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甘蓝风起      更新:2016-03-01 10:03      字数:2877
    第三十四章

    “虹,来,吃早餐。”振系着围裙看着在镜前整理领带的男子,穿上了西装的他优雅而帅气。

    虹刚回来时,振开始还忐忑了很久,虹是大学毕业生了,回来后,还会和他在一起吗?还会住在他们的这个小屋里吗?但是虹回来后很自然的就把行李放回来这儿,才回的家,似乎住在这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振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暗喜着,只是回来的当晚,虹曾经看着他的眼睛问他:

    “哥,我回来了,你还要我不?”

    “要,怎么会不要?”振开心的说。

    “不管如何你都会要我,不会嫌弃我是吗?”虹问到。

    “当然,你是哥的虹啊。”振笑的合不拢嘴了。虹紧紧的依偎在他怀里,振没看到虹眼里闪过的忧郁。

    “哥,今天蛇哥的酒楼开张,下班后一起过去?”吃着清香的小米粥,虹说。

    “哦”振没答。

    “二哥、四儿他们都在,我不去不好。”虹看着振。

    “看看吧,不过,虹,我还是那句话,老蛇他们少接触为好!你现在有你自己的工作,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别人看到不好。”振淡淡的说。

    “嗯,知道了,我有分寸。”虹笑着回答。

    听着虹回答得这么快,振暗暗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虹和那几个在混在一起,虹回来了,大家也长大了,各自的路不同了,跟这些人混在一起始终不好,每次说虹,虹都答应得很干脆,从不反驳,但是过后也依然我行我素,这让振心里很不舒服,又发不了脾气。振总觉得虹这次回来,给他的感觉总是隔着什么一样,虽然虹更加的听话,不像以前还故意和他吵啊,闹啊,发小脾气什么的,而是,说什么他都答应下来,甚至很怕振生气,但是过后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这让振觉得虹似乎没以前那么纯粹,似乎有点油滑的感觉。但是又抓不住摸不着的。

    振今天工休,照例送虹出了门,回来收拾完家里,点了支烟,看着郁郁葱葱的小院,这些年振一直精心的照顾着虹种的那些花,整个小院已是绿色满园,花团锦簇,这些花成了振这些年的伴了,每一朵都像虹一样。坐在树下的躺椅上,振抽着烟,想着虹似乎只有看到这一院子的花,脸上露出的表情才是像当初那个虹,清澈的,见底的,喜悦和笑容。而不是总感觉到一丝客气和疏远。

    还有晚上,虹依然喜欢躺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睡觉,睡着了虹依然是眉头紧皱,似乎整夜都被恶梦侵袭。振叹口气,他能感觉到虹对他的依赖,有时吃饭的时候,虹都会一边吃一边拉着他的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就算和朋友在一起,有时兵、铁蛋他们来玩或者大家一起出去吃饭,虹都会在桌子底下、在黑暗中,悄悄的拉着他的手,每次都弄得他很紧张,要是被兵他们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怎么办?在大家的眼里,他就像虹的亲大哥一样,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对虹的好是另有原因。

    但是,振不明白,虹既然如此的依恋他,为什么在属于两人的夜晚时,虹却是紧张的,分开了四年,在大一的那个假期,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很多事就自然而然了,除了去看虹的时候振可以让年轻的身体尽情释放外,他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等着虹回来。现在每天每夜两人都在一起,于振来说,年轻的欲望就像一个出笼的猛兽,跳跃不已,但是虹给他的感觉却让他说不出来。

    看着院子里晾着的虹的衣服,振似乎又闻到了虹身上的清香,每一次,开始虹都会很紧张,振说不出那种感觉,紧张、排斥、渴望、顺从…吧?很少能完全的放开自己,振耐心的引导着他,温柔的引领着他,很少的几次,才能感觉到虹的完全释放,和以前那个在床上又踢又骂的虹简直判若两人,还很注重振的感受,只是每次过后,虹都会静静在他的怀里躺好久好久不让他离开。

    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虹不喜欢这样?每次觉得虹不是那么投入的释放后,过后几天振总是体贴的不去触碰,但是这样,虹又会主动的挑逗他,让他控制不住!虹的这种矛盾和反复让粗心的振也觉得有些别扭,难道是虹不喜欢?或者有其他原因?

    总之,这次虹回来,让他感觉到很多像迷一样的东西在他们之间,猜不透,赶不走。

    进了办公室,虹松了口气,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和振在一起,他不自觉的就会小心翼翼,虹知道,在他的内心里总是觉得欠振太多,他珍惜着振的爱,振的温暖,他很怕失去,越是这样,他越是小心,越是怕让振有不开心的时候,回来的这段日子,他可以说是千依百顺,他小心翼翼的深藏着那些秘密,那些黑暗的过去,在振温暖的怀里,听着振的呼吸,虹甚至觉得是不是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虹小心的和振相处着,全力的和振相处着!这样的刻意有时会让他感觉到好累!但是为了振,他愿意这样去做!

    整理完了资料,给老板说了一声,虹今天要去看一个新楼盘。

    回来后,虹没有去新闻单位、没有接受分配去铁饭碗的单位,而是选择了大部分人都还在忽略的房地产公司,虹的这个选择,曾让大家都不解,爸爸差点抡起棍子揍他,读了四年大学,回来有个正式工作,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好好去单位,又要跑去私人公司,怎么行!振也是很不解,但是虹知道,凭着虹这几年的努力和对时事的关注,虹敏锐的意识到,房地产行业才是个新崛起的行业,前途不可限量,于是,在职业的选择上,虹骨子里的那股子执拗劲让他不顾一切的做了这个决定!进了这个行业以后,虹开始用所有的精力来研究这个行业,电视上的经济频道,报刊上的任何一点信息都不放过,还在积极的准备着相关的资格认证考试。

    虹上了几个月的班后,看到虹的收入,振也是嗔目结舌,虹一个月的收入顶了他三个月的,振不由不佩服虹,这小子,就是聪明,本来就顺着他,现在更是支持他了!

    虹全心的做着自己的事,他就想给他和振一个美好的未来,经济是基础,虽然虹有了一笔不小的存款,但是那笔钱让他恶心,让他犹如恶梦般的缠绕,他不愿去想那笔钱,不愿让那笔钱出现在他和振的生活中。他要靠自己的努力,让振、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他不要让家人和振在这四年里为他白白的付出!所以,他必须要以超过常人的努力来为了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撑起一片天!

    虹在的这家“大地房产”,老板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精明的商人,在那个时候,公司除了建造一些小型的楼盘,还有就是一些房屋的置换、评估、中介等业务,这次要虹去了解的是一个空置的小厂房,收集资料做一个评估。老板总是会买入一些低价的厂房和民居,每次老板的一个决策,别人都是按照安排就去做了,虹却会反复琢磨这个决策,为什么老板要做这样的决定?这样的决定下一步又会如何去操作?因此在和老板开会或者汇报时,虹总是能提出自己的见解,很快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老板让他赶快把评估师的资格证考了,以后这一块有很大的发展。

    这家小厂房就在市内,不是很偏僻,之前是一个街道的工厂,类似于作坊,虹穿过小巷,找到了这家厂房,只有一个半瞎的老大爷在看门,说是看门就是在那住着,大门敞开,也没人进去。虹往里走,闲置的厂房显示出一片空寂,静得渗人,想来这儿也曾经热闹过,也曾经是热火朝天的聚聚了很多人的希望,虹不由暗暗叹气,世事就是如此,对吗?再热闹、再辉煌都会如云烟散去,只留下一片荒凉!

    走到一间房屋是,虹听到里面有悉悉索索的说话声,虹愣了一下,这儿怎么还会有人?怎么回事?不由往着有声音的房间走去。

    推开那个已经遥遥欲坠的门,适应了一下房间里幽暗的光线,虹不禁愣住了,在房屋的角落,蹲着七、八个脏兮兮的小孩,用警惕的眼光看着他,挡在前面的小孩,看上去要大点,手里握着个棍子,防备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