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留不住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09 22:33      字数:3471
    因为不知北侠镇外是否有重重危机,所以众人先在城内修养,瑞王原本是要修书一封请求异人国王送往中原皇帝处,后来考虑这一来一回又是很长时间,最后决定亲自前往异人国都请求异人国王派兵护送我们回去。

    我们众人在北侠镇真真无聊,只有四处闲逛。北侠镇此时人声鼎沸,街上行人来往不绝,街道两旁店铺小摊叫卖之声不绝于耳。我不禁想到那些死在城中的人,孤寂地躺在地下,与这番热闹景象天壤之别,不禁唏嘘不已。人活一世,不知何时就会遇到灭顶之灾,倘若生前不懂生命宝贵,不去仔细享受与所爱之人相处的分分秒秒,不珍惜有朋友之间的点点真情,弥留之际大概会后悔遗憾,死后也难以瞑目吧?

    我不自觉地抓起身旁老头的手,紧紧握在手中。老头想用力抽出,最后还是任由我握着。良久,我才想起此刻正处在大街上,慌忙尴尬地松手,看向周围,还好没有人注意。

    老头笑着凑向我耳边,道:“怎么舍得松开了?”

    我感觉脸有点发热,心里实在尴尬,也不理他,快步向前走去。

    老头慌忙追上我,笑着问:“生气了?”

    我笑着回答:“没有,我脾气那么好。”

    老头一脸的无可奈何,道:“那就好。你要是生气,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哄你呢。”

    我奸笑的看着他,道:“肉偿呗。”

    老头顿时无语,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忍不住道:“你整天满脑子能想点纯洁的事情吗?”

    “只有满脑子不纯洁的人才会认为别人也满脑子不纯洁。”

    老头张着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说出不出来,只好低着头,黑着脸。

    我学着他的口吻,问他:“怎么了?生气了?”

    他抬起头,笑着说:“没有,我脾气那么好。”

    我顿时无话可说,老头笑着看我,我瞪了他一眼,往前走去。前方聚集了一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去看看热闹。”

    说完,我也不管老头什么反应马上挤到人堆里去,只见一个男人,低着头,身着一身褐色破旧的衣衫,后背背着一把用旧布遮盖着剑身的宝剑,面前地上放着一张纸,纸上潦草的写着卖身葬妻。

    围观众人都在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人愿意出钱买他。我看他实在可怜,刚前去给钱,老头一把拉住我,在我耳边低语道:“小心有诈。”

    我心下一惊,不禁埋怨起自己来,虽然真是的江湖涉猎甚少,但是纸上剧上江湖经历的还少吗?当初看武侠剧,每每看到一些圣母类的人因为一时妇人之仁,害了自己或者亲友,不禁一边气愤一面大骂“活该”,没想到今日自己竟也这般冲动,难道果真自己越是讨厌哪种人自己往往就是那种人吗?

    我刚想冲老头道歉,就发现身后竟不见了他。我心里一惊,他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了吧?好在他及时出现,解了我的忧虑。

    老头不说话,示意我看向那人。他还是刚才的姿势,没有动啊?

    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喂,你抬起头来,让我们看看你什么样子啊!要是我们中有漂亮的小姐看上你,有心招你入赘,却看不到你样子不敢出钱,岂不是坏了两桩美事?”

    围观众人哄堂大笑。

    跪着的人猛然抬头,朝说话的人方向看去,目光中除了深深的愤怒,还有浓重的悲伤,他突然开口道:“若是诚心买我就出价,若非诚心就请不要胡搅蛮缠。贱内初丧,我不想让这世间再徒增新鬼。”

    他声音沙哑,但一番话说得却是字字铿锵。

    老头低呼道:“是他!”

    我忍不住问道:“爹,你认识他?”

    老头道:“他的那把剑若不是被布包裹着,我早就认出了他。”

    “快说啊,他是谁?”

    “一剑笑千山——刘洪林,江湖人称‘留不住’。当年机缘巧合看过他和别人比试剑法。”

    我忍不住笑道:“‘留不住?’竟会有人有这般令人发笑的称呼?”

    老头正色道:“别人练剑唯求一快,他练得剑却是慢的要命,只要他一出剑,你可以看清他的每一个招数,甚至可以知道他的那一剑刺向你的哪个部位,明明看得清,却是躲不过。因为他的剑慢,所以刚出道时,武林中人叫他‘一剑笑千山’,名字听起来很是风雅,其实是嘲讽他出剑时连千山万水都忍不住发笑。只不过笑的人都死了。直至后来,众人才送了他另一个称呼‘留不住’,意思就是被他找上门的仇人命都是留不住的,被他找到比剑的人,总有一方的命是留不住的。”

    我定睛看着刘洪林,此刻他神情悲伤,却还是像一根利剑般跪在地上,仿佛只能把他折断,却不能把他折弯。

    我忍不住问:“爹,他是好人吗?”

    老头笑着说:“江湖中,很少能把好人和坏人分得开。有时候仇人会把仇人的孩子养大,有时候看似好的人却会背后捅人刀子。”

    我点头应是,当年看《长剑相思》时,燕追云的妹妹就被他们的灭门仇人刘瑾收养。

    “我只是奇怪,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连埋葬他妻子的一点钱财都没有呢?”

    我回道:“会不会是遇到仇人追杀或者被人突袭,来不及携带盘缠?”

    老头思索一会,道:“极有可能。以他的剑法,江湖中能伤得了他的人不会有多少。当年观云派掌门的‘万里无云’剑法已经独步江湖,可是在他手下也没撑过三十招,而观云派也从江湖第一剑派沦落为三流门派。如此看来,可能中原江湖中又出现了什么变故。”

    “那我们买了他?”

    老头道:“也好,虽然我和他没有交往,但江湖中也没有关于他的负面传言,既然同为中原武林的兄弟,又怎么忍心让他在这异国他乡苦度余生?只不过,你千万要提防着,不要和他靠的太近。”

    我点头应是,心里不禁对老头越来越佩服,有仁心,有道义,做事又滴水不漏。

    “兄弟,跟我走吧。”老头弯腰,把一袋银子放到刘洪林手上。

    刘洪林突然眼含热泪,不停叩首,口中哽咽道:“多谢老爷,多谢老爷。”

    老头慌忙把他拉起来,道:“不必言谢,大家都是中原人,出门在外互相帮衬理所应当,这些银子全当我送与兄弟。”

    刘洪林一时愣住了,然后道:“我是卖身葬妻,不是乞讨葬妻。若是老爷嫌弃我,这银子就请收回去。若是不嫌弃,就带我走,银子我收下,为老爷做牛做马我也甘心。”

    我实在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说,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骨气还是别有用心。

    老头迟疑了一会,道:“那好吧。你办完了事,就来‘安乐居’找我,我姓王。”

    说完,老头拉着我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悄悄回头看着刘洪林,他眼中除了感激还有稍稍安定的感觉,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刺客。

    中午时,我们众人正准备吃午饭,刘洪林走进客栈,左顾右盼,看到老头后走到老头跟前跪下叩首。

    其他人不知道我们之前的遭遇,所以深感惊讶。

    老头道:“快快请起,洛儿,去叫小二再添一张凳子一副碗筷。”

    刘洪林坐下,神色有些紧张。

    余清忍不住问道:“这位兄弟是谁?”

    老头把我们早上的一番遭遇说与众人听,只是没有说出刘洪林的名字和身份。

    医仙有些责怪老头,道:“如今我们处境危险,多带个人有些不方便吧?”

    刘洪林听出医仙的意思,道:“诸位是不是担心我另有所图?”

    众人不置可否,也不言语。

    刘洪林看了看众人,心下应该明白了一些。他解下背着的剑,拿在手中,静静盯着被破布包裹着的剑,眼中很是不舍和痛惜,最后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把剑放在桌上,然后突然运功,浑身衣服无风而动。众人大惊,慌忙跳开,客栈里瞬间一阵骚乱。

    刘洪林突然双拳相撞,一声沉闷的响声,他竟然瘫软在地。

    众人被这一幕搞得呆住了,医仙慌忙上前,查看他的情况,良久,看着地上已经昏迷的刘洪林,声音有些颤抖,道:“他自废了武功,全身筋脉寸断,我可以把他医好,只是日后想必连剑都拿不起来了,更不能再练习武功了。”

    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悲痛,实在没有想到这个人竟这般烈性。

    我忍不住问道:“若是回魂草呢?”

    医仙道:“回魂草没用的,回魂草只能医治像你这种后天心脉受损的。筋脉寸断,当今武林还没有人可以医治。”

    说完,医仙示意余清和孟逐一起把他抬上楼进行救治。

    老头惋惜道:“可惜了一代剑术大家,真不知我买了他是行了善举还是造了业障。”

    欧阳宇忍不住问:“他是谁?”

    老头有些难过,道:“你们打开桌上的剑,就知道了。”

    “‘留不住’!”

    老头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恐怕要叫‘死得快’了。”

    我能感觉到他的失落和遗憾,来到他身边,轻轻揽着他的肩,安慰道:“爹,你也别后悔买了他。也许对于他,他的妻子比他和剑更重要。虽然他不会武功了,但未尝不是件好事,若是日后他知道你和逐叔的身份,要和你们比试剑法,岂非让人为难?”

    老头轻抚着我的头发,道:“人各有命,希望他的这番造化可以让他安度余生吧。”

    经过这番折腾,众人也没了胃口吃饭,都各回房间,让小二把饭菜送入房中。

    老头站在窗前,看着远方。

    “爹,怎么了?还在为刘洪林难过?”

    “不是,我只是想,旦夕祸福,一瞬之间。”老头一手拉过我,搂在怀里,接着道,“在还能感受到幸福时一定要时时在心,事事在意,方不负一番痴情。”

    我实在没想到,他会突然想这么多,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感性。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叮嘱自己的就是好好珍惜和老头在一起时的幸福,如今他竟然和我想到一处,颇有心有灵犀的味道。

    我紧紧搂着他,贪婪地呼吸他身上醉人的味道,一瞬间,我觉得天地之间,就只剩我们两个人,相互依偎,再也不愿分开(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