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喜过近黄昏
作者:封竹      更新:2016-12-10 18:03      字数:3042
    “樊老大在吗?快救命啊。明天就要考分析化学了,快帮我辅导辅导••••••”

    “樊佰啊,分析化学划什么重点范围了吗?”

    “樊佰,哟,这么多人啊••••••”

    眼看明天就要考分析化学了,这科可谓是本学期中最难的一科,没有之一。老师课上也是匆匆讲过,自己课下又复习不明白,幸好,樊佰这科还算拿手。所以同学们一个个都向409奔去。本来大学就是一天学24小时,一周学7天,一学期学2周。这正赶在节骨眼上,一下子小小的寝室就挤满了人。无奈,羽明也只有拿着书本找其他的地方复习。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一阵吉他弹唱从龙特寝室方向传来。

    “咦?这龙特不复习,还有心思弹吉他。”羽明顺着歌声走了过去。“嘿,大班长,这么悠闲啊,看来明天考试胸有成竹了?”

    “唉,那倒也不是,只是俗话说得好‘劳逸结合’嘛,劳完了就得逸一下。不然,‘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切,偷懒就偷懒嘛,还说得这么富丽堂皇的,被我抓了现行还否认,说,怎么贿赂我,不然我一不小心说出去,嗯?”

    “说就说呗,我又不怕什么。”

    “哼,一点儿情趣都没有,说一句好话会死啊。”

    “行了行了,就你这张嘴会说,怎么不用复习,还到处逛,还抓我现行,我看你就是贼喊捉贼。”

    “你!”羽明被说得一时无话可说。“唉,还不是他们都到我们寝找樊佰问题,弄得跟辅导班似的。害得我这‘地主’只能委曲求全的四处漂泊,这不漂到你这儿来了,你可得收留我啊。”

    “怎么说得好像家破人亡似的。”

    “要不怎么四处漂泊嘛。你就说收不收留吧!”正好石岩在问樊佰题,其他几个室友也有事出去了,现在就剩下龙特一个人在寝。难得的机会共度‘二人世界’,羽明可不想错过。什么考试,先一边儿去,他现在只想着能和龙特在一起。

    “看你练了那么久吉他,也不曾听过一首完整的曲子,今天行行好,给我弹一首吧。“面对龙特的沉默,羽明就当作默许,径直走到龙特对面坐下。

    “你不用复习吗?”

    “是谁说的劳逸结合,现在我也要逸一下,快嘛快嘛,弹一首。”羽明使出浑身解数缠着龙特。

    “真拿你没办法,坐好了,听众就要有个听众的样子。”

    “是是是,快啊,还说我磨叽。”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偶而会恶作剧地飘进我眼里。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真好听。”听完,羽明鼓着掌。“唉,真好,我也想学吉他。”

    “就你这小身板,能抱住吉他吗?”

    “别废话,能不能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嗯?”说着,羽明伸出手来。

    “拿着,左手按住琴头,右手半抱琴身。弹奏时,根据不同的曲子,左手有不同的按法。按指时,用指尖按住琴弦,一定要按住,不然就变调了。右手弹拨琴弦,六根弦从上面那根最粗的开始,依次是654321,你弹一下。”“哎呀,左手没按住,真是笨死了,看着。”说着,龙特来到羽明身后,半抱着的用左手握着羽明的左手按在弦上。右手做着示范。“先来最简单的合旋,5323,1323。弹得时候注意左手指法的变换。”

    “5323,1323”羽明看着琴弦,小心翼翼地弹着。

    “右手不要碰到两根弦,不然有杂音。”

    “哎呀,不弹了,痛死我了。”只一会儿,羽明的左手指尖就按出一道道暗红的血印。

    “就知道你是三分钟热血,练久了就不痛了,你看我。”说着,龙特伸出左手。

    “是不痛了,都长出茧子了,我可不想这样,看来我不是学吉他的料。”摸着龙特的手指,羽明叹道。

    “好了,听也听了,弹也弹了,该复习吧,再不复习,真就挂了。”

    “知道了,既然你都胸有成竹了,帮我辅导辅导吧。呐,别说你还要逸,该劳了。”

    “行了,祖宗,赶快复习吧,还这么多废话。”

    “那,你说的,这个酸碱滴定用这个方程式还是这个?••••••”

    •••

    “哎呀,最后一科终于考完了。美好的假期正式开始了。”考完最后一科,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龙特,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路上羽明追上龙特问道。

    “明天中午,唉,又要坐三十个小时的车,真是想想都累啊。”

    “有到襄樊的车吗?”

    “没有直达的,要先到汉口,再转到襄樊,还得坐两个小时的客车。”

    “那还真是够远的。汉口是武汉吗?”

    “是啊,汉口、汉阳、武昌合称武汉。”

    “噢,又长见识了。”

    •••

    “啊!不行了。痛死了。”羽明洗完漱,就听见龙特的声音。同学们基本走了一半,羽明本可今天就走,但是为了多陪龙特一会儿,还是明天再走,走廊里少了往日的喧哗。羽明可以清楚的听见龙特的声音。不是从他的寝室中传来的。

    “又跑哪儿玩去了?怪不得碰不到他。”羽明喃喃道。基本上掌握龙特的作息时间后,羽明就千方百计地算计着与龙特相遇又是早晨起床后等一会儿,等到大约龙特洗漱的时候,他才会拿着东西奔向水房。造成偶遇的假象。晚上也是如此,大约9点左右龙特就会洗漱,羽明也准备好一切,就等着分针指向12。当然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再天衣无缝的算计也有失误的时候,而且还不止一次。有时龙特起得非常早,等羽明拿着东西去的时候,他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无奈羽明只有沮丧地简单洗洗。

    “嗨,羽明,这么闲,进来练一会儿。”406的师帅叫着羽明。

    “练什么啊,哇塞,练健美啊。”一进门就看见龙特赤着上身在举哑铃。坚硬的二头肌,腹上的六块肌,宽肩、窄腰,标准的倒三角。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真是惭愧啊。再看看自己,羽明感叹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身材。而且龙特最大的优点在于怎么吃都不胖。第一次跟龙特去吃早餐,龙特一下子要了六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子,羽明还以为是两人份的,谁知看着龙特横扫这六个包子,羽明惊呆了。接下来龙特的饮食是一天三顿饭外加宵夜,鸡蛋都一次吃四个,还有各种肉啊、肠啊。聚餐时,别人互相敬酒,到了龙特这,就改成敬米饭了。别人一杯酒,龙特一碗饭。羽明是彻底地膜拜了,自己要是有他那干吃不胖的胃,哪还用受这种节食之苦。

    “羽明,又瘦了啊。你看我这一学期又长了几斤肉,等假期回家更得长,快告诉我有什么瘦身秘诀。”师帅道。

    “什么秘诀,记住管住嘴,迈开腿就行了。”

    “迈开腿倒还可以,管住嘴嘛,唉,饿啊。回到家更是,看到久违的没事,怎能管得住。我现在做梦都想着我家乡的鱼糕,还有鸭脖子、珍珠圆子。”说着,羽明明显能感觉到师帅的口水已经蠢蠢欲动。

    “哇,龙特,一二三四五六,六块腹肌啊。”羽明趁机摸着龙特的肌肉,能揩一点儿是一点儿。羽明感觉自己现在也在咽口水,为了遮住糗相,赶紧转移话题。“龙特,你们那儿有什么好吃的。”

    “嗯,我们那儿特产是孔明菜,小吃嘛,有热干面,这儿的热干面一点儿都不正宗,麻酱都是稀的,正宗的应该用干麻酱,那才过瘾。还有九黄饼,重阳节时吃的,取李白诗句‘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寓意‘九月菊花黄’。有点像月饼。等我今年回去给你带点回来。”

    “就知道龙特最好了,别忘了,九黄饼是吧。”

    “哎哎,这大晚上的就别说吃的了,说得我又饿了,再说,你们可要请吃宵夜啊。”师帅在旁边插话。

    “不说了不说了,还不是你先起得头。真是的•••”羽明连忙推托,吃宵夜,不打破自己过五不食的规矩吗?(所谓过五不食,就是晚上五点以后不再吃东西,所以吃饭要趁早啊)

    ••••••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行了,就此别过吧,各位。开学再见。“到了校门口,大家各奔东西,本来羽明想送龙特到火车站的,但龙特没答应,他和几个老乡一起回去,就不麻烦羽明了。

    大一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回想起这一年的点点滴滴,和龙特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蛮幸福的,大一最幸福,有你伴路途。(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