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师徒相会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11 16:09      字数:3811
    我到花园旁边的回廊上去找老头,他已经靠着柱子睡着了。我有些心疼,悄悄在他身边坐下,仔细看着他,他的呼吸那么平稳,轻轻的呼吸声却重重敲击在我的心上,我有些忍不住,在他额头轻轻亲了一下,没想到他忽然起身,额头重重撞在我的嘴唇上。

    我顿时吃痛,捂着嘴,眼泪几欲夺眶而出。

    老头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扶着我的肩膀,关心地问:“洛儿,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心里一阵好笑,看来以后这偷偷摸摸的事还是少做为好。

    老头看我不能开口说话的样子,笑着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轻薄我。”

    说完,也不顾我瞪着他的凶狠眼神,一把抱起我往房间走去。我感到有些晕眩,他还从没这样抱过我,况且我只是嘴唇吃痛,并不是腿脚受了伤,他这个样子到让我想入非非了。我用手搂着他的脖子,把头靠在她的脖颈上,老头脸上笑开了花。

    他把我放到床上,欺身上来,盯着我看,我实在不好意思,把头扭到一边。他掰过我的脸,在我额头,鼻尖重重亲了两下,用手在我嘴唇轻轻抚摸。我忍不住抖了抖,今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感到嘴唇上有些疼,他心疼地说:“嘴唇都流血了。”

    好在那阵起初的疼痛已经消失,我笑着说:“你今晚好像年轻了很多。”

    老头楞了一下,仿佛懂了我的意思,脸瞬间红了,道:“你真是磨人的妖精。不过,今晚玉公子和你说了什么事?”

    我这才想起,只顾着调情,差点忘了正事。我把梁玉带来的消息告诉他,并把魔教教主的那封信交给老头。

    老头面色凝重,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拆开那封信,看完之后,道:“看来道义门对西北志在必得。魔教教主已在苦无山附近,若是需要,他可以前来相助。”

    我心里一惊,魔教近来虽未为非作歹,但是正道中人对他们一直心存芥蒂,甚至痛恶,此番若是前来相助,会不会被质疑和道义门联合而来,意图不轨呢?

    “爹,魔教教主为何愿意帮助我们?”

    “当年我游历江湖时,偶然救了魔教教主一命,那是他还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我传授他一些武功,又照顾他数月,有事才离开。后来魔教的人找到他,把他推上教主之位。他为报救命之恩,在江湖寻我消息,终于找到。不过我不求他报答,只求他以后莫要为祸江湖,他与我击掌立誓。如今想必关心我等安慰,所以才会要来相助。 ”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魔教教主对于老头并不是单纯的报恩。莫非……

    我努力不去想,问道:“那众人要是看到魔教教主,岂非要杀之而后快?到那时道义门不用出手,我们自己人就要互殴而亡了。”

    老头笑着道:“他自从当了魔教教主,从没下过山,认识他的江湖人也几乎没有。所以你不必担心。”

    我有些吃味,道:“哼,你对他还挺了解的嘛。”

    老头看着我,笑着说道:“吃醋了?”

    老头躺下搂着我,道:“你看我这满头白发,还用得着吃醋吗?”

    他的话让我一阵心痛,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介怀,但是忍不住转过身,搂着他,把脸埋在他怀里。

    “睡吧,明天起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次日清晨,我慌忙到瑞王府拜托瑞王把信送到青云山浩然堂。睿王甚是惊奇,只是问不出我信中内容。我把梁玉说的事情告诉瑞王,他大吃一惊,吩咐属下前去其他地方请求支援。

    回到家里,梁玉已经不见了。

    老头笑着说:“我同意了魔教教主的帮助,所以玉公子已经把信送回去了,不出两天就能回来。”

    我心里稍稍安定,还好不会打乱我的计划。

    正说着,管家突然大喊:“老爷,我们家门口有人满身是血,摔倒了!”

    我和老头大吃一惊,慌忙赶去。

    那人面朝下趴着,只能感觉他呼吸好像很费力,因为每呼吸一次,肩膀都明显的起伏,而他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满是血污。

    我和老头慌忙把他抬起,看到他的一刹那,我们都吃了一惊,我忍不住大喊:“欧阳叔叔!”

    自那日关内一别也不过两日,他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和老头不敢怠慢,匆忙把他带到房内,放在床上。老头为他出去污衣,我则去请医仙过来。

    医仙看到欧阳宇的样子,脸上满是心疼和担忧,慌忙为他把脉,良久才舒了一口气,道:“只是受了比较重的皮外伤,没有内伤。只不过,他心头这个伤口再向内一分,估计我们也看不到他了。”

    “当初他是要回家,他家在中原中部,如今本应还在途中,怎会突然重伤倒在我家门口?”老头疑惑道。

    “苦无山距离这里来回大概两天,想必他在苦无山附近遇到了什么危险,想回来告诉我们。”医仙道。

    我惊道:“莫非是道义门?!”

    “极有可能。他这身上的伤痕看起来并不像刀剑之上,而且他胸口的重伤看起来像是枪伤,难道是……飞天枪神!”医仙惊道。

    老头面色凝重,道:“极有可能。以欧阳老弟的身手,江湖中能把他伤成这样的已不多见。不过,到底是谁,还要等他醒来才能知晓。”

    医仙叹道:“要他醒来,大概要等半月了。”

    梁玉回来时,并没有见到魔教教主的身影,我问道:“就你自己回来的?”

    梁玉道:“教主说先让我回来。道义门目前还没有进入西北,他要监视他们的举动。飞天枪神昨日据说与一个人打起来,受伤不轻。”

    我听了,几乎确认欧阳宇的伤情就是由那人造成的。

    我们每日守着欧阳宇,企盼着他早日想来,说一说他的遭遇。

    如此过了七日,管家通报说青云山浩然堂风云扬求见。我心里一惊,连日来担心欧阳宇,竟把梁玉的事情忘了!我慌忙找到梁玉,让他在床上躺好,在他躺下的一瞬间,我迅速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动弹不得,也不能言语,并告诉他:“你师父来了,你只管闭着眼睛,千万不要睁开,仔细听着。”

    风云扬进来时,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有些皱,和他之前倜傥的样子实在大相径庭。老头有些吃惊,风云扬却慌忙道:“王老爷,不知我那徒儿在哪?”

    我示意老头不要说话,我道:“风堂主要见魔教的玉公子?”

    风云扬急道:“是,没错。王公子给我送信,不就为了让我见他最后一面么?”

    我看到老头吃惊的样子, 朝他微微一笑,然后对风云扬道:“风堂主请跟我来。”

    风云扬脚步凌乱不稳,我不禁为梁玉感到高兴,看风云扬的样子,心里其实从未将梁玉放下。

    风云扬在门口看到躺在床上的梁玉,喊道:“玉儿!”

    他仿佛是在试探,看梁玉是否在骗他。

    梁玉躺着不动,因为他根本动不了。这在风云扬眼中有如沉重一击,他瞬间瘫坐在地上,眼泪喷涌而出,不停地颤抖着,哭泣着,良久,跪在地上,一步一步挪向床边。

    梁玉很配合,没有睁开眼。风云扬拉起梁玉的手,把脸埋在梁玉手里,哽咽道:“为什么!为什么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你死了,我该怎么面对以后的日子?连个念想都没了。”

    我静静走到风云扬身边,冷冷地说:“当初他跪在浩然堂前七日,忍受众人奚落,给了你七天的机会。你无数次从他身边走过,却都没有把握住,如今你还怪他?”

    风云扬抬起头来,满面自责与凄楚,道:“不错,都怪我。该死的本是我。”

    我想起当初和老头的样子,不忍再说什么刺激他的话,道:“你又何必这么说,他爱上你没有错,因为你对他好,你疼他。虽然你不接受,但是你不能怨恨他,不能觉得他爱你是耻辱。每一个人的爱都是纯善的。你以为他想爱上自己的师父,成为违背人伦的罪人?你知道他在你身边时受着怎么样的煎熬吗?他在自己身上用刀子划,用针刺,可是他忍不住!”

    风云扬默然不语,面上痛苦更甚,可是他没有制止我,仿佛希望听到更多关于梁玉的事。

    “你以为他被你逐出师门就恨你入骨吗?他是研制出‘黄花瘦’,可是他没有害过一次人,我爹中毒也与他无关啊!他很蠢,蠢到想你时,就虐待自己,只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他又很傻,他想见你也只能傻到用让人痛恨的方式,用抢夺别人东西的方式和你见面,因为他不敢再去那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如今他躺在你面前,你要怎么办就看你自己了。”

    风云扬哽咽道:“我……我能不能把他带走?”

    “为什么?”

    “他好的时候我没能陪着他,如今他就要死了,我想带他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用我的余生陪他。”

    “那你的妻子,女儿呢?他们又要怎么办?”

    “我妻子早已亡故,女儿也嫁做人妇,不常回来。如今我算是孤家寡人了,我要尽我所能弥补他,哪怕他下一刻死去,我也要陪着他,陪着他……”

    我看了看梁玉,他的眼角已经有泪水滑落,只不过风云扬没有注意到。

    我不忍再伤风云扬的心,不管他是不是个直的,此刻他对梁玉的疼爱已经无需考虑这个问题了。

    “倘若玉公子还有医治的办法,他若醒来,你该如何?”

    风云扬眼睛一亮,目光汇总满是希望,拉着我的衣角道:“王公子真能救他?”

    “你且先说他要是醒来你该如何?”

    “我……我……”

    我冷笑道:“你是正道大派,而他是魔教魔尊。本就已经是死对头,你还能怎样?”

    “若是玉儿愿意回来,我可以祈求掌门,让玉儿回山。”

    “回山?他既已经对你作出那等事情,你是让他回去受别人的指点吗?况且,他要是不愿意呢?”

    风云扬低头不语,仿佛有所挣扎,最终坚定道:“我决定了,我辞去浩然堂堂主之位,然后下山,无论如何,只要他能醒来,我决不再离开他。倘若他不愿意,我就跟着他,天下海角,碧落黄泉我都生死相随。”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如今得到这个答案,虽然是我想听到的,不过对于青云山来说估计是一个大的打击,而且还不知梁玉作何感想。

    我走早床边,在梁玉身上点了两下,梁玉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风云扬。

    风云扬满脸惊喜地站起来,少顷,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圈套,面带愤怒,张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风堂主,你也别生气。这主意是我出的,梁玉并不知道,你不要怪他。我只是想你们之间这么多年,互相牵挂却始终要像仇人一样,的确让人难过。只能出此下策,还望风堂主见谅。”

    风云扬闭目沉思,良久睁开眼睛,笑道:“多谢王公子。”

    说完,坐在床边,拉起梁玉的手,深情地望着。

    我极不情愿做电灯泡,悄悄退出来,为他们留下二人空间。关好门,准备回房,转身时吓了一跳,老头竟呆呆得望着我,我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喊了一声:“爹。”(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