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4第三十一章
作者:熊爷们的心      更新:2017-01-11 11:24      字数:1804
    “小熊,答应我,无论我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好好活下去,绝对不能放弃你那美好的生命,懂吗?”

    经过江汉明一番的澄清,与告知王宇帆伤势的状况后,我总算明白那晚,王宇帆在梦境里告诉我以上这些话的含义;或许他知道短期间,他的身体状态需要一段时间来休养,并且身边还有家人陪着,就算他想过来探望我,也确是有心无力。

    其中,王宇帆曾经连续两次亲眼看到我情绪不稳定时,那种发疯发癫的模样,怎不让他深感忧郁与心痛呢?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唯有进入我的梦境,劝导我宽心地休养,别自暴自弃,更好好地活下去?我猜测就是《如此这般》……

    “哥,我真是没用,践踏了你对我的一片真情……你身体已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势,竟然还惦记着我的病情,叫我情何以堪啊!”

    我越想越觉得王宇帆就像站立在自己的眼前,满脸愁容地望着我,仿佛有许多话想说,可却又无法说出口,让我看了揪心得悲伤着、痛责着;当然自己也知道,我一日没见好转,王宇帆一日都不得安宁与放心。

    “熊儿啊!你看你爸他,嘴硬但心软得很,总是说你已死了,可有时却又悄悄地透露,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家的,现在看到你果然回来了,我们真的很高兴啊!”

    这时,我忽然又想起另一个梦到父母亲那场梦境,自己知道最近一直精神恍惚不定,都把俩老都忘记了,没想到此刻忽然回忆起那梦境里,母亲欢欢喜喜所说的话,当时并没有看见父亲,估计他也为我这个儿子操不少的心,我真是个不肖子……

    “李小熊,你自问一下,你为你爸妈做了些什么?又为王宇帆做过了什么?除了不断地伤害他们,不断地向他们道歉与求助之外,你根本就没有为他们作出一项有意义的事情,更别说你曾经奉献出亲情、心机啥的……你有吗?”

    想到王宇帆,再转向想起年迈的父母亲俩,我除了痛责自己外,更产生许多的自卑感;自觉年纪都一把了,怎么还让父母亲操心,让心爱的人担忧呢?就算自己身上有病……有病就啥事、啥责任都能推卸、不理了吗?就算自己不能自理,可自己也不能拖累他们,不能让他们替自己感到担忧才是啊!

    如今回想起来,自从自己割脉进入医院之后,直至现在已一年多了,自己不但没有任何收入,甚至还需要王宇帆为自己付医疗费、日常饮食费用,都已成为一个好吃懒做的废材;那么,以后呢?未来如何?这一切自己是应该有个计划、心理准备的,不是吗?但是,我心里却完全没有计划,甚至一点未来是如何的概念都没有。

    “李小熊,如今你或许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必须振作起来,重新整装出发;第二是长痛不如短痛,当即作个了断立即死去,别成为爱你的人的包袱、累赘,别把自己仅剩的哪一点尊严都失去了!”

    我擦干满脸的泪水,笔直地站着眼睛望向小窗口,只见外头晴天一片,给人产生一种感觉,今天的气候很好、天蔚蓝得让人感觉充满希望、活力……

    但是在这么好的天气里,我却必须在这两个选择里作出抉择;自己觉得,第二个选择《立即死去》简单得很,狠狠咬手腕上的血脉就能立即死去了;不然,要是选择第一个《重新出发》的话,那需要多大的耐力、恒心与艰难,自己有这份勇气、毅力吗?我摇摇头……

    “若你承认自己是个废材,是个窝囊废的话,那你需要一丁点的勇气,来咬断手腕上的血脉啊!要死得彻底,不能又麻烦别人过来抢救,救活你之后又再来一次……”

    我何尝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越想越往《牛角尖》里钻,纷乱不堪的思维纷至沓来,把自己搞得连站住的力气都没有,我急忙坐在床上,并用手抓紧床垫,以确定自己还有能力来抓住想抓的东西。

    这时,我眼睛很自然地投向紧抓着床垫手腕上,一条明显凸起的血脉管,自己不禁作出深呼吸,可眼睛却依然牢牢地盯着这凸起的血脉;自己知道,一旦无法控制脑子里那渐渐变得起伏不定的情绪,自己生命的终点,轻而易举就此了结……

    “李小熊,你有勇气咬断那道血脉吗?有人说,自杀者是不能上天堂的,那么就是下地狱了;既然你够勇气选择下地狱受苦受难,那你为何就没勇气留在世间受苦受难呢?而非得把爱你的人伤得伤痕累累,非让白头人送黑头人不可?你简直就是魔鬼化身!”

    我把右手提到自己的嘴唇边,近距离的血脉让我看的模模糊糊,不知道那道是真血脉或虚血管;但是自己知道,无论是真或假,自己嘴巴这么大,只有凶狠把所有真虚血脉管,同时都给咬住、都一块使劲地咬着、撕着……

    而,脑子里噼里啪啦地涌出一大堆问题,让我越想越有一股《自我作贱》的感觉;这时,仿佛看到王宇帆、父母亲的脸孔都冲到自己的面前来,一个个瞪大眼睛,都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我,一个个都像恨不得我这个魔鬼,立即消失的心态……(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