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哀伤的时候
作者:zengerl      更新:2020-02-14 09:25      字数:927
  五、哀伤的时候

  元旦后很快就是期末考试和寒假。高二寒假要补课,到年前第5天才放假。周宇高回邻县陪病中的母亲过年;方亦彬虽恋恋不舍,却也无可奈何。偏父母又来电话,说今年遇到好多事,没存下几个钱,过年就不回家了,把来去的路费省下来,预备方亦彬的大学学费。方亦彬更加孤独,每天都盼着开学和周宇高相聚。

  谁知开学后没有见到周宇高,方亦彬抓住同学就问,同学都说不知道,反问方亦彬:“不是你和他玩得最好吗?你都不知道?” 一个星期后,班主任通知全班:“周宇高同学的母亲病逝了。”

  班级取消了春游踏青,代之以去周宇高姥姥家中吊唁。那天发生的事情,方亦彬在时隔12年之后还记得很清楚,如同就在昨天。

  那天一大早,同学们在学校门口集合,踏上大巴车,出发去邻县。方亦彬坐在窗边,茫然地看着窗外。正是乍暖还寒时,天高云淡,远远的天边一队大雁往北飞去。

  到了周宇高姥姥家。几家人合住的院子,院子中设着灵堂,正播放《哀乐》。周宇高站在灵堂一侧,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只是不安而又倔强地看着人群,麻木而机械地跟上前致哀的人握手。当看到班主任和同学上前时,眼睛突然活了,在人群中搜寻方亦彬的身影。

  方亦彬随众人排队,到灵堂前鞠躬行礼。然后走到周宇高跟前,也学前面的人,对着周宇高欠身,然后伸出手去。谁知周宇高突然抱住方亦彬,抱的死死的,好一会儿才在方亦彬耳边低声说:“你出去右拐在路边等着我,不见不散。”方亦彬连忙点头,下巴磕在周宇高肩上。老师同学见了,都议论说,到底是他们两个玩得最好,感情最深。

  方亦彬果然找个借口溜出去,在路边的焦急地等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宇高来了,也不说话,拉起方亦彬,进了一个小巷子,七弯八拐来到一个小棚子前。两人蹲下看去,就见棚子里面蜷缩着一条狗;腹部有些膨胀,不安而警惕地看着方亦彬和周宇高。周宇高说:“这是邻居收养的流浪狗,快要生了。到时候,我给你带一只。”

  方亦彬连忙点头,说:“嗯,我等着你。” 然后凝视着周宇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些“节哀顺变”之类的场面话,实在是太苍白,太虚假。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到周宇高的手在颤抖,越来越明显,便把周宇高猛然揽入怀中。

  周宇高开始在方亦彬怀中颤栗,一阵一阵地抽噎。方亦彬拍着周宇高的背,轻声说:“哭吧!哭出来!要哭多久就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