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作者:黒山      更新:2016-10-20 17:14      字数:1998
    俩人赶在二十三灶王爷上天的日子赶回了磨盘沟,狗头金叫山子藏在裤裆里了,长锁肩上的褡裢里装的满满的金沙,这趟回来,山子把垓上的好玩意儿都买了一份儿,像山爷头前儿那样,折腾了好几包,又到皮货店挑了几件合身的皮货,搁大车店租车的工夫,垓上一群小孩围着一个要饭的花子追着打,那要饭的也不跑,嘿嘿的傻笑着抢他们手里沾满土灰的饼子。

    山子瞅着,眼里有点潮。

    “那是你哥吧?”长锁明知故问。

    “他咋变成这样了?”

    “你说那小子啊,那就是个白眼狼,叫部队退回来那会儿,天天打自个儿老娘,骂老娘是老不死的累赘,累着他当不上兵了,老娘也不躲,前一阵子那犊子就疯了,说自个儿是长官,说老娘是特务,拿杌子把老娘给打死了,我还去瞅了两眼,脑瓜子都叫他打开瓢了,那叫一个惨呦!还是村里的几个掌事帮着发丧的,他就没人管了,疯疯癫癫,满垓串游,谁家看着可怜了就给点吃的,打那儿以后也没见他发疯打人,就由着他呆着没轰走。”大车店的掌柜念叨着,叫伙计从厨房端了点儿喂马的豆皮麻陈(花生大豆榨油后留下的渣子,一般都是喂牲口用),给了张解放,他抱着蹲在地上往嘴里送,嘎巴嘎巴嚼得满嘴白沫。

    “叔,你这有饼子窝头啥的没,那玩意儿是给牲口出的,人咋能吃那个。”山子给了掌柜的花生粒那么大一块金疙瘩,“以后您老受累帮我看着他点儿,给他点剩饭就行,有那些个没人穿得旧衣裳破棉裤啥的,给他几件。”

    掌柜的拿牙咬咬,俩眼都直了,没曾想当年那个小山民成了大财主,这金子都随便给,就着一疙瘩,自个儿剩下的半辈子都不定能花了,这小子得趁多少钱啊!“放心吧山爷,以后我就把他当亲儿子养了,二子!去给那小子整点饼子去!”

    自打上回离家,一晃眼儿就半年过去了,山子拾掇着家里,屋顶有点儿漏了,得补;屋里灶膛叫耗子盗了洞,得填上;被褥都发了毛长了蘑菇,得换;篱笆墙叫野牲口踩塌了,得修;俩人忙忙叨叨折腾了一半天,就当是扫尘了。炕琴(东北农村放在炕上装衣裳被子的木头柜子)都抬出来晒了,里边还有山爷的衣裳,几床新被面,山子小时候的衣裳,最下边一层拿油纸包着的一个小包,山子拆开了,里边儿是一块包小孩的小被子,被面上印着的花儿和字儿叫长锁愣住了:你家咋有日本鬼子的被子!这上边儿的字儿是日本字啊!

    山子也蒙了,我也不道啊,我咋从没见我爷拿出来过,这是我小时候用的吧?

    “你爹妈呢,没跟你说过?”

    “我爷说我爹妈早就死了,是叫日本鬼子打死的,我去垓上大人小孩都说我是我爷打狼嘴里抢来的。”

    “备不住你还真是个日本小孩呢,你瞅瞅,这还有日本鬼子的军衔肩章,这还有一封信呢……你搁山洞里还说见过那日本字儿,我说一个连自个儿名儿都不会写的睁眼瞎,咋会认识日本字儿呢……”

    “里边说的啥呀?”

    “我哪儿认识……写的啥息子…日本……东北……军团,剩下我都都不认识,别瞅了,要不就找个人问问。备不住你写给你的呢。”

    “……这玩意儿说不定是我爷干死过日本鬼子呢,许是从山里捡回来的……”山子心里头一团乱麻线。

    “谁道呢,管他呢,就算你是日本人,这会儿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能咋地,回日本找你亲爹妈去啊,备不住他们早就战死了呢!”长锁伸手去拽山子手里的被子,山子嚷了一声:“我不是日本鬼子!”吓得长锁不清,盯盯儿的瞅着山子,山子满脸通红,眼里冒着泪儿,扯着脖子嗷嚎,长锁抱住他,“不是就不是呗,你嚷啥呀,我也没说你是呀!别瞎合计,你要不乐意见着这玩意儿,咱就把它烧了,行不?”

    “哥……我不是日本鬼子……我不是……”山子搂着长锁一通哭。

    入夜俩人在院子里点了一大堆火,祭山神送灶王爷,山子瞅着那些日本人的东西慢慢的化成了灰,又抹了几滴泪花。

    “哥,你说我要真是日本人,你会杀了我给你媳妇报仇不?”

    “我杀你干啥!”

    “日本鬼子跑到中国来,杀人放火,坏事儿都做绝了。”

    “那也不是你干得呀?你眼巴前儿就是我的弟弟,老山爷的孙子,中国东北小爷们儿,谁把你养大的谁是你爹妈,打哪儿生出来那不算数,再说了,日本统治东北哪会儿,谁家没有个日本的玩意儿呢,那能说都是日本人吗?日本人也不都坏,那谁,四喜他们那儿不是有个日本人,专门给中国人送情报,帮着中国人打日本鬼子,那不是说是哪个国家的就一定好一定坏,中国还出了不少汉奸呢,他们坏起来比日本鬼子还招人恨呢,是不是?我跟日本鬼子打过仗,那小鬼子个头都不高,顶多到我脖子这儿,你瞅你,比我都高半个头,指定不是日本人的种儿。别瞎合计,一会儿我跟你去给山神爷上柱香,还得给山爷烧点儿纸钱,你这不孝顺的孙子,都半年没给你爷送钱了,估摸着他搁下边儿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了,再不烧纸,他晚上该找你来了,拿着铳子把儿抽你的屁股蛋子!”

    山子叫他逗得乐了,回屋准备香火烧纸蜡烛去了。

    大红的灯笼又照亮了磨盘沟,烧的旺旺的火堆,红通通的春联,屋里锅上炖着肉,温着酒,长锁包着饺子,山子哼着二人转烧火。

    “下饺子得先放炮,把咱们那五百响的鞭点上!”

    “好嘞!”山子欢天喜地的出去,噼里啪啦的动静在大山里回响了许久才散开。(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