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孤独的梦想家(一)
作者:这不是你的云仔      更新:2019-11-12 14:33      字数:1778
  第三十一章 孤独的梦想家(一)

  恒胖子约我晚上去听一个什么演唱会,准确地说是通知了我今天晚上的行程安排,我要做的是晚上六点钟时出现在大学生活动中心门口,然后“乖乖地”等待他出来,接着跟着他的屁股后面走就对了。有用这么拽的方式约人的吗?这家伙真是没礼貌呢,像是吃定我会去一样……不过还真是的,最近周五晚上的休息时光都被他霸占了。我带着他,他带着脑子,两双鞋随意地宠信一片新的土地,这种日子也不错。

  周末这么愉快,足以让我忘掉他越来越臭屁的大胖脸啦,于是蹦蹦哒哒地一路听着曲儿,提前半小时就到了大学生活动中心,打算今晚就“从了”他吧——去听听演唱会也没啥不好的,要是能提前吃点好吃的上路就更棒了!

  大学生活动中心,一楼有个舞房,靠墙的一面几个大大的玻璃窗,以前路过时,偶尔能看到校模特队在里面训练走猫步。我走到舞房那边,从玻璃窗望去,里面果然很热闹,一群人在排练着什么舞蹈,扫了一眼,没有发现恒胖子,但领舞的那个胖子却很夺人眼球,在音乐中,厚实的腰背和圆鼓鼓的肚皮,还有藕节一样饱满粗壮的四肢,配合起来确实异常灵活。而且,仔细瞅了瞅后,发现这人我认识——是庞韬学长。

  就觉得这身型挺眼熟的,而且他身上套的那件有卡通头像的白T恤,好像夏天时见我们班主任穿过呢!这两家伙真是够腻歪的,也不知道是情侣装,又或者根本就是同一件衣服,难道是同居了,额,好羞啊……自己站窗外欣赏了一下这灵活的身型,又想到之前看到他们俩在小树林里亲嘴的事,已经没有了当时惊吓的感觉,反而觉得真是挺美好的啊!

  正想着呢,视野一下被挡住啦,一块红色的绸布刚好贴在我正前方,一人大小。我正纳闷呢,红色的布开始调皮地抖动起来,然后降下来,露出了恒胖子的脑袋,大肥脸正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样子,笑得花枝乱颤的,还朝我吐了吐舌头。

  原来恒胖子和庞韬学长在排练一支“舞蹈”。看着摇动的红布,我怀疑他们的灵感来自于斗牛?

  恒胖子一笑起来,就感觉贼兮兮的,就像是小时候院子里秋风扫起的落叶,在地面打着旋,“勾引”着我一脚踩到他脸上去!

  我故作严肃地说到,“笑不露齿啊,大哥!克制一下,克制一下!”但看着他刚竭力抿上的嘴立刻就又龇开了,我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两个傻子。

  和恒胖子在一起时经常会这样,莫名其妙地笑个不停。感觉我俩就像是绑在一起的两串炮竹,多小的引线、多尴尬的段子都能点燃我们,只要我俩在一起,就能噼里啪啦个不停。有他在身边,就会感到莫名的安心,甚至喜欢不经意靠近时,鼻息里混入的他身上的味道。当然,有的时候喜欢安安静静地,一脚一脚踏着凹凸不平的盲道,思绪像夜风徜徉在弯曲的河面,思考着一些有的无的。

  今天是要去听一个叫王小熊猫的歌手的演唱会。

  路途还是很奔波的。恒胖子晚饭后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一切尽在掌握中,那个地方他虽然没去过但是已经查好了怎么去了,肯定顺顺利利,我们可以“优雅”地吃完晚饭再来杯CoCo,“呐,等你把这杯‘奶茶三兄弟’里的珍珠嚼完,我们就到了……”但是,铺垫了这么久当然是有个但是。先是已经查好的公交站,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挖没了,看着那被绿色铁皮围着的挖掘机,恒胖子一年尴尬地看着我,我只好默默地咬了一口珍珠。后来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到的园博园,弹唱会就在园博园里的一个Livehouse里。出租车在园博园外一个奇怪的地方停了,我们按着腾讯地图指示,打算穿过一个公园,再进入园博园,但万万没想到等我们循着路线走到公园门口时,又是一条被蓝色铁皮围栏隔开的断头路,公园这边又被挖了!果然,“武汉,每天不一样”!

  等我们赶到时,按票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了。钻到LIvehouse的二楼的一个小厅,一群人坐在地板上,或抱着膝盖晃着身子,或拿着手机调着参数拍照,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团,注意力都在舞台上那个抱着吉他的男人身上,头顶悬挂着几盏黄白的灯,洒下几道微弱的或白或黄的灯光,灯光很温柔地拥抱着黑暗,黑暗似乎也变成了浅浅的灰色的灯光。

  “诶,愣着干嘛呢?”他轻轻地对我喊到,“快过来坐”,又拽了拽我的衣角,示意我坐在他前面的空地上。空间并不大,大家都坐着,即使我这站着比较远,其实算下来离舞台都不到十米,我这种“雄壮”的男子杵在这不动,确实挺吸引目光的。感觉到一些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后,我赶紧坐了下来,慢慢融入到这种氛围里面。

  突然,感觉到肩膀上一重,我的心里一紧,一颗猪脑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鼻息吹在我脖子上,痒痒的、暖暖的,我的心又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