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道义门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10 13:45      字数:3522
    次日,刘洪林醒来,看到我们众人在守着他,眼中有些感动,他勉强坐起来,笑道:“都在呢。”

    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是尴尬地笑着。

    老头走到他跟前,问道:“感觉怎么样?”

    刘洪林笑着回答:“我没事的,老爷。除了感到很虚弱,其他都很好。”

    老头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你的脾气也太刚烈的一些,怎么就那么冲动呢?”

    “我妻子惨死,无处安置,我因出门匆忙,忘记了带盘缠,又不愿乞讨,只能卖身。承蒙老爷看得上,予我葬妻之资,我又怎能让老爷为难?我这一身武功废了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我如今已是废人一个,恐怕难以再跟随老爷,侍奉左右了。”刘洪林的话中带有少许落寞。

    老头笑道:“你且不用难过,先不说你现在手脚健全,就算你身体残废,动也不能动,你也是我王家的人,你安心养着,等到身体彻底好了,随我到四海镇,助我打理家业,岂不两全其美?”

    刘洪林泪水涌满眼眶,道:“老爷大恩,我只怕永生难报了。我虽已不会武功,但是剑法还是记得,若是公子不嫌弃,我想日后把剑法教与公子,一来也算稍稍报老爷大恩,二来也不使我的剑法就此淹没。”

    刘洪林看向我的眼神有渴求,有火热,还有些羞涩。

    我不忍心拒绝,老头也点头向我示意,我笑着对他说:“能得‘留不住’的垂青,我实在是三生有幸,又怎会拒绝?”

    刘洪林激动到落泪,道:“如此甚好,甚好。也不枉我刘洪林此生在这世上走一遭。”

    他的模样让我有些难过,我忽然跪在地上,向刘洪林叩首,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刘洪林大惊,挣扎着想要下床,老头按住他,道:“你既然决定把剑法传授给洛儿,当受得此大礼。”

    刘洪林慌忙道:“不可啊,我本是老爷收买的下人,公子如此待我,岂非要折煞我了?”

    我笑道:“江湖中行走,重在义气二字,又怎会拘泥于身份呢?”

    刘洪林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良久才叹息着道:“老爷父子二人如此仁义,我不知修了多少世善举才能让我此生遇到二位。”

    老头笑道:“老弟就不要这般客气了。我又是想要问一下,你家中不知出了何事,竟会让你夫妻二人逃命异国,慌忙中还忘了带足盘缠?”

    刘洪林眼中有些许惊恐,愣了一会,道:“不是我家,是整个中原武林出了大事。”

    众人听了,甚是惊讶,我们离开也不过数月,在短短几个月中能有什么大事发生?

    老头慌忙道:“出了什么大事?”

    刘洪林咽了一口唾液,道:“数月之前,江湖中突然出现一个大的帮派,名曰‘道义门’,而道义门刚出现江湖,就已经把众小门派收聚门下,银箭山庄,毒宗,雨燕派,五湖十河等都已归顺。更令人吃惊的是,江湖中有名的一些独行高手有一大半也都被其揽在麾下,剑指苍穹廖一凡,五花婆婆杜真,刀王之王黄腾,二龙山五虎,芒砀山七杰等都已臣服。如今他们的势力遍布中原南北东西,除了南荒之地,都有他们的分舵。”

    众人听了,着实一阵大惊。先不说那些独行客,就他讲的那些三教九流的门派,我们来回路上见得也不少了。难道当初拦杀我们的幕后主使既不是武林盟主,也不是魔教,而是道义门?

    “那他们当家人又是何人?”老头急道。

    “江湖中没有人知晓。因为道义门虽出现短暂,却势力非常,而他们的大当家也从没出现过江湖。如今只知七堂八使三十五分舵,八使直接听命他们大当家的,七堂分管三十五分舵,每堂五个分舵,设五名堂使。他们四处威逼利诱独行的高手,若是不从就格杀勿论。他们找到我,我不从,他们就夜袭我家,我和贱内侥幸逃过一命,不敢留在中原,才来到这里。”

    “可知八使七堂主都是何人?”

    “我只知地堂主剑指苍穹廖一凡,主管国都附近。鬼堂主五花婆婆杜真,主管中原东部。星堂主刀王之王黄腾,主管中原东南部。好像还有一个鬼面人,貌似是八使之一,就是他夜袭我家,武功比我略高一些,但还杀不死我,所以我和贱内方才逃脱。”

    众人此刻都眉头深锁,这么一个毫无预兆的大门派,若不是早已预谋很久,又怎么会如此突然雷厉风行的出现?而且能把这么多门派和高手收到麾下,若非财力雄厚,当家人武功卓绝,怎能办得到呢?

    “那其他门派有何举动?”

    “道义门虽名曰道义,却在江湖上行不道义之举,有三个门派因为抵死不从,已经被全部灭门,手段极其残忍。青云山, 罗云垌, 华峰浦的掌门已经和武林盟主会和,据说江南云家和北方霍家也被道义门骚扰,前来与众掌门相会了。至于接下来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医仙叹息道:“最近的一次武林浩劫还是前朝时,中原武林出了一个魔头,为练神功,不惜日夜吸食人的精血,杀人如麻,江湖中痛恨其行为,又对他无可奈何,最后有一位义士服下剧毒,让那魔头吸干他的精血,魔头最终中毒而亡。不过此事已经距今七八十年,我也只听师父提过此事。如今道义门比那魔头还要恐怖,他们几乎掌握了大半个武林了。”

    众人俱是面带忧色,恐怕又将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了。我心里不禁苦笑,从来到这个地方,仿佛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难道我想和老头平安度日,就真的那么难么?

    许久,老头开口道:“如今也只有等待瑞王回来,我们再商量对策。”

    三日之后,瑞王带着两千精兵归来,面色甚是疲倦。众人待瑞王坐定,把刘洪林所说之事告诉他,他大惊道:“竟有此事?!我们只能连夜赶路了。”

    两千精兵护送我们,场面甚是壮大,北侠镇的人前来围观,“目送”我们好久。

    两日连续赶路,没有遇到一次伏击和危险,大概本是准备拦截我们的人看到这番情景,已经偷偷潜回中原。

    看着不远处的城墙,我心里未免生出很多感慨。当初随众人离开,心中豪情万丈,当日的《天地武魂》的歌曲仿佛还在耳边回荡,要在这里闯一闯的豪言还激荡在心胸,只是多了一丝顾虑,我忍不住看向老头,他面色疲累,但很是平静,我有些心疼,又有些安心。

    瑞王向带兵的将军道谢,并把随身玉佩交给将军,嘱托他带给异人国王。我心里很是好奇,为何不在王宫时就交给异人国王呢?

    我偷偷靠近瑞王,道:“师父,你为何把玉佩送给异人国王?”

    瑞王叹息着道:“异人国王待我等不薄,权当感谢了。”

    我将信将疑,用猥琐的口气说道:“难道不是定情信物么?”

    瑞王顿时无语,瞪着眼睛看我,许久才笑着说:“小媳妇,这是吃醋了么?”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的醋甜得要死,我都忍不住要恭喜你们了。”

    瑞王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为什么非要觉得我和异人国王有些什么才开心呢?”

    我奸笑着看他:“因为你每次从王宫出来都一脸的疲惫,让人不得不多想。”我看瑞王脸色不好,慌忙伏在他的背上,撒娇道:“师父,不要生气哈,我什么也不说了,要不你打我,你打我吧。”

    瑞王无奈的道:“真拿你没办法。你这个样子,真应该赶紧找个人嫁了,不然男人女人都要被你祸害。”

    我心里一惊,他总不会看出点什么吧?我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此刻也下定决心,再也不八卦他的事情了。

    看到久别的墙院,不免一阵感慨,当初刚来到这,被老头瞬间一击即中的感觉突然冲出,又消失不见,那种味道让我忍不住看着老头。刚来时下定决心搞定他,没有想过为他考虑,也没想过受到伦理的批判会怎么样,只是单纯的冲动,谁曾想后来竟会受到那般的煎熬。不过如今一切都还好,我的目的和心愿都已达成,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进了关,众人各自道别。孟逐,左秋容,刘洪林,医仙跟着我和老头回王府。

    “小全,给老子滚出来!”

    老头笑着拍了我一下,示意我有些太过。我实在太高兴,虽然在这个院子里没有住多久,但是总感觉只有这里才是温暖的源泉,才是我真正的家。

    小全一路小跑出来,看到我和老头,激动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喊道:“老爷,少爷,你们终于回来了!”

    老头笑着说:“好了好了,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还哭哭啼啼的?”

    小全高兴地道:“我是太高兴了。管家现在正在准备热水和饭菜,让我现出来迎接老爷和少爷。”

    我们正准备要进去,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白衣胜雪,面目俊秀,一半青丝一半白发,和他年轻的样貌有些不和谐,却有种惊艳的美。

    除了刘洪林和小全,众人都是大惊,道:“玉公子!”

    我实在没想到在这竟能见到魔教的玉公子,他来所为何事?总不会是来打架的吧?

    小全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委屈地对我说:“少爷,这人在我们这白吃白住两三个月了,我赶又赶不走,打又打不过。”

    那玉公子笑道:“在府上叨扰许久,真是不好意思。王公子真是让在下好等啊。”

    众人又是一惊,我也是不明就里,问道:“不知公子找我何事?”

    他粲然一笑,仿佛玉兰花开,道:“当初我说过,有空时一定要和王公子畅谈畅谈,所以我是来履行约定的。”

    这人真是脸皮厚,当初他话一撂下人就走了,我又没有答应他,于是回道:“不知玉公子身上的伤可好些了?莫不要畅谈之时突然伤重晕倒,到时候不免又要麻烦医仙了。”

    玉公子脸色微红,似有薄怒,不过稍纵即逝,道:“王公子妙语连珠,在下甘拜下风,只是诸位站在门口,倒有些显得我喧宾夺主了。”

    众人这才进院,那玉公子趁我在他身边走过,慌忙拉住我,轻声说道:“子夜,花园,要事相商。”便飞走不见了。

    我暗暗纳闷,他能有什么要事和我商量呢?(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