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大结局及后记)
作者:甘蓝风起      更新:2013-06-30 16:42      字数:3473
    第四十六章(大结局及后记)

    这一天,风和日丽,天特别的蓝,一早,杜晨就随着众人在苏源的带领下,来到了绿荫掩映的那座古寺,“灵泉寺”,寺院不大,却是清幽雅静,庄严肃穆,苏源和师父合什行礼,大家都觉得十分局促,就连大鹏也安静了许多。

    杜晨看寺院的住持演智大师年纪也不大,就是四十来岁年纪,却是长得相当的帅气,自有一副庄严、恢弘的气势,不怒而威却又宽容慈祥,看得出来,苏源和他是极熟了,苏源以师之礼待他,而他以友之谊待苏源。

    当苏源说要到这儿来为恩恩和郑曦送行和做事时,杜晨曾问苏源,怎么又跟寺院扯上了,苏源笑着说,你以为我有那么大本事,能改变恩恩和郑曦的轨迹?这是需要更大的慈悲才能做到了,好在恩恩和郑曦都是救了人命,这是他们的福报,而要做到这些,必须得到佛力的加持,而演智大师是有着大慈悲、大智慧的人,这个事,非他不可。

    很简单,连恩恩和郑曦要在古镇落脚都有着一系列的程序和手续,虽然山林广大,不是你想在哪就在哪的,这也要得到演智大师的帮忙,所以不管是现实还是归去,演智大师都出了面,这是演智大师的大慈悲,也是恩恩和郑曦的福报。

    杜晨不知道还有这么复杂,原来苏源一直这样的做着事,安排着一切的去留,杜晨心里对苏源的感激和敬佩又增加了几分,苏源,你也是有大慈悲的人呢。

    苏源、郑晓和师父进了内堂,杜晨他们就呆在了院里,那肃穆的大殿,却是怎么也不敢踏入一步。

    法事开始,在庄严而慈悲的诵经声中,每个人的心里都安静而透明,杜晨、大鹏、韩星和郑晓在院子里静静的聆听。苏源和僧人在大殿。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物我两忘,没有了清风、没有了鸟鸣,只有诵经的声音笼罩了每个人的心灵。透彻灵魂。

    这样的肃穆和庄严第一次让杜晨有着震慑心扉的感觉,以前他到寺院不过都是游玩、从没静心的来感受过,而这次这种力量却让他欲罢不能。

    回来后,杜晨和苏源曾有这么一次对话:

    杜晨:“大骗子,和你去灵泉寺,我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心灵的震撼和宁静,真的好不一样。”

    苏源:“嗯,然后呢?”

    杜晨:“大骗子,我居然有一种出家的想法,你为什么不出家呢?”

    苏源:“哈哈,嗯,还有呢?”

    杜晨:“但是我又有个疑问。”

    苏源:“嗯,你说。”

    杜晨:“你看吧,出家是四大皆空,对吧,有戒律,要守各种规矩,我就想我出家后能禁得住诱惑吗?比如美食、美女、美酒、酒吧、这种迷醉的生活等等。”

    苏源:“啊,呵呵,继续。”

    杜晨:“所以我就想啊,要怎么样才能静心的出家呢?你看啊,有的是感情受挫了,心灰意冷,遁入空门,这是电视剧常用的桥段吧,有的是从小在寺院长大就自然出了家,如西游记里的唐僧,还有释迦穆尼佛,以前是皇帝,据说是突然顿悟了,出家了。我就想啊……”

    苏源饶有兴趣的看着杜晨:“嗯,继续,你想什么?”

    杜晨:“你看啊,大骗子,佛门的生活很是清苦对吧,我就想,释迦穆尼佛吧,是当过皇帝的人,该吃的他也吃了,该玩的他也玩了,该享受的他也享受了,对于种种富贵荣华也厌烦了,那就算出了家也值了是吧,再有什么东西也诱惑不了他了,当然可以静心修行了。但是其他的人,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经历吧,那这样的人出了家,真能抵挡住诱惑?会不会觉得不值?当他们面对他们从没见过的诱惑:或美食、或美色、或他们一直想追求的东西时,就真不会不动心?不会觉得不值?”

    “哈哈哈”苏源笑:“你能思考这个问题,是要表扬下的。对于像你这样之前对佛家东西不在意或排斥的人来说,开始想这些,是个好事。你这样想是因为你不了解佛教,或者是受到一些贩卖佛法行为的误解。

    我说过,佛学是一门教育,他包涵了很多很多学科,里面的智慧和学问是无穷无尽的,今天你说的是出家的这个问题,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以为剃了头、不吃肉就是出家了?不是。你以为就像那些电视电影上说的,感情受挫心灰意冷遁入空门?这也不是!当然每个人出家各自的因缘不同,但是,你要明白,

    一个真正的僧人是佛法和众生之间的一个桥梁,他们把佛学的智慧和慈悲传递给众生,讲经传承,传道解惑,而正因为这样的角色和身份,于众生来说他们是一个榜样,他们代表着佛法的本义和形象,也是以‘相’的形态出现,因此他们苦修、恪守戒律、宽容与慈悲、不再是他们自己,他们是无‘我’的,他们是属于‘众生’的,这是一种信仰,是一门学问!

    而真正明白、做到的才是出家人,所以你的那些担忧都是不存在的,既然已无‘我’,你那些诱惑又从何而来?”

    杜晨楞楞的听着,突然问:“那你怎么不出家?”

    “哈哈哈”苏源笑:“我给你说过啊,我是个做学问的。”

    连伯屋子旁,文建明的墓旁,多了一座新坟,一样的竹林掩映,一样的泉水环绕,一群人站在墓前,有些忧伤,却都带着舒心的微笑。恍然中,一对英俊的男子携手站在眼前,笑得如此灿烂与幸福,一个英挺潇洒,一个俊美纯真,两人微笑着对着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说:

    “谢谢。”

    “我要谢谢你们!”大鹏也紧紧握住韩星的手说:“你们让我懂得了珍惜,懂得了爱!”

    “要谢你们自己”苏源笑着对他们说:“因为你们守住了承诺!”

    在大家的默默的祝福中,那两个幸福的身影渐行渐远,那笑容却让每一个人深深的记着,无法忘记。

    “他们去了哪儿?”杜晨喃喃的问。

    “不管去了哪儿,他们都不会再分开!”苏源说,轻轻的搂住了杜晨。

    墓地旁的两棵树,枝蔓相交,绿叶相合,不分彼此,携手挺立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墓碑上,没有名字,没有相片,只有一句话: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夜晚,听着《哥哥》,杜晨写完了恩恩的故事,关了电脑,杜晨似乎又看见了那一对远去的,微笑的身影,幸福而永恒!

    “恩恩,你在那边还好吗?和哥哥一起很幸福吧!像韩星和大鹏一样吗?恩恩,你知道吗?你们的故事让大鹏像换了一个人,现在他们生意可好了,两人的感情也很好!谢谢你,恩恩,你一样要幸福啊!”

    伸了个懒腰,转头看见那个懒懒的靠在沙发里看书的苏源,杜晨不由心里微叹,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住进了他的家?这个人还有什么是能让他担心的?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让人无处可逃!也是因为有了他,恩恩和郑曦的承诺才会变得如此之美!

    杜晨不禁走过去,握住苏源的手,心里默默的说:“谢谢!”

    “怎么了?宝贝!”苏源顺手搂过他:“又想要了?小馋猫!”

    “滚!”杜晨心中对他刚升起的那一缕感激之情顿时无影无踪,对于莫名其妙被他吃干抹净这个事,一直想不通,关于他是不是下药了这个事也没个定论,总之,就这样上了他的床,也被他走进了他的心,这让杜晨郁闷不已!他曾傻兮兮的问苏源,苏源无辜说:

    “我早说了,这个问题得一辈子来解决的。你不信,就试一试呗!”

    “喂,我说大骗子,你真有这么大的本事?”杜晨想到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不由又问。

    “宝贝,我说过了,我是个做学问的人!你是不是觉得特崇拜我?”苏源坏笑着,又用那流转的眼波看着杜晨。

    “滚滚滚!”杜晨知道没法和这人说话。

    推开苏源,杜晨的情绪还在那座没有名字的碑上,想着那两棵树,突然想起,就在那天,大家都在看着恩恩和郑曦走的时候,连伯却独自坐在文建明的墓前,低声的说道:

    “明明,你还不原谅我吗?你看恩恩和郑曦都能相见,你就不能再让我见一面吗?见一面好吗?”

    当时没人去注意,也没人去听见,就连杜晨也以为是连伯的自言自语。这一瞬,这句话却异常的清晰,他不禁问苏源:

    “喂,大骗子,连伯是怎么回事?文建明是怎么回事?”

    “怎么?有兴趣?”苏源还在看书。

    “恩”杜晨说,想起那个有着独特气质的不像一个村夫的连伯。

    “那是另一个故事了!”苏源说。

    全文完

    2013/6/23日15点初稿完结

    2013/6/30午终稿

    后记

    《古镇飞檐之红尘颠倒》已全部完结。古镇飞檐将作为一个系列的故事,每部独立成章。而我们可爱的苏源教授,杜晨记者将带着我们走进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里,一起去感受这世间的悲欢离合!

    《红尘颠倒》这部文的这种题材和写作方式是第一次尝试,古镇是早就想写的地方,而写这部文的初衷却来自于《曾经山水》的遗憾,在现实社会中,很多的事情我们是无力的,有着无数的遗憾,于是我们寄希望于有一些神奇的力量,来完成,来完美,来让我们的遗憾变成美丽!

    本文我想说的是,或者是主题吧,是关于——“承诺”。

    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许下承诺的事 ,不管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我相信,在许下承诺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是真诚的,肯定的,但是真正能守住承诺的人有几个?总是有无数的借口和诱惑让我们把承诺当成了一句玩笑,一句话而已。但是,“承诺”是那么美,那么神圣的东西,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坚守!连天地都会为我们让步,连鬼神都会为我们哭泣!

    文中有涉及到一些观点都是本人的一家之言,自己的体会和感悟,如有唐突,请包涵。呵呵。

    谢谢大家坚持看完!

    甘蓝风起

    2013/6/30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