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三年
作者:ilove228      更新:2015-06-09 21:57      字数:2276
  “小陈,这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啊?”

  挚爱走后,我用一年的时间,努力工作,试图熬过我最痛苦的时期,本以为时间可以淡去一切,可是每一次出现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或者是某句话,我还是会瞬间想起他,想起那个我最幸福的时候,心就又开始疼的厉害,这似乎也成了一种病,一种终身都无法抹去的心病。

  “叫陈宇博,比刘能好听一万倍!哈哈!”

  一年之后,我跟许晴有了自己的孩子。怎么说呢,她特别想要一个宝宝,可是跟女生发生关系我真的做不到,我承认我有的时候很自私,当初为了大熊,一股脑的执着,却让我忽略了许晴的感受 ,最后我还是骗了她,我骗他我没有生育能力,然后我们去医院做了试管婴儿,然后就有了现在我怀里的这个孩子。记得大熊最喜欢小孩了,当初还逗趣的想让我生一个,如今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宝宝,可是他却永远看不到了,孩子的名字是我起的,陈宇博,陈与博,虽然人在两个世界,但是我知道那世界的尽头,他一定在看着我,等着我,守护我们,即使彼此看不见对方,但是我与大熊的心永远都会连在一起,就像我儿子的名字一样,陈宇博。

  唯一让我值得庆幸的是,孩子特别可爱,胖胖的,长的一点都不像她,完全是按照我的迷你版量身定做,当时我甚至有想过,如果宝宝像她,我就把孩子摔死要求重生,开玩笑!如果小熊像她,那还能见人吗!当然,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孩子生下来真的像她,那我也只能认命了,不过我也会依然爱他,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个宝宝,大熊也有份儿。对了忘记说,孩子的小名叫小熊,也是我起的,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懂的。

  又过了半年,因为许晴实在忍受不了我某方面的冷漠,我们离婚了,离婚的前一晚我们聊了很久,也说出了很多让我惊讶的话,她说她从上学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我,只是当初的我太过耀眼,她最终直到毕业也没有勇气说出口,直到他父亲事业的节节高升,直到他地位越来越高,于是她通过他父亲的一个介绍人,联系到了我爸,再联系到了我,他说她一直在关注我,她知道我离家出走,知道我去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她知道我跟另一个胖子走的很近,甚至我猜测她会不会知道我是一个同志呢!只是她没有说出口,可如果知道,那她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难道爱一个人会有如此这般执着吗?我有什么好?还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大坏蛋!至于为什么她会知道我这么多事情,她告诉我,在我工作的意创公司,有一个是她的高中同学,一个喜欢她很久的人,我努力回想,似乎公司里的确有一个跟我同龄的人,记得我上班的第一天,他还敬了一杯酒给我,没想到那里竟然潜伏着一个奸细,我竟丝毫没有察觉到!她说能够跟我生活这么久已经很满足了,她知道我其实并不爱她,这段日子她也想明白了,既然深爱一个人,她不应该那么自私,她更愿意让自己心爱的人活的开心快乐,听到这里,我心里酸酸的,那晚我情不自禁的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我唯一一次真心的拥抱……

  离婚的过程很平淡,没有任何的争吵,只是气坏了老爸,他在我们之间协调了好多次,但是都没能成功,如今任何事情都威胁不到的我,他也是无可奈何,对我来说算是一种解脱,可是对他来说,却是一种重大的损失,因为他失去了曾经的强强联合,不过我倒是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可还是委屈了许晴,虽然她长的不算好看,但是她很温柔,这一年半也特别感谢她对我的爱,只是,毕竟不是一路人,在我心里,我也只能把她当做一个妹妹看待,感觉我特别不是人,除了深深的愧疚,我无以回报,只能在分开的那一刻对她深深的说一句,对不起。

  孩子被判给了我,这是我们离婚之前商量好的,因为小熊对我很重要,虽然看的出来许晴同样很爱他,但是也不得不再次感谢她,她就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她把孩子让给了我,把她的全部都给了我,而我,依旧是一个罪人。

  三年以后,我带着小熊再次来到了这个城市,看看这里依然还在的朋友们,回忆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感叹着,伤感着。当然,每年的三月十二日,我都会回来一次,去看看曾经我跟大熊一起去过的那个公园,一起种过的那颗树,一起生活开心的日子。

  这一年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离婚的事情,我一直都没告诉过他们,因为他们一定会问个不停,我也懒得解释。小宇终于答应跟鑫源在一起,鑫源也辞掉了原先的工作,离开了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的意创公司,投靠起了小宇的公司,而小宇也众望所归的在今年升职为部门经理,想必鑫源在小宇手下工作,一定很幸福吧。不过最让我感到诧异的事情,就是小宇爷爷竟然跟刘哥妈妈走到了一起,这不得不感叹小宇的神奇,为了给他爷爷找老伴,真的够拼的。而且听刘哥说,虽然两人相差了六七岁,但是他们的感情似乎特别好,是那种相见很晚的感觉,刘哥母亲搬到了小宇爷爷家住,刘哥也搬回了自己家,他说他又把我当初住的那个房间租给了别人,此刻的我就坐在刘哥家的客厅里,刚刚有事离开的那个壮年,挺干净帅气的一个人,刘哥还不忘介绍了一番,就是他的那位租客,不过以我的判断推理,这么烂的屋子除了我跟大熊,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三个人愿意租,而且临走时细致入微的我发现,那个人的眼神,表情,简直太不正常了,记得当年那次小区散步的时候我就有点觉得奇怪,为什么刘哥对这个圈子懂的那么多,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也终于被我逮到了证据,用脚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不过想想当初我竟然跟一个土匪头子同住一个屋檐下,没有出什么事故,还真是庆幸啊!

  离开了刘哥家,我带着小熊来到了那个充满回忆的公园,愣神间,我看到远处的一个背影,把卫衣上的帽子戴在头上,正匆匆远去,恍惚间我甚至觉得那个人就是大熊,仿佛又回到了我第一次面试的时候,他再一次跟踪我一路来到这里。随后我无奈的摇摇头,感觉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原来思念一个人太深,真的会让自己产生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