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核桃酥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7-17 01:57更新

  第一百九十四章 核桃酥

  上回咱们讲到哪儿来着?

  哦,好像是老李被绿了。

  话说绿色作为一种清新的颜色,一直被广大设计师所钟爱。黑白灰的冷色系空间内,只需点缀少许鲜嫩的绿,便可给整个世界以生机——犹如冰雪与灰烬中突然冒出嫩芽,令人惊讶于生命的宝贵——同时还不会破坏空间整体的色调,在不适合以红、黄去撞色的情景下尤为适用。

  “虎记核桃酥”的小牌匾是黑底金边阴刻鎏金的,看上去还很新。核桃酥的香味从小店懒懒洋洋地飘出,挑逗着路人和排队食客的神经。店里的俩人却是默契地忙碌着,一人提着称称酥,一人用干荷叶与麦秸绳打包后递给顾客。二人时不时斗斗嘴,忙得不亦乐乎。

  柜台上,葶子扎成的簸箕里,不光摆着核桃酥,还有绿豆酥、豆沙酥和红枣酥。核桃酥是卖得最快的,绿豆酥也可以。豆沙和红枣的卖得少,不为挣钱,只为多招揽一些客人来。

  李健挤过人丛,柜台后的石程虎正递给一个老婆婆酥饼,一抬头见着李健,立刻露出招牌式的笑容:

  “客官来些啥个?”

  老李张张嘴,心说你咋回事咋就不认识俺了呢?又见石程虎满头汗珠,不由得就要去擦拭掉,刚抬手,一只袖子已蘸试在虎子的脑袋上。

  “汗擦擦,别滴到酥上!”

  影子以责怪的语气道。

  石程虎停下手中活计,任由他去擦汗,似已习以为常,罢了,俩人继续忙碌起来。

  “俺要三两核桃酥……”老李试探着开口。

  “老哥,排队去,俺们振些人都等着呢。”

  李健晕晕乎乎地去排队,总感觉哪里不对头,自己却又说不上来。

  队伍很长,一眼竟望不到尽头,人们蠕动着前进,老李也跟着蠕动。一年、两年、三年,春来柳絮飞,冬至鹅毛雪,终于,老李又来到柜台前。

  “三两核桃酥。”

  “什么核桃酥?”

  一抬头,却是个陌生的穿清褂的老头,坐在柜台后面拨算盘,再抬头,牌匾斑驳,却不再是“虎记核桃酥”,而是“钟贤寿衣寿材”。

  “掌柜的,‘虎记核桃酥’呢?”

  “核桃酥?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是寿材店。核桃酥在街东头呢!喏,那里——”老头枯瘦的指头指了指街的另一头,“最大的那个酒食铺子,看到那个牌子没?那里面兼卖核桃酥。”

  顺着老头的目光,老李看到了一面“虎家三碗酒”的酒旗,连忙谢过老人家,就往那儿赶去。

  老人摇摇头,背着手,消失在店内的阴影里。

  老李驻足在酒食铺前,酒香饭菜香核桃酥香迎面扑来。

  进了门,食客满满当当地填满大堂,肩上搭着毛巾的店小二穿梭在桌与桌之间,核桃酥盛在靠墙桌子上的簸箕里。

  石程虎坐在柜台后面打算盘,架子上是各个年份的酒酿。

  可爱的是,虎子竟然还戴着一副金丝边圆框眼镜,曾隐隐显现的儒生气质变得稳当贴切,山匪的气息全然内敛。只与客人交谈对账时,举手投足间的豪爽不减分毫。

  他还是那个石程虎,但已卸下枪刀,也脱去枷锁。

  (7月9号考完试,在学校呆了三四天,休息休息、整理些东西、跟同学聚聚餐,又去病友老何家住了两天,昨天(其实已经算是前天)15号晚上才回到家。

  俺真是敬业,今儿就开始更新了。先定个小目标,暑假一定把《绞刑架下》完结,食言割只蛋蛋。)作者筱小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绞刑架下》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