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小结局)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6-07-19 22:09      字数:2717
    那是又一个寒假过去,到元宵过后返校,时间不长课程就基本结束了,学生们开始临床见习半年,之后便要进入实习阶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平安的出现成了学校的焦点,大家开始对他指指点点,有意无意地躲着他,最开始他不知道是为什么,有一天他干脆直接去问刘华明,刘华明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倒是旁边的苏勇,直截了当给了他答案。

    “人家都说你是同性恋,说你……喜欢了这个喜欢哪个,连我都要赶紧找个女朋友,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他没说完,就拉着刘华明赶紧走了,就好像杨平安身上的瘟疫会传染上身一样。

    杨平安一下子脑袋发懵,身上发毛!难怪人人见了他就躲,就连俞丰这段时间都尽可能不跟他碰面,原来他身上已经被人贴上了同性恋的显著标签!

    他是同性恋没错,他喜欢男人也没错,可这是哪一个泄露了他的秘密?又是哪一个说他喜欢了这个喜欢哪个?

    他只不过喜欢了俞丰而已,而且,他付出了那么多,却从来没有因为喜欢俞丰,而起心害过任何人!

    ——包括俞丰的那些女朋友,也包括跟俞丰“试一试”的贾浩!

    可这是谁在害他?谁这么处心积虑想要他的命?

    杨平安不知道是谁在害他,只知道他被孤立了,所有人见了他就躲,包括刘华明,也包括俞丰。

    刘华明躲他没关系,毕竟一直都是他欠着刘华明。可是他必须弄清楚俞丰的态度,因为这件事,归根结底跟俞丰脱不了干系。

    所以有一天,杨平安终于费尽辛苦将俞丰堵在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俞丰,他们都躲我,你也躲吗?”杨平安开门见山。

    “不然我还能怎么样?”俞丰回答,没有看杨平安,而是不停地看左看右,好像是生怕被人看见他在跟杨平安说话,“我早就告诉过你,这件事一旦泄露,吐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可是你还是这么不当心!所以……咱们以后还是少说话吧,你尽量熬过这半年,找个远一点儿的医院去实习,远远的离开学校,自然也就没这些麻烦了!”

    真感激他还能帮忙想办法出主意,杨平安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在他杨平安要分手的时候,你俞丰百般央求,如今他杨平安身陷危难,你俞丰却想走得这般潇洒?

    可是没等他质问出口,俞丰已经匆匆忙忙前后瞅瞅,赶忙从旁边一条绿化带上岔了过去,很快就走得没了人影。

    他居然连从杨平安身边走过都不敢,是怕杨平安缠住他不放,还是他也当杨平安是瘟疫?

    那一刻,杨平安有一种强烈到可怕的冲动,他想要跳起身来,一头碰死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

    可是他不能死,他还有爱他的父母,疼他的奶奶,他一死,奶奶肯定也活不成。

    所以他咬着牙回进宿舍。宿舍里没有其他人,108的几个舍友现在没事就尽量不回宿舍。不是为了有事忙,而是为了避嫌。

    杨平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他只能装着不知道,只能厚着脸皮每天照常上课,照常去临床见习观摩。同学们异样的眼光、和恶意的指点,他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但所谓的视而不见、和听而不闻,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事实上所有恶毒的言辞、所有鄙视的眼光,都一毫不差钻进了他的耳洞,惊悚着他的眼睛。以至于他每天白天都活在恐惧与焦虑当中,每天晚上都陷在噩梦与惊魇之内。

    直到有一天,有人把粪便直接洒到了108的门口,苏勇忍无可忍,将此事告到了学校,学校这才涉入调查。杨平安一直都是老师的宠儿,班上的几个老师难免为杨平安担保澄清,说他不可能是个同性恋。可是无济于事,反而,因为老师的偏爱,更加刺激到了那个藏身暗处的恶毒之人,就在杨平安头上“同性恋”的帽子尚未摘下之前,又一把浸毒的尖刀,狠狠狠狠捅在了杨平安身上。

    在学校有一个传统,每个星期一的上午,学生会跟后勤部会组织起来对学生宿舍集体大检查。而108卫生是杨平安搞的,一直都是标兵宿舍。但就在1998年的5月2号,一个让杨平安耻辱到至死也忘不了的日子,在例行检查的时候,有人从杨平安的床铺和柜子里,翻出了两本不堪入目的画报,另外还有口红、丝袜、奶罩、再加上一些让杨平安当时就跑出宿舍大吐一场的令人作呕的东西。

    “这些不是我的,这些不是我的!是谁?是谁在这样陷害我?”

    杨平安哭着,喊着,质问着,眼光从同宿舍的几个人脸上一个一个看过去。可是那些人全都躲着他,没有谁愿意出面帮他证明清白。

    “俞丰,你有我柜子的钥匙,你说,我柜子里……什么时候有过这些东西?”到最后迫不得已,杨平安不能不泪流满脸向俞丰求救。

    可是俞丰不救他,反而一下子满脸寒霜,好像很恨杨平安在这个时候攀扯上他。

    “我什么时候有你柜子的钥匙啦?以前是你要给我,我早就还给你了,你柜子里有没有这些东西,我怎么能知道?”

    杨平安如晴天霹雳,不能不再一次奔出宿舍,“哇啦哇啦”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这是怎样的一个懦夫,可是他杨平安,居然爱他爱到曾经死心塌地!

    而在随后的几天,杨平安被校领导一个接一个叫去谈话,杨平安木木呆呆,始终只有一句话:那不是我的,是有人陷害我!

    到最后校领导也发了火,勒令108房所有人全部停课,让老师挨个儿给家里打电话,请108房几个学生的家长全部来学校处理此事。

    没有人考虑杨平安当时是什么感受,反而,因为牵扯到了家里人,108房的几个人,看向杨平安的眼光,全都满含抱怨。包括刘华明,更包括“做贼心虚”的俞丰。

    而杨平安,从老师要了电话打回给他爸妈之后,他的心忽然就完完全全掉落在了地上。他恍恍惚惚回到108房,恍恍惚惚先拿了洗漱用品走进水房,将浑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

    之后他重新回进宿舍,关上房门,找出一瓶他早就买好、却一直没勇气使用的敌百虫,掀开被子安安静静躺了进去。然后他拧开了那瓶敌百虫,慢慢慢慢喝了一口,就好像在品尝美酒一般,他慢慢啜吸着这人生最后的一点滋味。

    没有感觉到很苦很难喝,也许他的感官与神经早就已经完全麻木。只是很快地,有一股烧灼感在他腹内蔓延开来,就好像他整个身体都开始从内往外熊熊焚烧。

    他扔掉手里空了的药瓶,努力地调整呼吸,努力地不让自己流口水吐白沫,就算死,他也想让自己死得好看点。

    他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火烧云,看到火烧云里,有俞丰英俊、却冷漠的一张脸。他用尽力气瞪着那张脸,用尽力气喊了一声:俞丰,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火烧云还在那儿,但俞丰的脸却消失了。杨平安笑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消失,慢慢融化,直到眼前只剩下红艳艳的一片——

    像血!

    《花季情劫》完,请看第二卷《珍爱十年》。

    冬日暖阳

    2016年06月03日

    【再次声明:这本小说取材于真实的人物真实的事件,尤其第一卷,所有情节都有原型人物的亲笔记述,作者只是稍微加以修饰与细化而已。从第二卷开始,没有了原型人物的文字做基础,大的关节仍然真实,是原型人物亲口告知,只不过发生的时间和顺序有所改动,另外细节方面基本是作者想象。毕竟不是作者亲历,不可能事无巨细一一向原型人物求问。若您感觉并不真实,纯是作者水平有限,并非这个故事没有真实发生。

    从第二卷开始要入V了,在此感谢您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冬日暖阳】(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