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遮盖的下午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3-31 20:40更新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时光遮盖的下午

  在石山匪被审讯的那天,李健及时赶到,阻止他变成个阉人。

  也许是丁霜少爷动了恻隐之心——石程虎明明害怕到发抖,却偏偏顽强地坚守着某种东西——老石打动了他。而李健的到来给了他多一阵思考斟酌的时间。

  随即丁霜大度地给了这对现今的囚徒和曾经的狱卒相处的时间。他们说了很久很久,他们话语很低,丁霜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只是偶尔能听到葛振国发出一声不忿地咋呼。

  望着生锈的铁门,丁霜端着茶碗一口一口地品着,日光穿过审讯室的窗子落在浅绿色的茶碗里。魏往年看着这位久经人事的少年,竟然隐隐看到萧索和落寞的影子。

  茅以县是个宁静安然的县城,人在风与沙与血中走的久了,猛然来到这样的地方,只会在人间的美好中无所适从。

  魏往年深有体会。

  或许少爷也是这样呢?

  老魏不知道。

  老魏了解少爷的习惯,熟知少爷的性格,却经常摸不透这个男孩的想法。小孩子总是难以捉摸的,尤其是爱喝茶的小孩。

  少爷极其有耐心,但所有的相聚都有期限,终于,当丁霜再一次倒空了壶中的茶水,魏往年打开铁门,结束老李的探视。

  李健跟石程虎的告别简短平静,一个说“再见”,一个挥了挥手,毫不拖泥带水,只在老李走到门口时回了头,俩人相视给了个安心的眼神。

  某一刻,李健的淡然,让魏往年索然以为:所谓感情不过如此。直到李健终于离开石程虎的视线,像失去了所有力气,靠着墙根缓缓蹲下,止不住抽泣时,魏往年才嘲弄道:“对嘛,这才是死刑犯的亲人该有的样子。”

  或许人人都有羁绊在,孤独的只是自己一个人。

  等了一会儿,李健仍没能平住心绪,老魏只得上前说:

  “俺送你出去吧。”

  出门要走过一道回廊,李健看起来很虚弱,却倔强地拒绝老魏的搀扶,俩人走到回廊地转角处,老魏看到了丁霜少爷。

  少爷说:“等一下。”

  老魏这才意识到刚刚少爷并未坐在审讯室,他在这里等很久了。

  难得的是,少爷竟未端着茶碗,他两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又随意地靠在柱子上,随意耷拉着眼皮,像带着命运在等待。

  “你是李健?”

  老李不说话,戒备地看着丁霜。

  丁霜并不介意,继续问:“你是东河镇监狱的牢头?”

  老李仍不说话,他有些紧张。好在老李的情绪本就很糟糕,即便紧张也不易察觉。

  “李川是你侄子?”

  李川当然是他侄子。

  但老李仍不说话。

  魏往年交给他纸条时,老李就知道自己暴露了,魏往年没有抓他,反而吐露了石程虎的位置,无疑是别有用心的。

  但老李还是来了。

  老李并不冒失,相反他考虑了很久。

  自那夜以来,老李与李川完全断了联系。他迫使自己不去考虑李川的事,自我麻痹说川子一定安然无恙,潜意识里却时刻担心李川没能逃脱那些绿衣兵的抓捕。

  李健其实迫切想知道李川的消息。

  或许老李可以通过东林山的关系链打听李川和石程虎的下落,他听石程虎说起过山寨“钉子”的强大。

  可东林山却似乎把老李完全撂下了,他找不到孙林海,或者说,孙林海并不准备见他。老李终日在茅屋度日,他不知道孙林海是何想法,越来越着急,他开始怀疑上山的正确性。

  他下了山,魏往年却出现在面前。

  如果,孙妍秋子能早些向李健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是早一个晚上,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面对魏往年,老李猜测自己跟东林山寨取得联系的事情对方并不知情——魏往年反复提到的只有川子。至于石程虎,他们顶多从那夜的情况猜测自己跟石程虎关系匪浅,并不能有更多情报。

  那么最坏的情况,也无非是自己被拿来要挟李川,但是既然对方没有直接抓自己,那么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老李的祖上是横刀立马的将军,老李常常觉得李川身上很有祖先的遗风,出于一脉相承的勇敢,老李定着胆子来了,并时刻做好斗智斗勇的准备。

  但是丁霜说:

  “做个交易,你帮俺个忙,除掉东林山寨,俺留下石程虎的性命。”作者筱小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绞刑架下》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