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别离难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17-01-08 18:13      字数:3703
    瑞王看到我胳膊上的一片血红,心痛道:“真的很疼吗?”

    我心里有些悲凉,又有些气恼,这个时候我骗你有什么意义?不过嘴上却说道:“还忍得住。”

    瑞王看我不想说话,只好低头前行,我看不出他的神色,也无心再去理他,此刻心里对他的感情已经不如从前。我也对自己的这种转变感到奇怪,暗暗问自己,是因为在他心中自己已经不再重要?还是因为讨厌被利用的感觉?

    晚饭时因为心情不好,匆匆吃了几口,早早便去床上躺着。众人以为我可能太累了,也没有多在意。

    老头回来,躺在我身边,搂着我,关心地问:“是不是连日练功累着了?”

    被他搂着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我只能忍住,怕他担心。

    “爹,我没事。就是一会不见你心里就念叨着。”我勉强笑了笑。

    老头脸上堆满了笑意,如同春风吹过的百花园:“不好好练功,整天就想着乱七八糟的事。”

    “我还头一次听到有人把自己比作乱七八糟的事呢。”我笑着回他。

    老头一愣,这才注意到自己自己用词不当,笑着说:“你就会揪着别人的话把子,可惜了没去做教书先生,不然被你教出的学生,就算当不了朝廷栋梁,也能成为一代学问家。”

    我笑着说:“要不我来教你吧?”

    老头笑着回答:“你要教我什么?”

    我故意指着他胸前之前被我戳过的地方,笑道:“你猜。”

    老头顿时脸红,用力的拍了一下我指着他胸口的手,笑骂道:“臭小子,整天没个正行。”

    我被他拍的一时没忍住,大叫起来:“疼!”

    老头吓了一跳,忙道:“我没用多大力气啊。”

    我想把手藏起来,谁知他一把拉过去,看到被他拍过的地方一片血红,吓了一跳,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阵心虚,后悔不该喊叫出来,可是痛苦来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准备。我只能安慰他,道:“没事,可能最近有些过敏了。”

    老头将信将疑,沉吟道:“明日叫你大伯和医仙看一下。”

    “不用了,过两天再看看,如果还是这样,再叫他们诊治,总不好一点小毛病就麻烦他们。”

    老头思索了一会,道:“也好,不过要是真的不舒服,你可千万别忍着。”

    我伸手在他后背拍了拍,表示让他安心。

    一连两天,在《无名》心法上都没有任何突破,除了被折磨得疼痛难忍,还激发出了我心中的倔强劲。瑞王看我痛苦实在不忍心,流着泪不让我继续尝试,我只能安慰他,让他安心。既然当初有人创造出这样的功法,我相信就一定有人能练成功。而我的私心也未向瑞王表明,他一直以为我是为了他,反而越发地迁就我。而面对老头时,我不得不时时刻刻警惕再三,不敢在他跟前表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

    第三日,瑞王颤抖着问我:“你还要试?”

    我点了点头,便不再看他,静心研究起功法。一般修炼时,只是单一功法在运转,今日我想尝试着用余清教我的功法先护住周身,在慢慢把《无名》心法融入进去,这种做法我不知道合不合适,但只能这样试一下了。

    《借花献佛》施展开来,我感觉周遭一切都仿佛变得清明起来,瑞王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等到功法运转周身,我再默念《无名》心法。《无名》运转起来时,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不过这疼痛没过多久就消失不见,而膨胀的血管也慢慢收缩。我心中大喜,居然被我误打误撞蒙对了。

    过了许久,突然又开始有了痛苦的感觉,而且无论我怎样运转《借花献佛》都无济于事,只能罢手。不过细细想来,大概是因为《借花献佛》我才突破第一层。看来要想习得《无名》心法,必须先把《借花献佛》练好。既然已窥得此门路,我心中稍稍安定。

    瑞王见我修炼甚久才停下,神色不免有些惊喜,道:“成功了?”

    我笑道:“稍微摸着了点门路,日后必能成功。”

    瑞王惊喜地把我抱起来,大笑道:“你真是个奇才,更是我的贵人。”

    他的话虽然有些让我不舒服,但是因为在心法上的突破,让我着实兴奋,我也没有留在心上。而且,刚刚被他抱起时,竟没有感到丝毫疼痛,我心里更是高兴。

    良久,他才把我放下,道:“洛儿,你的大恩我无以为报,你说要什么,我能办到的都会给你办成。”

    我笑道:“我什么也不要。”

    “要不我让皇帝封你个王爷做做,再赐你一片城池?”

    “你们皇家难道就只有割地才能拉拢人心吗?我与其做那束手束脚的王爷,还不如浪迹江湖来的自在。”

    瑞王被我说的一愣,有些惭愧道:“我实在太激动,有些口不择言了。”

    我笑着说:“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别再说什么感谢的话。我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瑞王有些兴奋,又有些感动,握着我的手在发抖。

    晚饭时,瑞王兴奋地道:“洛儿基本上已经掌握我的武功了,我想明日我们就可以启程回去了。”

    神鬼老人和狄人王脸上突然的高兴,又突然的失落,看得人心里一疼。

    众人也都沉默不语,瑞王这才发现,自己的兴奋有多么的不合适。

    少顷,神鬼老人眼含热泪,道:“也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日我们就大醉一场,明日离别也会少了些许遗憾。”

    说完,他拉上狄人王出去,等到他们回来时,一人扛着一个大缸。他们把缸上的油纸揭开,酒香顿时充满整个屋子。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两口缸,心里暗暗打鼓:“这起码有上百斤吧,虽然闻起来是上品佳酿,可要是喝完,会出人命的。”

    看着眼前摆着的海碗,也能苦笑着想,你们可千万别灌我。唉……人背时,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神鬼老人看着我笑道:“这第一碗酒我们就敬洛儿,若不是他,我们可能就没有缘分相识了。”

    众人点头,非常赞同神鬼老人的话。

    我无语地笑了笑,道:“客气了客气了,应该我敬大家,一路上如此照顾我。”

    说完一饮而尽。这酒的味道不错,比新世纪满是乙醇的白酒好喝多了。只是,一碗酒下肚就觉得撑得慌,而且有些头晕。

    众人看我如此豪爽,也都大笑着干了。

    谁知,狄人王这家伙倒了满满一碗酒,举到我跟前,笑着对我说:“小弟,我敬你。我很少佩服人,你就是除了我师父外我最佩服的了。”

    他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喝,自己一仰头,咕嘟咕嘟灌了下去,看得我心里一阵发凉。更可恨的是,我家老头居然给我倒上了满满一碗,示意我回应狄人王。我恨不得立马吃了他,不过众人此刻都望着我,我只好硬着头皮干了,只感觉胃已经不是我的了。好在此刻我想到我已经身怀数家武功,我悄悄运起《无名》,把酒排出体外,此刻竟感觉不到痛苦,而内衣已经湿了。我心下大喜,今晚就陪你们喝个痛快!

    接着其他人依次敬我,我心里暗暗纳闷,这里就数我辈分最小,为何他们偏偏要敬我?这好像不太符合酒桌上的规矩吧?心里虽然这般想着,可是又不能不回应别人,免得失了礼数。被他们敬过一轮,我衣服都开始往下滴水了。

    余清看到,大叫道:“小媳妇,你尿裤子啦!”

    众人看向我,只见我脚下已经湿了一片,都大笑起来。我又是羞愤又是好笑,道:“刚刚洒了一碗酒,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我现在觉得身子上都是湿的,先回去换身衣服。”

    我故意磨磨蹭蹭,一身衣服换了半个小时。等到我回去时,他们都有些醉了,一个个红着脸甚是可爱。

    “小媳妇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出去偷男人了?”余清醉醺醺的笑道。

    众人跟着大笑,我都懒得理他。他却越来越兴奋,拉着我要喝交杯酒。我心里很不情愿,忍不住看了老头一眼,只见老头脸黑的可以比得上包青天了。众人此刻都看着我和余清,没有注意到老头的样子。

    “这八抬大轿都没来呢,就想喝交杯酒?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

    余清见我拒绝,只好嘟嘟囔囔坐下,欧阳宇大笑着说:“这死胖子整天就想着占便宜,可是我们洛儿又岂是吃亏的主?”

    余清只顾闷头喝酒,也顾不得众人的大笑声。我坐到老头旁边,老头朝我眨了一下眼睛,调皮而可爱。我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这老头,还有这样活泼的一面啊。

    酒过数巡,狄人王突然跑过来抱着我大哭起来,众人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狄人王哽咽道:“小弟,我舍不得和你分开。”

    大家被他突如其来的哭声搞得顿时心情沉重下来。我只好拍着他的背,道:“咱们后会有期,等你和大伯没事的时候可以来中原找我们啊。”

    谁知,这边还没哄好,那边神鬼老人拉着老头的手也开始哭起来:“老弟啊,咱们这一别,估计数年才能相见,你可别忘了大哥。”

    这话听得我想大笑,又不能笑出来,憋得我实在难受。

    老头的声音也有些哽咽,道:“大哥,我在四海镇等着你。”

    我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喷出来,这……这难道不是兄弟分别吗?怎么搞的像小情人要离开了一样?

    医仙醉醺醺的站起来,扶着神鬼老人的肩,流泪道:“前辈,呸,老哥,我也在四海镇等着你。”

    我差点没晕了过去。这对白,分分钟让我看到了琼瑶剧的风格,是不是以后神鬼老人到了四海镇,还要问老头和医仙:“你们还记不记得番人山上的老大哥?”

    神鬼老人感动的拍了拍医仙的手。

    这本来是令人伤感的离别,可是此刻,我原本深深的难过硬生生被他们搞得想大笑不止。

    瑞王,左秋容,余清,欧阳宇端起海碗,齐声道:“我们都在四海镇等你。”

    他们的声音洪亮而颤抖,此刻才让我稍稍有了离别的伤感,我看着他们每个人,眼中都闪动着泪花,终于被他们感染。

    狄人王在我怀里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忍不住抽噎着,看着他的样子,我终于热泪盈眶。轻轻抚着他的背,心里不知对这个认识数月的大哥是不舍、是怜惜还是感动。这也许就是武林中特有的情感,也许认识不过数月,却感觉一生都不想分离。

    我静静看着他们喝得酩酊大醉,有时候像疯了一样大笑,有时又相拥痛哭,这真挚而浓烈的感情,不停地激荡着我的心,我深深被他们迷住了,好想就这样,看着他们疯,看着他们闹,直到地老天荒,直到海枯石烂。

    今晚,夜是沉闷夜,风是愁苦风,宴是离别宴,酒是惜别酒,泪是离魂泪,心是破碎心 ,情是未了情,人是断肠人。(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