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页,结城篇
作者:傻花      更新:2015-01-10 02:47      字数:5087
  其实我的故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之后剩下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被遗弃在曾经的时光里。还剩下一些记忆的碎片,支离破碎,勉强帮我拼凑出这个故事的原委。

  乐城的秋天,这个季节很美,空气中微凉的寒意流连在每一个人之间。

  却凉不过这个城市的人心。

  支离破碎的心,再无力支撑起乐城中的种种回忆,记忆中只记得程子凯倔强又委屈至极的脸,以及他微微低垂的眉眼,和眼睛中微微散开的细碎光芒。

  

  程子凯站在我面前,轻轻说,小佑。

  他有些愣愣的看着我,然后揉了揉眼睛,轻轻问,你在干什么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房间里有我,程子凯,崇飞宇。而我和崇飞宇是没有穿衣服的,房间凌乱,两个人的眉宇间都是纵情后的疲惫,崇飞宇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静静地看着我们。

  我已经不想再回忆昨晚的那一场绝望至极的欢愉,男人果真是将身体与心分的很开的动物,即便内心钟情深爱到无以复加,身体依旧可以沉沦进糜烂的情欲之中。

  我小声的嗫嚅着,却依旧没能阻止崇飞宇在身体上令人无可抵抗的肆意。任由他发泄完一夜的欲望,然后发短信让程子凯第二天早上来找我。那是崇飞宇的意思,要让程子凯看到这一切。

  所以那一时,纵然我心中是翻江倒海,我也只能躺在床铺上,无人理解,亦无人救赎。

  所以这一刻,纵然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我也只能站在他面前,无法拥抱,亦无法安慰。

  程子凯的气息有些不稳,他的面色苍白,沉默许久之后,他缓缓抬头说,你们去喝酒了吗,你再睡会吧。

  我赤身的站在他面前,心里的疼痛就像是被锋利的刀片轻轻划开。此时此刻,我宁愿他能出手给我一拳,也不希望他自我欺骗的给我找借口找台阶下。

  我下意识抬起头,脖子上项圈的铃铛响了一下,这一声清脆的响声如同炸雷。我怯怯的看了一眼崇飞宇,他抽着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我。想到了他的那些威胁,于是对着程子凯说,对不起,我和崇飞宇在一起了。

  说完之后的我的脑袋深深低了下来,不敢看他。

  程子凯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他不明白他已经卑微到为我保留了最后的余地,为什么我却连一点幻想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愣了一会,程子凯说,我知道,你和他在一起喝酒嘛,哈哈,我不怪你的,想睡的话再睡一会吧。

  他依旧不肯相信这个事实,强迫着自己强迫着我保留着那一丝丝念想。他不断地喃喃重复着,我知道,你不用解释的。

  说给我,也是说给他自己。

  但我不得不硬起心肠,我轻轻拉住他的手,说,子凯,我和飞宇哥在一起了,我们睡在一起了,所以,分手吧。

  程子凯愣愣的看着我,过了许久,他紧紧的抱住我,紧紧的抱住。在我耳边轻轻说,小佑,你在开玩笑对不对。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

  他的怀抱很温暖,原本我觉得平平淡淡的怀抱此刻竟让我贪恋无比,我闭上眼睛,只希望时间能再慢一点,再慢一点。

  那一刻在他怀抱的我心如刀绞,却仍旧不得不轻轻推开他,说,忘了我说过的话吧,对不起。

  我欠李毅豪与崇飞宇的那一份爱,我一个人还。程子凯应该幸福的,应该如同和樊盛阳的那个时候永远是快乐与单纯的。而不是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受尽折磨一辈子提心吊胆。

  而不是此刻他的眉眼,那么抑郁和忧伤。

  我无法拿程子凯的性命开玩笑,我做不到违抗崇飞宇鼓起勇气就和程子凯一起逃亡。

  因为很爱你,所以我不能让你有任何差错。

  程子凯的眼睛里渐渐泛出晶莹的反光,他吸了一下鼻子,带着哭腔说,小佑不能离开的,因为我是爱小佑的。

  我绝望的看着子凯,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在程子凯看来,却是决绝到无情的冷笑,因为我一字一顿的对他说,但是我不爱你了,你说,怎么办呢?

  你不肯碎掉的美好,我替你碎掉它。

  说着,我摘下手上的那串红翡还给他,却因为力气过大,皮筋断了,红翡全部散落在冰凉的地面,滴滴答答,如同此刻彼此破碎的心。那是心死的声音。

  原来仅仅是某个举动,也能让两个人的心,痛苦到无以复加。

  李毅豪说过,无论是多么入骨的深爱,终究有极限,如果有一天,施加的痛苦超过了那份深爱,那么那个人必将决绝的离开。

  即便那份深爱还在,但是这一世便再无相守的可能。

  程子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声线颤抖到不成样子,他说,好的,我知道了。

  他说,从最开始到现在,你想要的什么我不能给你?你想和飞宇哥在一起,我一样能给。

  他说,我承诺过给你幸福,我给你所有你要的一切。

  他说,我让你无牵无挂的留在他身边。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背影。

  我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就像将心缓缓浸入盐水中,酸涩中渐渐泛起痛苦。

  既然已经不是幸福的结局,我又何必强留你在我身边。

  我终于将我最爱的人从身边推开了,我无力的倒在床上,用一只胳膊掩住眼睛轻轻哭泣。崇飞宇将烟头熄灭,试图去安慰我,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最终缓缓落下。

  他轻轻说,对不起。

  这段感情终于画上了句号,一人穷途,一人末路。

  

  后来某个夜里,程子凯辗转来到李毅豪的身边,敲开了李毅豪的家门。

  他给了李毅豪一个拥抱,温柔如恋人。

  他轻轻抱着李毅豪,仿佛身陷一种迷茫与痛苦中,自言自语却是温情如此的话,让我照顾你吧

  他轻轻对李毅豪说,我给你不漂泊的港湾。

  他轻轻对李毅豪说,我们,在一起吧。

  

  他想,我能给你的安稳幸福,现在我全部给他。

  我让你无牵无挂心安理得的留在崇飞宇身边。

  这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

  

  只是,自己真的喜欢李毅豪吗?他这样问着自己的心,却渐渐泛起了一种近乎报复的疼痛感。

  

  李毅豪呆呆的看着他,他藏在口袋里的手攥着那枚樱花草的戒指,程子凯说得那么认真,他就差点真的以为程子凯喜欢着自己。

  只是如果真的是喜欢,为何程子凯的眉眼会是那样悲凉?他的眼睛看得透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李毅豪其实是不想拥有这双眼睛的,他总能看透别人的所思所想,他默默地忍耐,除了程子凯之外所有人的眼中都有着那一份歉意与怜悯。他不需要怜悯,他需要一个人能看透他内心中的那些小小的不甘与小小的心痛。

  有没有人知道,其实自己记得所有事情呢?

  有没有人知道,其实那份爱意一直埋藏在自己心中呢?

  有没有人知道,其实自己曾无数次的说服自己要坚强要勇敢,因为这个世界上就算两个人彼此相爱也未必能够在一起。夹杂着太多旧爱的两个人之间,只能被称为不适合。

  因为不适合,所以永远不得幸福。

  房间中很安静,时钟滴答滴答无情的刻画着爱情的轨迹,周而复始的陷入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

  李毅豪紧紧捏着口袋中的戒指,仔细的看着程子凯稚嫩却硬气的那张脸。他想,是不是留在程子凯身边,所有的灾苦,所有的不堪,所有的忧愁便再不会与自己相关了?

  是不是留在对的人身边,才能永世的安稳,永生的平静?

  那样,就算是心中没有那份深爱,也是值得的吧。他看得出程子凯眼中对莫晓佑的深爱,他也清楚的明白此刻的绝望悲伤有多浓郁当时的爱意就有多深。

  只是,自己真的喜欢程子凯吗?他这样问着自己,却渐渐释然。

  因为有些安稳与平静,是不需要爱情的。

  他一咬牙,轻轻松开口袋中的戒指。轻轻拥抱着程子凯宽厚的肩膀,笑靥如花的说,好啊。

  他想,他真的累了。

  他想,如今已经不是那个仗着年轻随意折腾的年纪了。

  他想,对不起,我最终不是那个等待你到最后的人。

  他们的脸庞渐渐拉进,他们的唇渐渐纠葛在一起。程子凯的唇柔软而甘甜,只是少了某种熟悉的烟草味以及某种霸道的占据。

  两个人,用对另一个人的深爱,换来自己的心安理得。

  那一刻,他胸口的伤疤像火一般的燃烧,体内的血液就像是不甘被束缚想要逃离自己的身体。那一部分不属于自己的血液充斥在自己的体内,提醒着自己另一个男人的温情。

  

  后来,崇飞宇给我换了新的发型,新的衣服,新的香水。我戴上了耳钉,换上了黑框,学会打领结,学会陪着崇飞宇出没于BEARS。

  他对我很好,只是脖子上的项圈从不准许我摘掉。我没有再上学,白天留在崇飞宇的身边帮助他打理组织里的事情,晚上留在崇飞宇身边帮助他解决生理上的事情。

  程子凯离开后我仔仔细细把那四散一地的红翡收集起来,少了一颗,于是串起来也无法再戴上我的手。

  崇飞宇每天早晨起床会为我做一顿早餐,然后仔仔细细的给我穿好衣服然后亲吻我的额头。他的吻轻柔小心,如同穿越了时间空间去亲吻隔世的恋人。

  我纹上了组织的图腾,日子一天天过去,从前的一切仿佛被遗忘在另一个世界之中。

  

  后来,李毅豪拿掉了戴了很久的美瞳,拿掉了耳钉,连同胸口的银质项链一起拿掉。他换上了白色的衬衫,再没有抽过烟。

  程子凯学会了做饭,李毅豪在楼下的花店找到了新的工作,每天下班之后就会顺道去一趟周围的菜市场,然后把买来的东西丢在厨房等着程子凯放学回来回来料理。

  只是程子凯时常会对着手中的一颗红翡珠子发呆,那是曾经他离开的时候捡到的。而李毅豪时常会捏着口袋里的一枚樱花草的戒指望着天,那是很久以前某个人送给他的。

  当然,彼此都不知道这个小细节,日子还是一天天过。他们如同其他情侣一般亲吻打闹拥抱,平平淡淡仿佛恒定在某个安稳的时间的断层里。

  

  后来,程子凯对李毅豪说,我们离开乐城吧。我带你回我的家乡。

  李毅豪愣了一下,说,好啊。

  离开这个城市,让李毅豪的心中渐渐泛起了一股忧伤,从开始到如今,他将最美好的初恋以及最刻骨的深情留在这个乐城,往后,无论他去往哪里,不在这个城市,那都该是毫无归宿。

  飞宇,我的归宿该是在哪里?

  

  后来,颜辉打电话告诉我,程子凯要离开乐城,和李毅豪一起。

  我愣了一下,说,是吗?

  崇飞宇的承诺始终有效,无论程子凯去哪里,他都将无病无灾,离开这个城市,他将和李毅豪过得无比幸福。我这样想着,心中却渐渐开始泛起了一丝害怕。留下这个孤零零的城市,留在这个城市的我,该是多么荒凉?

  子凯,我该是多么荒凉?

  

  后来,天开始慢慢黑了下来,黄昏的火车站熙熙攘攘,就如同此刻我的心,熙熙攘攘。

  我站在火车站的正前方,黄昏的光照在来来往往的人的身上,我找寻着程子凯的身影,我徒劳的一步一步徘徊在火车站的周围,每走一步脚下的地面都会不自觉的落下一滴泪水,星星零零,润湿在我走过的路上,成为一片绝望的海。

  仓皇的走在时间的道路上,毫无归途。

  我想见你。

  但我却寻不到你。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拉住了我,轻轻一扯,我便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的身子暖暖的,抱住我用下巴抵在我的头上,轻轻问,在找什么呢?

  我抬头,却是崇飞宇。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崇飞宇轻轻拉住我的手,如同对着恋人一般温柔的说,那就回去吧。

  我点点头,回头最后再看一眼火车站,天黑了下来,日光消失在天边的尽头,斑斑驳驳,影影绰绰的散在路上,如同我们消失掉的那些曾经。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又笑自己太矫情。

  这样不是很好吗?最起码程子凯会很好。

  对不起,我终究没能寻到你。

  

  后来,天开始慢慢黑了下来,黄昏的火车站人潮人海,程子凯拉着李毅豪,等待着火车进站。

  程子凯看了一眼出口的空地,那里人来人往,他似是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但是下一瞬便有另一个人拉着那个身影离开了,程子凯自嘲的笑自己眼睛花了,笑着笑着却觉得眼角湿漉漉的。

  过往被急促的脚步抖落成碎片,再无踪迹。

  即便到这个时候,我仍然还是很想你。

  我不想离开你。

  身旁的李毅豪挽着程子凯的手臂拽了两下,踮起脚用手轻轻摸了摸程子凯的脑袋,说,在想什么呢?为什么哭了?

  没什么,眼睛里进沙子了,所以流眼泪了。

  那好吧,李毅豪拿着票拉了一下程子凯,说,检票了,走吧。

  程子凯点点头,回身最后一次看这个乐城,当初为了找寻樊盛阳而来到这里,最终离开了自己深爱的人。他揉了揉眼睛,暗暗心想,这都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惩罚自己辜负樊盛阳,让自己永失所爱求而不得。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莫晓佑以后将无牵无挂。

  只是你,最终没来看我一眼。

  

  后来,走在大街上的崇飞宇,看着身边的莫晓佑,就如同看着年轻的李毅豪,他轻轻张嘴,告诉他也告诉自己,我爱你。

  莫晓佑抬头,看着崇飞宇,轻轻回应,我也是。

  

  后来,坐在座位上的李毅豪,看着对面的程子凯,就仿佛看着曾经的崇飞宇,他缓缓张口,告诉自己也告诉他,我爱你。

  程子凯转头,看着李毅豪,笑了笑说,我也是。

  

  深深克制之下的四个人,带着各自的悲苦,唤着对方的名字,却诉说着对另一个人的深爱。

  纠结于彼此心中不肯提及的亏欠与纠结,将对方推向了彼岸边缘。

  

  火车缓缓开动,黄昏下的沿途,很美,只是很忧伤。

  程子凯的心里感到一丝丝悲伤,他闭上眼睛,轻轻告诉自己,

  我的旧爱,最终不快乐。

   

  (旧爱之城结)(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