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4第二十七章
作者:熊爷们的心      更新:2017-01-06 10:32      字数:2787
    “李小熊,有人探访……”

    医疗院的工作人员边向我房间喊叫,边用钥匙打开房门,似乎他们对来者充满信心,并且才会对我不再拥有恐惧的心态。

    “是你?”

    当房门被打开时,兴冲冲的我以为是江汉明过来探望我,并告诉我此刻王宇帆的伤势状态,可是当自己看到房门外,站着的却是另外一人时,我不禁大感失望与失落,不过还是带着几丝疑惑地望着对方。

    “好了!我想一个人进入里面,与他面谈一会。”

    曾是我在这家医疗院的看诊医师——杨医生,他那低沉的脸孔望了我并向我点了下头,再向站在身边的俩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就是攻击王宇帆的那位壮汉,此刻对方是满脸惊慌与紧张兮兮的望着我与杨医生;而,杨医生边说边步入房间与说道。

    “好的!杨医生,你需要我们一块进去陪你吗?至少……”

    一脸显出有所顾虑的壮汉,虽然听到杨医生的吩咐,可他还是多问了一句,或许他是害怕我会不会对杨医生作出疯狂举止或攻击?

    “没事!我知道李小熊是正常人,他不是疯子……李小熊,对吗?”

    此刻的杨医生反而显得自然许多,只因他一走到我房间,就开始不断地对我作出观察与评估精神的状态;在看到我还属于正常状况,他放心地将下属遣走,再向我露出一丝的笑容并问道。

    “……”

    我望着杨医生,心里在思考着这家伙过来见我的目的?我估计,必定是与王宇帆有所关联的事情吧?想到这事,我变得冷静下来,同时也观察对方所表露出来的举止与神情,当然我心里也在提防着,对方会对自己作出什么样的《攻势》?

    “李小熊,刚才你的主治医师江汉明过来我看诊部,随便也检查了下王宇帆的伤势……”

    杨医生边走到我的床边,边望着满脸疑惑的我,他开口先提及江汉明与王宇帆的事情,估计这也是他为何会亲自来到我房间,并且还不允许其他人在现场伴随。

    “我哥怎么了?是否已送入急救室急救了?他没事吧?”

    听到对方提及王宇帆,原本没好心情的我立即就露出满脸的期待;毕竟这天下来,这可是首次听到有人提起王宇帆的事情,因此我不禁连串地提问心里记挂许多的事项。

    “嗯!他没事……不过经江医生的要求,我们已安排救护车把他转送到他所属的医院,据他说那里的设备与专科医生齐备许多。”

    被我问及王宇帆的事情,杨医生显得有些尴尬与为难;不过,很快的他就恢复镇定,稍加表述了江汉明与王宇帆,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与医疗安排,可却也显出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是这样吗?那不就表示我哥他的伤势严重,才需要急转医院治疗了?江医生他现在在哪?”

    听到这话,我心里立即就浮现更多的疑问与不安,虽然我对江汉明的医术有所了解,可却不清楚为何他要把王宇帆,转到他所属的医院急救呢?我猜测,其中必定是有其他原因吧?因此,想得到答案恐怕唯有在见到江汉明后,才会获得详细内情了。

    “江医生跟随救护车一块过去,他要我转告你,迟点他会联系你或过来见你,叫你放心好了!”

    “放心?我哥快死了,你们怎么能还想我放心,冷静下来?”

    “李小熊,王宇帆他没你所说那么严重,他只不过脑部受到轻击,休息一段日子就会康复了。”

    杨医生听到我的形容词,他显得有些不自在的,他连忙插口企图想纠正我的《用词》,或许对身为医疗人员来说,这些《死死活活》的话,绝对不能轻易说出口,以避免出现某些纷争时的用词不当。

    “脑部轻微攻击?杨医生你真的会说话啊!你我都在现场,同时都看到我哥他是被你们工作人员重重一击,都喷血了,你还说是轻击?你真不是……我不想对你与你院方作出批评,但是我保留控告你与院方严重伤人的权力,要是我哥他无法复原或有任何后遗症,我一定会代表我哥,将你与院方告上法庭,绝不会姑息你们这种侵犯人权与攻击家属的罪行。”

    对于杨医生这种简便用词,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立即就痛责对方的不当言论与表态;在自己的心里我能感觉到,对方是想在王宇帆这次的意外事故里,企图想减轻他与院方的责任吧?不过,对我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情,特别此刻在王宇帆还处于昏迷状态,我又怎么能被对方露出这种轻浮、不负责任的态度所影响呢?

    “李小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当时是他自己冲向我们的工作人员……”

    “杨医生,你知道他为何会冲向他们,对吗?他是为了保护我,要是他不冲过来,恐怕晕倒与流血的不是他,而是我这个你们称为疯子,是否这样,你们的罪名就会减轻许多?你真他妈的……”

    “李小熊,你先别这么生气好吗?既然我亲自过来找你,不就是一心想找你协商吗?”

    “协商?协什么商?谈什么?不控告你与院方吗?哼……你想得美啊!我哥他此刻生死不明,你说我能与你协商什么?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不然,就多求求菩萨祈祷我哥他平安无事,到时或许我们会大事化小事也不一定?”

    “不是这么说……你知道你现在还在我们这里,我还是有责任给你作出医疗与留评语的,不是吗?”

    盯着听着我说话与神情的杨医生,在反思过后他知道我并非是个轻易妥协的人;这时,他的口气变得严肃起来,满脸刚毅地望着我,甚至还说出带有威胁性的话,来暗示我此刻的处境。

    “杨医生……你这是威胁吗?你是暗示我要是不合作,就会对我不利吗?我呸……江医生是我的主治医师,他知道我的状况与病情,不是你说了算!”

    本就有些愤怒的自己,此刻再听到对方这番威胁的话,我整张脸孔立即变得灰白与难看起来;我这转变是要让对方知道,我绝对不会因为受到威胁而软弱,更可能因为被威胁而变得勇敢起来。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别乱想乱猜……我只是希望大家好来好散,无须小事变大事,大事变成灾祸就好……”

    看到我的《变脸》,杨医生知道他这招还是无法让我屈服,因而他不禁变得和气、低声下气地尽量争取我的认同感。

    “你……我现在没有心情与你协商什么事情,重要是我哥他平安无事,他没事一切都好商量,要是他无法复原或恢复正常,那我就得为他争取合理的赔偿,而你与你院方就必须承担责任。”

    我当然知道《身在屋檐下》的状况之下,如果还继续与对方辩驳的话,恐怕最后俩人来个不欢而散的局面,对谁都没有好处;想到这里,我再次压制自己心里的怒火,或至少在自己还不清楚王宇帆的状态之前,我或许还需要与面前这个坏人的帮忙,如果此刻关系搞僵了,那么我再想获得什么消息,恐怕会面对种种难关了。

    “李小熊,我觉得你还是尽早作出决定与答复,这样我们两方都会得到妥当的安排;不然,时间过得越久,事情会变得越复杂,到时就算你想找我们协议,恐怕我们也不无法答应你了!”

    到了此刻,杨医生虽然也自觉无须继续辩驳下去,不过聪明的他似乎并非《一盏省油的灯》,他留了一些《后语》来提醒我,时间等不及人的后果。

    “杨医生,既然你都把话说尽了,那么你就按正常程序处理好了,反正我人在你们这里,想杀想宰任你们发挥,只是你们得考虑后果有多严重,对你个人与院方声誉会面对有多大的损失!”

    望着这个卑鄙小人,我只能表白自己的心思与想法,不过也提醒对方,要是王宇帆或我有事,对任何人与双方都得不偿失;此刻的自己心里期望着,江汉明能尽快与自己联系,或许他会给自己更多的参考意见,并且也能知道王宇帆的状态……(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