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夜会梁玉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10 21:22      字数:3750
    两天匆匆赶路,甚是疲乏,洗完澡稍稍吃了点东西,就去睡觉了。等到醒来时,天色已黑,屋内已经燃起了油灯,老头正在灯下看书。他听到我起身的声音,慌忙转头,笑着说:“你这一觉睡得挺香啊,饿了吧?饭菜一直给你温着,我这就去给你端过来。”

    我朝他笑了一笑,起身洗漱。

    老头回来,我问他:“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老头笑着回答:“马上就要到亥时了。”

    我心里偷偷换算了好一会儿,亥时大概是九点,离玉公子相邀还有三个小时,时间很充裕。

    我一边吃饭,一边把玉公子邀我子夜相会的事情告诉老头。老头思索良久,道:“我看玉公子对你并无恶意,你尽管前去,我在不远处守着,不过需要提高些警惕。虽说魔教数十年来没有为非作歹,但保不定什么时候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点点头,笑着说:“我也感觉他没有什么坏心思,我告诉你只是怕你万一发现了会吃醋。”

    老头的脸瞬间有些发红,瞪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就会胡说八道,好像你每天不损我两句,你都不知道日子怎么过下去。”

    我咽下一口饭,笑着回道:“好像还真是这样。那你说,我要不告诉你,你会不会乱想?”

    老头只是笑着看我,也不说话。

    我意会他的心思,朝他暧昧的眨了眨眼睛,他的脸更加红了,看得我呛到自己。

    老头有些埋怨的神色,道:“吃了饭还不老实,小心呛得话都说不出来。”

    我堪堪忍住咳嗽,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仿佛菜的味道也变得更加美味起来。

    还没到子时,我就已经在花园中静坐等待玉公子,我实在是好奇,他究竟找我商量什么事情。子时一到,玉公子如约而至。

    “没想到王公子这般渴慕在下,竟早早在此等候。”又是欠揍的笑容,又是欠揍的语气。

    “我只是好奇你要找我商量何事,而非对你的人有任何兴趣。”我白了他一眼。

    “王公子快人快语,倒叫在下有些无地自容了。”

    “玉公子不必在我面前多费唇舌,还是留些心思花在风云扬身上吧。”

    玉公子面色一变,有些薄怒之意。

    我笑道:“如今风堂主还是玉公子的软肋么?”

    玉公子冷哼一声,也不置可否,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有些尴尬,慌忙道:“不知玉公子深夜相邀,所为何事?”

    他面色稍稍安定,坐下来,说道:“此前我教教主送与令尊的书信有误,当初截杀你们的主谋已经查清,就是道义门大当家。虽然此时说来已经晚了,不过想必用不了多久道义门的人就会找到你们这,借些钱财,你们还是早作防备的好。”

    我心下大惊,着实没想到这西北之地也被道义门盯上了。我家生意范围虽然早已被老头收缩,不过想来当年盛况空前,才会被道义门盯上了。若真如刘洪林所说,那来的人想必武功不会差。

    玉公子看到我神情凝重,笑道:“道义门的势力现在还没有扩散到西北之地,不过也快了。苦无山以南,烟霞山以东各地的小门派都被他们收服,一些大点的门派也被冲击的损失惨重。下一步就是这西北大地了。”

    “不知玉公子可知道,要来西北之地的是何人?”

    “道义门负责西北的是天堂堂主——飞天枪神陆集,传说他的双枪已经不是人间所有了。而且,他们大当家甚为重视西北,还派了蓝绿两位圣使前来相助。这两位圣使是何人,又有怎样传奇的功夫,我就不知道了。”

    “多谢玉公子前来提点,王洛之前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玉公子的信息的确太过重大,我不得不对他感激万分。

    玉公子听到我得感谢,一时愣住了,良久才道:“我叫梁玉,以后还是不要再叫我玉公子,听着甚是难受。”

    我也被他的话一时搞得摸不着头脑。

    “其实,那日前来,我的目的的确不是冲着炽火石,而是想和他见上一面,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到他了。只是,他一般不下山,而我又不想回到那个伤心之地,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你见谅。”

    他的话题转得太快,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会,道:“无妨。我这个人对于不好的记忆往往忘得很快。”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记得“恨无常”一事,忍不住问道:“你只有那一次来过我家吗?”

    梁玉点点头,疑惑道:“是啊,难道有人冒充我,来贵府闹事?”

    我将风云扬受伤一事,老头中“恨无常”之毒一事都告诉了他。少顷,他眼中有怒火在熊熊燃烧。

    “可恶!除了我,谁都不能伤他一分一毫!”少顷,他觉得自己失态,控制好情绪,道:“‘恨无常’虽是我在‘黄花瘦’的基础上研制出来的,却从未使用过,当初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他。我研制出来之后就放在库房内,没有动过。难道……我教内部出现了内奸?”

    “不无可能。想想道义门突然的出现,肯定是谋划已久的事情,贵教内部想必也不全都是贵教教徒。”

    “等我回去秉明教主,一定要把他们处理干净!”梁玉咬牙切齿道。

    看他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我恍惚觉得,魔教众人也并非十恶不赦,可恶至极。而且,如今道义门为祸江湖,魔教竟然没有和他们狼狈为奸,反而将消息送给我们,不由得让人觉得奇怪。

    “今日来,还有一事,教主托在下带来一封书信给令尊,还望王公子转交。”

    我接过书信,放在怀里。梁玉又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我看,我实在受不了他的眼神。

    “梁兄,难道在下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他有些羞赧,道:“我只是好奇,当初你为何就那么肯定,我心中还有他的位置。”

    我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一个人若是爱着另一个人,总会情难自禁流露出关怀。当日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

    梁玉有些疑惑,道:“说来奇怪,我见你第一眼就觉得很是熟悉亲切,而且你的脾性和我太过相似,我竟忍不住想和你说说心事。”

    我有些无语,自从来到这,好像每个人都觉得我很熟悉,每个人都忍不住要把自己的故事说与我听。我真的很害怕自己知道的太多,会被他们联合起来灭口。

    我笑着道:“我若是知道的太多,梁兄该不会要杀我灭口吧?”

    梁玉笑着道:“王兄玩笑了,我若不想让你知晓,又怎会说出来。只不过我心里抑郁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实在是我之幸。”

    我心里苦笑着,道:“在下愿闻其详。”

    其实我也是挺好奇,当初风云扬口口声声说他错怪了梁玉,还让梁玉跟他回去,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梁玉眼神朦胧,道:“我五岁时,家乡闹饥荒,家里人都饿死了,我奄奄一息之时他仿若天神出现,对我百般照顾。后来带我上青云山,收我为徒,我把他奉做神明。他喜欢的我也去学着喜欢,他厌恶的我也厌恶,他疼爱的我也疼爱。在被赶下山之前,我就是他的翻版。我不知从何时起,就喜欢看着他,看他的一举一动,仿佛人生因此圆满。后来,我和他一起洗澡时,突然有些异样的情怀,这让我很是惊慌。”

    “为了让自己变得正常,我在自己胸前,胳膊上用针刺,用刀划,可是无济于事,我开始彻夜的想他,想躺在他身边,想拥着他入眠。我知道这一切都太疯狂,他是我的神,绝对不允许冒犯,我只能加倍的折磨自己。他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对我一如既往的疼爱,甚至要把我的小师妹,他的女儿许配给我。这种疼爱,比毒药还要猛烈,还要让我痛苦,每天我的心仿佛被万蚁同噬。”

    说到此处,梁玉已经泪如雨下,而往事的情景好像并没有让他痛苦,反而更像是一种慰藉。

    “我虽然痛苦,但是又不愿离开他,所以在他的教导下,我整日耗尽全力练功,只有疲累至极方能安眠,这也让我武功大进。在离四堂会武的日子不远时,二师伯的大徒弟李辉约我一同饮酒,他本是打算在酒中下毒,耗我内力,不过我心里痛苦,竟把爱慕他的事酒后吐出。李辉后来使计,把催情的药放入酒中,又不知是如何给他服下同样的催情药,把我们关在一室,我们二人意识模糊,竟然赤身露体,苟且交合。次日清晨,师娘师妹突然出现,见到此情此情焉能不怒?!”

    “他也为我深感羞耻,不听我的解释,我在浩然堂前跪了七日,他每每从我身边路过,不闻不问,置若空气,师母师妹和众同门对我冷嘲热讽,我心碎离开,投入魔教,魔教教主对我深表同情,传我武功,立为魔尊。虽然当时恨他入骨,却又知道怪不得他。他本待我如几出,把全部希望寄托于我,是我的不正常,让他失望,沦为笑柄。每每想起他种种好处,我心痛难忍,只能在身上划得伤痕累累,才稍觉心里舒坦。”

    看着梁玉泪流满面,我忍不住握起他的手,轻轻拍了几下,道:“你没有错,他也没有。你有权利去爱每一个人,他也有权利拒绝任何人的爱慕。只是,此事阴差阳错,才让你们落得如今地步。可恨那李辉,竟如此卑鄙。”

    梁玉止住哭泣,道:“李辉害我之后,又用此法祸害其他同门,后被掌门发现,我才得以昭雪。李辉虽然被驱逐下山,但已经被掌门挑断筋骨,震碎奇经八脉,生不如死。”

    “他活该!”我恨恨道。

    梁玉仿佛被我的反应逗笑了,道:“没想到你竟这般嫉恶如仇,看来我今夜不虚此行了。”

    “如今你可想过要和他和好如初?”我忍不住问道。

    梁玉惨然一笑,脸色有些发白,道:“有些事,已经回不去了。即便我仍旧深爱着他,可是他已明了我对他的感情,还怎么会像当初一般疼爱我?与其和他生活在一起不尴不尬,我倒宁愿这样,让他时时记挂,也倒不错。”

    “可是,这样岂非苦了你自己?也苦了他?”

    “王兄何出此言呢?”

    “据我观察,那日他看你的眼神好像满是担忧和心疼,也许他真的不介意你的感情,也许他真的希望可以见到你。”

    “王兄何必如此说,到教我心里生出希望,反而生不如死了。”

    我心下一惊,哀莫大过心不死,的确如此。

    “我倒是有一计策,但是你必须听我安排。今日也不早了,我们且回去休息,明日我修书一封,求瑞王送往青云山,你且好好等着。”

    我神秘一笑,梁玉有些困惑,但是我的话对他来说诱惑甚大,他满眼都是期冀,道:“全听王兄安排。”

    我把梁玉送到客房,慌忙去找老头,道义门的事绝对不能拖,一定要提前准备应对。(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