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归途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08 23:33      字数:3211
    早晨起来,老头笑着拿给我一碗橘黄色的水,笑着道:“喝了吧,可以解宿醉的头痛。”

    喝完水,我随老头一起来到餐厅,众人都已经坐好,准备开饭。也许是面对离别,此刻都没有多少心情吃饭。狄人王的眼睛已经红肿起来,神鬼老人也是满脸凄苦之色,想必许久没有和这么多人一起生活过,已经感受过群居的欢乐,又怎么还能安心生活在孤独中呢?

    众人潦草吃完早餐,神鬼老人带我们来到一处巨大的房屋前,说道:“今日我们不坐船,我们随惊红下山去。”

    房门打开,里边数只如轿车一般大的火红的鸟,众人忍不住惊叹。当初初见神鬼老人时,他就是驾着这样的鸟,犹如天神般翩然而至。

    第一次坐在鸟上,感觉比坐在飞机上惊心动魄多了。好在我终于有些内功,才不至于掉下去。我瞬间有种效仿杨过的豪情,驾着神雕,四处行侠仗义。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山下,狄人王泪水涌满眼眶,我只能好好劝慰他,其实我心里何尝不难过?

    神鬼老人拿着几个包裹,对我们说:“这是路上的干粮,还有一些是我在山上采的草药,你们日后也许用得到。洛儿,你过来一下。”

    神鬼老人带我走到一个僻静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道:“这是我几十年来悟出一套心法,你可以和你父亲一起修炼,切忌不要外露。”

    我接过来,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含着眼泪,只喊出了一声“大伯”,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神鬼老人一把拉过我,搂在怀里,声音哽咽道:“你一定要保重,好好和你父亲一起练习我的这套心法,千万记住了。”

    我不知道他为何一定要我们练习这套心法,既然他一再强调,就一定有非常之处。我在他怀离,重重点了点头。

    少顷,神鬼老人放开我,道:“我们走吧。”

    众人含泪道别,狄人王和神鬼老人又追出去好远才停下。

    走在归途上,恍若隔世。数月之前,我还是一介武术白痴,如今已经身兼数家之长,又学会了数种内功,而来时的九个人也变成了八个。来时满心忐忑,去时依依不舍。

    我们几个人一路上谁都没有心情讲话,只是默默赶路,好像和谁赌气一样,走得很快。中午时分,欧阳宇拿出干粮分给众人,大家看着神鬼老人做的饼,竟都像看着宝贝一样舍不得吃。

    “都吃点吧,不能浪费了大伯的一片心意。”我本想笑着说,可是话一出口,就变得忧伤而沉重。

    众人听了我的话,还是不言语,只是开始默默地小口的吃着饼,好像每个人手里就只有这一块救命的干粮一样。

    我又何尝吃的下呢?轻轻咬下去一小口,香味充满口腔,仔细咀嚼,舍得不咽下,也根本咽不下,喉咙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一小块饼,众人吃了大半个小时。

    吃完饼,又是接着赶路,傍晚时分,来到了圣湖。众人仿佛商量好的似的,一起下跪,朝圣湖拜了又拜。

    圣湖清澈碧绿的水面映着天边绚烂的彩霞,有种悲壮的美丽。

    我此刻心里很是沉重,忍不住背对着众人躺在在一边,老头来到我身边坐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道:“别难过了,以后咱们相会的日子长着呢。”

    我点点头,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起来。

    老头在我对面躺下,眼睛里也满是忧伤,他轻轻道:“一想到茫茫大山中,就他们师徒二人,我心里就难受得要命。”

    我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落下来,这短短一两个月,我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位老前辈,待人宽厚,诚挚,又仁慈,有爱心。还有狄人王,当初番人山下的誓言还在耳边回荡,如今却已越行越远。

    老头安静地为我擦着眼泪,许久之后我才平静下来。此时,其他人都坐在湖边,静静望着湖面,也许和那晚一样,都想着自己的心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掩盖了所有的光华,也遮住了每个人的忧伤。欧阳宇已经升起火堆,火光跳跃中,我仿佛看到狄人王在朝我微笑。

    众人沉默着走了两天,心情才好了一些。又走了大概十日,终于到了北冥神教。北冥神教的人想必已经得到他们教主的命令,为我们备好了快马。

    瑞王本来要拜见北冥教主,守卫说北冥教主已经闭关,我们只好把雪蚕软甲交给守卫。

    又行了一个星期,到了异人国。我们本不欲惊动异人国王,不过貌似异人国王有过吩咐,所以我们再次被请入王宫。

    异人国王热情地款待我们,席间,他看向瑞王的目光比上一次更加的火热,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猫腻,我是真的不相信。也许,就是为了再见到瑞王,所以异人国王才派人时刻注意来往的行人。

    酒足饭饱,我们回到驿馆休息,而瑞王则被异人国王用各种理由留下,瑞王无奈地朝我们笑了一笑,道:“你们回驿馆等我,明日我们再启程回去。”

    我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他瞪了我一眼,进了宫门。

    次日清晨,瑞王被豪华的马车送来,满脸的疲惫,我笑着问他:“昨晚都干了什么?这么疲累?”

    瑞王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希望我干什么?”

    “你这话不应该问我吧?应该去问国王陛下。”

    瑞王拍着我的头,笑道:“要是我们真的干了什么,你会吃醋吗?”

    我有些无语,还好老头不在身边,我笑着问:“你希望我吃醋吗?”

    他朝驿馆内走去,头也不回地说:“倒是有那么一点希望。”

    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凌乱了。

    再次来到北侠镇,这里的场景已经大变,所有的酒馆,客栈,店铺都被修缮好,街上也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仿佛那次屠城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而其中,中原人也不在少数,众人很是吃惊。

    瑞王笑着道:“异人国王在我们离开后,就下了命令,中原和异人国是友好邻邦,互通往来,不再禁止中原人进入异人国。”

    欧阳宇笑道:“没想到我们来了一趟,竟让中原和异人国的关系变好了。”

    我一边笑着,一边瞥着瑞王道:“恐怕是我们这位伟大的瑞王爷的功劳吧。”

    瑞王装作很是生气的样子,踢了我一脚,我慌忙闪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人。那人貌似被我撞的不轻,坐在地上用左手揉着心口。我一边道歉,一边想把他拉起来,谁知那人借着我的一拉之力,猛地朝我撞过来,我看到他的右手里好像有银光闪过,心里大惊,自从北冥神教出发赶往番人山,一直到从番人山回来,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危险,我以为那幕后黑手已经罢手,没想到在我们放松时又来了。

    好在我已经不是从前柔弱的武术白痴,我立马用移形换影,避开了那人原本的致命一击,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将那人擒住。老头脸色苍白地看着我,道:“没事吧?”

    我朝他笑了一笑,道:“好在大伯教了我这匪夷所思的轻功,不然我们现在已经阴阳两隔了。”

    老头脸色稍显宽慰。

    那边,瑞王已经制住了歹徒,医仙则捏着那人的嘴巴,似乎是怕他服毒或者咬舌自尽。街上来往的行人看到我们这个样子,都躲得远远的。

    医仙早已给那人吃了不知什么药丸,他现在已经浑身无力,连说话好像都很费劲,余清提着那人的衣领到一处僻静处。

    瑞王瞪着那人,厉声道:“谁派你来的?”

    那人安静地笑着看他,也不言语。

    瑞王接着道:“既然你认识我们,想必也知道我们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多的是。若是你说出幕后主使,我一定给你黄金万两,并为你寻个隐秘之处生活。想必你的主子,也不会给你这么多吧。你与其为了他送命,倒不如说给我们听,得的赏赐还更多一些。”

    那人眼中神色表示已有些心动,只是突然,瞪大了双眼,,满面惊恐看着我们身后的屋檐上,良久都一动不动。

    医仙慌忙给他把脉,苦笑道:“已经被吓死了。”

    众人回头看向身后,什么也没发现,都在疑惑,他到底看到了什么,竟会被活活吓死?

    左秋容飞身到周围的所有屋檐观察,回来时道:“在我们正身后那个屋檐上,有被抓过的痕迹,看来有人一直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众人心里都很沉重,倘若出了北侠镇,在那片茫茫的大漠中,要是埋伏了数百人,我们在失去狄人王狼群的帮助下,该怎么闯过去?虽然如今我们每个人武功都不弱,可是若被敌人车轮战消耗气力,最终还是会寡不敌众。

    瑞王道:“先不要着急,实在不行,我写一封信,让异人国王八百里加急送到国都,让皇帝派兵来接应我们。现在,我们要找一个舒服点的客栈,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众人都点头回应。

    我站在客房里,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实在看不出谁是杀手。

    老头来到我身后,搂着我的肩膀,笑道:“洛儿很害怕吗?”

    我摸着他的手,笑着回答:“有你在的地方,我什么都不怕。”

    老头笑着把头靠在我的头上,说:“我也是。”

    PS:明天有事,白天更新不了,今天多更一章。所有文章都是新鲜出炉,从不事先写好存档。因为我很懒,哈哈哈。(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