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先驱
作者:未涉世      更新:2016-08-10 23:59      字数:2773
    疼,这是有知觉以来第一个直观感受。手臂被石壁刮破划开了几个口子,鲜血混着尘土竟显得有些乌黑。连芯在不远处闪着通透的光芒,将周围照的敞亮。我感觉全身就像散架一般使不上力气,左腿好像陷进了泥潭中动弹不得,怕是已经折了吧。

    “唔……”就在我还迷迷糊糊沉浸在痛苦中,背后一声闷哼把我拉到了现实,枕背上似乎压着一个庞然大物,左手顺势拉到一只厚实的大掌。艰难地移动自己的身体,泪水却婆娑了双眼,坠落的时候,是大哥护在了我的身下,所以我还能在此时此刻苟活。但是大哥的伤势似乎不容乐观。我瞧见了他额头上还不停滴趟着鲜血,像打开的泉眼,绵延不绝。紧身衣也许有很好的保护作用,至少现在我看不到还有哪里有明显的伤痕,可是如果不尽快止血,大哥绝对会失血过多而亡的。我尝试着运作自己的肢体,发现情况没有那么糟糕,短暂的僵硬之后,手脚已经可以听从我的支配,刚才误认为已折断的左腿,其实是过度撞击后的麻痹,应该并没有什么大碍。目前紧迫的是大哥的伤势,他依然闭着双眼,嘴巴在急促地喘着粗气,也许是过于疼痛,他的额头渗出了许多汗水,夹杂着血液,仿佛决裂的堤口。我更加握紧大哥的手掌,生怕温热的掌心也会慢慢变得冰凉。周围似乎是个密室,举目望去没有发现什么布料或者能够包扎的东西,我脱下自己的T恤,将衣服撕裂成条状,轻轻地捧起大哥的头,看到他紧锁的双眉夹带着痛苦的呻吟我感到心都碎了。

    我的包扎技术很拙劣,但总算是止住了血,这时候大哥突然发出了几声呢喃:“宝儿,宝儿。”他在叫君宝,我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会本能地护在我的身后,或许他想救助的是他心目中的宝儿,而我莫名其妙就成为了他最重要的人,可是我不要被别人替代,我也想得到大哥厚重的疼爱,而不是作为一个傀儡和替身。大哥反馈似的握紧我的手,好像我会莫名消失一样。我将大哥头枕到我的大腿上,心疼无奈悲痛,大哥和我胸前的勾玉有种奇妙的化学反应,似乎我又回到某些时刻,眼前晃过几个场景,灰黑的火山口边,热浪在吐露着舌头,炽热的温度蒸馏着整个空间,那张满脸鲜血的脸庞又忽然出现,他的一半身体已被岩浆吞没,空气中弥漫着烤焦的味道,可男人依旧笑得很温和,好像这是个戏法一样,并不关心肢体的其他疼痛:“要活下去,宝儿。”湿甜的嗓音是那样宠溺和怜惜,我几乎要出声挽留。紧接着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双眼睛猩红充满杀戮的欲望,舌头正舔舐着鲜红的血液,而在他的左手抓着的,居然是血肉模糊的断腿,那断面参差不齐,还能看见大动脉不停往外喷涌着鲜血,这显然是用蛮力从某个人身上硬生生拉扯下来,我的瞳孔慢慢放大放大,看着那怪物用利刃般长着长爪的手向我袭来。0.01秒,我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却停不下来,我抱着大哥的头瑟瑟发抖,刚才的画面是如此真实,就像刻在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到最后,是不是我也会死在那怪物利爪之下?而那个无比温和的男人是不是也在那时候和我一起灭亡?我亲吻着大哥的额头,仿佛这样才能镇定我的心悸,男人的鬓角下巴有着厚重的胡须,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打理过,紧身衣下剧烈起伏的胸部,在这污浊的空间中呼吸着哪怕一点的氧气,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哥一口血喷出,我惊愕得瞪大了双眼,莫不是跌落的时候,他已经受了内伤了吗?外伤还能对付,内脏受损该怎么办?我突然慌了神。一只大手却在这时候抓紧我的手臂,“不怕……阿弟,我在呢!”大哥温和着双眼,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还是在梦境,下一秒却控制不住自己俯下身跟大哥的脸庞依偎在一起“大哥,大哥,我以为你要死了,呜呜……”泪水忍不住。

    “傻瓜,我哪里这么容易死,我说过的,我不会先你而死的。”大哥亲吻着我的脸颊,那样小心翼翼,毫不忌讳我咸湿的泪水。“刚才我确实在阎王爷那里走了一回,是你的力量,逼出我体内的淤血。”

    “我的,我的力量?”我回应着大哥的亲吻,却疑惑着大哥的解释。

    “以后你会明白的。”大哥的眼睛离我那么近,没有匪气没有怒目,亲切又充满怜爱。“阿弟,你压疼我了。”

    “啊?哦……”我似乎不愿离开这样亲密的距离,恋恋不舍地抬起了头。

    大哥用双手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似乎还是有点其他的伤痛,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这时候我们才开始认真端详起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圆柱体的密室,唯一可见的出口也只有头顶的那个陷阱,墙壁似乎是做过抛光的处理,在连芯的照耀下还能泛着光芒。

    “大哥,那是什么?”我努力朝光的45°角望去,发现了墙壁上果然另有乾坤,那里刻画着几尊罗汉,可式样却是有几分诡异,因为它们都闭着眼睛好像在打盹。

    “不知道,这里很多邪门的东西,我们要小心点。”大哥勉强站了起来,身体在适应恢复。我也伫立在他身旁。“这地上也有许多沟壑,看这条,一直延伸到了那里。”大哥偶然低头,看到了地板上也莫名有些疤痕,有道特别明显地伸向连芯无法照到的地方。

    “我们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出路?”我小心搀扶着大哥,顺势捡起了地上的连芯。悠悠的光飘忽不定,我们走的有点蹒跚。牵引着的沟壑在越变越大,似乎尽头存在某些泉眼,用水冲刷而成这些轨迹。

    这密室空间还真不小,走了好一会儿,才约摸可以看到石壁。同样的,罗汉壁画也雕刻到这里,地板的材质也越来越松散,到最后居然成了沙状模样。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前行,有种在沙漠中求生的感觉。冷不丁的,我被绊倒在地,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绞住。“阿弟,怎么了?”大哥关心地问。

    “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我感觉很不舒服,尤其在这种境况下,鬼知道是什么邪门的东西。

    大哥似乎不害怕,蹲着查看我定住的位置,猛地用手往沙堆中插入,将我脚旁的异物拉了出来,忽然锁紧了眉头。

    原来是一件黑色制服,竟然还柔嫩有致。显然质量非常好,在这弥漫着腐蚀味道的密室中还能保存如此完整。可大哥一句话也不说,下一秒却发疯地又继续掘起沙来,好像地下埋着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被大哥的突然举动给吓了一跳。可是他像着了邪一般丝毫没有顾虑到我,紧接着,似乎挖到了一个头骨,大哥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将头骨丢到一旁,而我已经大气不敢喘,这沙堆下还有骸骨?

    大哥用尽全身力气挖出了四件相同的衣服,有些衣服里面还留存着人骨,显然死者生前是穿着这些衣服的,可怜腐烂之后,遗骸都散落在沙堆里,无法见天日。可这是些什么人呢,从装扮上看他跟大哥穿的是一样的,不可能是古人。等等?我突然意识到,这些衣服分明,跟大哥和彭柳所穿的几乎一模一样?我的鸡皮疙瘩又出来了,这些死了的人跟大哥,是有联系的吗?   “阿弟,这件是你的。”大哥丢过来一件衣服,我虽然十分嫌恶,却听话地接了过来。

    “我的?为什么是我的?”我有点战战兢兢。却发现这衣服有着一勾玉的军衔:“勾玉?”

    “没错,这一勾玉的衣服是属于你的?”大哥眼神充满了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的?”我咽了口口水,声音都有点颤抖。

    “这是零号的衣服,埋着的应该是君宝的尸骨,而你是君宝!”大哥苦笑着,好像明白了某些事情,可我却怎么也理解不了,我?尸骨?死了?(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