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神格】
作者:馊水花      更新:2016-07-28 04:25      字数:3655
  第二十八章

  傍晚的天空总是给人无限惆怅,缪思一个人缓缓走在自己并不是特别熟悉的小巷子里。

  按照昨天程杉海说的,缪思如约来到这个地方。

  小巷子里静悄悄的,看上去荒无人烟。却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有力的手,将他整个人扯进另一个更幽深的转弯。

  缪思深吸一口气,如他所料,来人是程杉海。

  这条转弯只是两栋砖房中间的夹层,狭窄的只能让缪思紧贴在程杉海的怀抱里。

  程杉海的怀抱并不温暖,而是带着些微的凉意。他的眼睛微微泛红,盯着缪思的眼神就像是盯着猎物的猛兽。

  “小子,想我没?”程杉海的声音带着魔性的诱惑,缪思低垂着脑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纯洁的气息让程杉海整个人都为之欣喜,他用手揽着缪思的腰,说,“有多想?”

  缪思仍旧没说话,他的睫毛微微颤动,害羞的不敢看程杉海的脸。

  程杉海用手托起缪思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缪思十分敏感的打了个寒颤,程杉海笑了笑,拉着他走出这条小巷。

  “上车,带你去个地方。”程杉海很绅士的拉开停在巷子口的玛莎拉蒂的车门,让缪思坐进了副驾驶。

  车子绝尘而去,呼啸着前往其他地方。

  

  车子驶入远离市区的僻静林中街道,车道的两旁是参天的梧桐。

  这是程杉海远离市中心的另一处房产,市郊的林中矗立着一座三层楼高的欧式别墅。

  当程杉海为缪思打开车门的时候缪思小小的惊了一下,说,“你住在这?”

  程杉海点了点头,牵着缪思的手走了进去。

  宽敞华丽的房间中,只有缪思和程杉海两个人。

  程杉海很是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他的唇角微扬,眼底有奇异的光芒。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示意缪思坐过来。

  缪思很是听话的坐了过去,程杉海非常满意的伸出一只胳膊揽住缪思的腰,将他整个人拦腰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眼前的程杉海分明就与偷情的男人别无二致,缪思的眼神纯澈无比,让他内心有种悸动。他伸手拉住缪思的衣领,将他的唇拽向自己的唇。

  缪思脸色有些潮红,但是仍然非常害羞的扭动身子抗拒着程杉海,“会被别人看到的······”

  “别害羞,不会有人来的。”程杉海很认真的挑逗着眼前这看似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天使,小天使的抗拒让他增加了兴奋,“这别墅附近都是我的私人领地,这里的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

  “真的吗?”缪思的呼吸有了一丝颤抖,但仍旧是害羞的低垂着脑袋,这让程杉海看不到他的表情。

  “当然了小可爱······”

  

  下一刻,一把带着白光的匕首刺破了程杉海胸口的正装!

  缪思的右手狠命的倒握着那把匕首,而程杉海的两指尖夹住匕首的刀刃,竟让缪思再无法进入分毫!

  “你?”程杉海的脸上并没有慌乱,而是某些狐疑的神情。

  而缪思背后的衣服突然撕裂,一对圣洁而美丽的巨大羽翼渐渐从缪思的背后生长而出。

  “我早该想起的。”程杉海自嘲的摇了摇头,声音低沉,“你的能力觉醒了之后,你身为转生天使的记忆也将渐渐复苏。”

  “你的目的是什么?”缪思的眼神不再是方才的迷离,清澈的如同融化的雪水,“为什么接近我?”

  “我倒是更想知道,为什么你不在刚才我与你见面的时候动手。”程杉海的语气中带着疑问。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老巢在哪里,省的以后找的麻烦!”

  程杉海的指间,有屡屡黑色的烟雾从刀刃出飘出,那把普通的匕首附加了天使的神圣之力之后也成了屠戮恶魔的利器,正在一点点侵蚀程杉海的邪气。

  “我忘了。”程杉海的表情依旧是暧昧诱惑,说,“不过我没有在昨天杀掉你或许真的是我错了。”

  “不过你真的以为凭你这样刚转生的低阶天使,也能······”程杉海眉头微蹙,手中的力道加大了。污浊的气息渐渐遍布到整把匕首。

  蕴藏着圣光的匕首碎的四分五裂,伴随着程杉海的声音,在邪气中沦为无用的物件,“也能让我放在眼里吧?”

  缪思整个人飞身向后退去,他的翅膀上有不少羽毛落到地上,那是被程杉海徒手扯下的。

  程杉海仍旧坐在沙发上,笑意不减,“如果你只有这样的程度,那么今天你别想走出这间房子。”

  缪思的也是淡淡一笑,说,“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缪思的口中有圣歌传出,圣洁的光晕以缪思为圆心,净化周遭的一切!

  墙壁上开始有鲜血渗出,笼罩住缪思的周身。程杉海的地盘上,天使的力量得不到任何光明来支援。

  缪思的圣歌化作有形的护盾,将恶魔之血隔绝在护盾之外,他的手轻轻伸向自己的喉咙,喉咙处的那团圣光中,渐渐抽出一柄细长的西洋剑。

  拥有“圣歌”力量的转生天使无一例外都是是具有极高音乐天赋和细致心思的人。那如同“言灵”般神圣的力量。甚至可以将音乐和乐器转化为具有实体的武器或者宝具。

  高速移动的缪思化成一道白光,直击程杉海!

  程杉海的手很随意的在虚空中虚晃,缪思的西洋剑仿佛击打在看不见的钢铁上,西洋剑本身激荡出无数音乐声。

  缪思的剑狠命的刺向程杉海,却仍旧无法前进一步,缪思的眼睛有白光掠过,能看到程杉海的指尖,有密集的线状物体彼此交织着。

  那是死亡构筑的丝线,硬生生的拦住了缪思的攻势!

  空气都仿佛正在凝结,二人僵持着,光明与黑暗的力量互相压制,一时间难分胜负。

  

  清脆的手机声打破了二人的僵局,是程杉海的手机响了。

  缪思紧盯着程杉海,生怕他耍什么花样,却看到程杉海仍旧是用一只手阻挡着自己的攻势,另一只手掏出手机,轻轻放在耳边。

  好机会!

  缪思刚准备蓄力抓住这机会破开程杉海的防御,却听到程杉海温柔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响在自己耳边,“李灏啊,怎么了?”

  李灏!李灏怎么会和这个男人认识?

  缪思听不到李灏在电话里说什么,就听到程杉海的声音带着蛊惑,“好,我让我的朋友去找你好了。”

  缪思整个人僵住了,如果李灏落在这个人手里,那么······

  就在这分心的一刹那,程杉海已经突破了自己的护盾,欺身来到缪思的身侧!

  糟了!

  手中的西洋剑被程杉海一个巧劲震落在地,自己的两只手也被程杉海扭到了身后,被程杉海单手抓紧,无法动弹。

  程杉海的气息压制住了缪思的气息,护盾消散在空气中,就连天使的羽翼也消失。

  此刻的缪思已经无力再抗衡程杉海,心一横,闭上眼睛说,“杀了我。”

  落入恶魔手中的缪思但求一死,他不怕死亡,死亡只不过是重回到天国,回到神的怀抱。

  “我怎么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掉呢?小天使。”程杉海附在缪思的旁边,他的气息打在缪思的耳朵上,让缪思很不舒服。“再说,你要是死了,李灏该有多难过?”

  李灏!想到了李灏的缪思剧烈的扭动起来,却被程杉海的力道钳制着无法动弹。

  “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我满足你,给你一死。”程杉海紧紧把缪思掐在怀里,他腾出来的另一只手一点点解开缪思的衣领,露出里面白瓷一般的脖颈,“不过,李灏也会给你做陪葬。他那么笨,黄泉路上有你陪着也不会迷路吧?”

  “这和李灏没关系!”缪思声嘶力竭的喊道,“你动他一下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第二条,就由你来满足我,留在我身边,直到你抛弃自己的信仰,成为堕天使。”程杉海的手中有扭曲的波动,渐渐从虚空中抓摄出一枚小小的耳钉。

  “这是······”缪思没有见过这东西,只知道这东西散发着无比污浊的光芒。

  “缚神之矢。用它来锁住你的神格,你的神格会成为我的东西”程杉海说,“不过除非你自愿带上它,不然是不会有效的。”

  缪思知道程杉海所说的神格是什么,那是自己和天国进行沟通的心灵感应,失去了神格并不会导致失去自己的异能,但是代表着自己再无法和天国的人民沟通,再听不到神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会带这种东西!”缪思怒吼,这个恶魔,分明是在玷污自己的信仰。

  “那样的话,就让李灏陪你好了。”程杉海声音带着一丝厌倦。

  李灏······

  我······

  耳朵上却传来微微一疼,程杉海正在用耳钉刺破缪思的耳垂,他的声音也是漫不经心,“想要李灏死的话就尽管抗拒看看。”

  缪思的心一紧,在一瞬间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神的感应消失了,引导自己向上的永恒之音······消失了······

  他无力的跌坐在地板上,惊恐的仰望着程杉海依旧帅气的面孔。

  程杉海轻轻抱起无力的缪思,走向卧室,他的声音依旧如同开始一般温柔,“我会等着你抛弃天国的信仰,留在我身边。”

  缪思苍白的笑了,“永远不会,就算没了神格我也不会听从你的声音。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信仰。”

  程杉海轻轻把缪思放在床上,解开了他的衣服,眼瞳中有猩红的光芒,“你不反抗了吗?还是说你很期待呢?”

  程杉海健硕的身体毫无怜悯的直末到底,又开始规律的冲击。

  疼痛,充斥着缪思的全身,鲜血从他的体内流出,带着仿佛不属于自己的无力感。

  他的眼泪流出来,清澈一片,却不是因为疼痛,他的声音因为痛苦而颤抖着,却仍旧清晰,“我诅咒你,你永远对所爱的人求而不得。”

  程杉海的幅度更加激烈,他毫无同情的捏着缪思的下颌,说,“你哭起来很难看,给我笑。”

  他的吻落在缪思的唇上,却无比冰凉,他的声音和他的心,亦是冰冷一片。

  “我不懂得感情,我也不知道爱。”

  温热和湿润成为糜烂的温床,所有的爱意和美好都在一点点撕裂。

    (第二卷,唇彩,结)
     (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