视剧,还有他喜欢放收音机,总是听一首歌……”罗宇似乎回答问题回答偏了,但高诚听见赵东闫总是听一首歌,就问:“哪一首?”

    罗宇说:“就那一首,什么何苦要上青天……”罗宇说着就唱了起来。

    高诚突然想起那时候,他们住在车厂宿舍,在宿舍常放的歌就是这一首。

    看来,赵东闫连一首歌也喜欢那么久,那个人在他的心里,想必会更久吧。

    中午,高诚就走了,他对赵东闫说:“有事情我们电话联系,等你得空,去我哪儿玩……”赵东闫答应了。

    高诚去汽车站,赵东闫硬要送他,留下罗宇看电视。

    罗宇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就拿出暑假作业来做。他要赶紧做完作业,这样好去大伯家玩一个暑假。

    去汽车站的路上,刘耀又打了电话,高诚没接。话还是当面聊清楚,高诚不想现在和刘耀讨论那些问题。

    赵东闫听见高诚的小灵通铃声响了,见高诚没有接,而且脸上的神色不怎么好,问:“是不是有事?”

    高诚摇头,说:“没事……”

    赵东闫也就没有多问了。

    高诚说:“东子,你……有些事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一切要向前看。”高诚这话其实是想告诉赵东闫,罗康走就走了,他该去喜欢别人了。

    赵东闫当然没有理解到了,他以为就是叫他向前看,好好生活……

    这两个人,彼此瞒着彼此的取向,一个以为对方不知道,另一个假装不知道。

    赵东闫两只手放在包里,站在汽车站外,高诚在汽车站售票处买了票,转身看赵东闫,赵东闫拿出手向着他挥了挥,表示再见。

    马一国因为婚期将至,在学校里已经请了假。

    准备的这些天,马一国竟有些打退堂鼓的想法。

    马一国是在他工作以后确认了自己的取向,他上学期间从未交过女朋友,他那时以为是没遇到心仪的女生。

    直到马一国发现他对女人没有兴趣,却对男人有着莫名的感觉的时候,马一国确认了他的取向。

    马一国在遇到赵东闫之前,和一个男人有过关系,他相信他能够遇到一个有感觉的人,然后相互慰籍各自不安的心。

    在书店遇到赵东闫是因为一本书,他就觉得挺有缘分的,因为他一个教书的因为一本书遇上一个有感觉的人。

    当老师这么多年,每天除了那三尺讲台,马一国再没有其他想坚持的东西了。他坚持等赵东闫的那些年,每天陪赵东闫晨跑的那些日子,都成为了过去。

    马一国从鼻梁上拿下厚厚的眼镜,擦了擦。不远处的父亲母亲正在和一帮亲戚商议婚礼迎亲的事情,马一国不想参与,但结婚的人是他,他必须参与。

    婚姻,终究是他马一国逃避问题的港湾,他以为可以在婚姻的港湾里安稳度日。

    晚上

    罗宇对赵东闫说:“爸,我这几天把作业做完就去大伯家玩,好不好?”

    赵东闫说:“每年暑假寒假你都去,大伯家都被你吃穷了!”

    “蕊蕊馨馨吃穷的,你没看她们那么胖!”罗宇辩解着说。

    赵东闫噗嗤一笑,这孩子,就会拿胖说事。

    这段时间大哥正在自家的二层和三层楼房,家里忙得忙不过来,那有时间照顾罗宇,于是就对罗宇说:“大伯家忙得没人照顾你!你想玩我也带你去北京玩过了,这个暑假剩余的时间你就乖乖待在家里写作业……”

    罗宇失望地说:“那就寒假去……”

    第二天,赵东闫早起去上班,途中遇到住在附近的一个车厂同事,他对赵东闫说:“赵师,你不在这几天,厂里要大家推荐维修部的部长人选,我们都选了你!”

    赵东闫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那个同事,笑着说:“真的?”

    那个同事见他不信的样子,说:“骗你干啥!不过后来厂里根据大家提供的名单说都是候选人,他们要筛选出来……”

    赵东闫没想过会成为车厂维修部的领头,他对此不抱多大的希望。

    到车厂以后,对他说恭喜的人很多,弄得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又没有被选上,有什么恭喜的呢?

    厂里叫他们提名的那些人去一一谈话,和赵东闫谈话的是车厂主任,他对赵东闫说:“这些年你的努力和水平我是看在眼里的,你的技术是咱们车厂一流的,但你有一个缺点,就是不擅长管理团队,如果维修部交给你,你要去学习如何管理人员啊……”

    赵东闫说:“主任,我的确不擅长管理一个团队,但我会试着去学习……”

    “好,我相信你,东子,你是我在这批人里面最看重的人,你有这份心,就得好好做才行!”主任嘱咐了几句。

    赵东闫升职了,这无疑是对他的肯定,所以赵东闫心里也是开心的。他想起了师父,如果师父还在,也会为他开心。

    在年月上,高诚最难忘的是二零零五年,这一年他重逢了想要重逢的人,也不得不和另一个人说再见。

    遇见,再见……再遇见,再见……

    不断地遇见,也不断地再见……

    更新中……(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