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甘蓝风起      更新:2015-12-15 09:52      字数:2278
    第一百零八章

    当时的2万元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要命的

    当时的同性恋对大家来说就是变态!有病!遭人唾弃、避之不及!

    小青在学校,同寝室的都要求换寝室,去食堂大家躲着他走,去教室也是,最后学校把小青劝退了。

    回家后的小青境遇更惨!

    因为那个男孩的母亲不定时的就到街道去闹一通,小青的父母要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不高兴了还在小青家住上几天,闹的人尽皆知。一家人受尽了邻居的白眼!

    为了早点结束这折磨,父母为了那两万元借了一屁股的债,

    在学校呆不下去的小青,回家没人理他,出门被人小孩吐口水,骂变态,父母也抬不起头来!每天唉声叹气,小青也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出来。

    走到绝路的小青选择了自杀,自杀被救过来后,一直关在房里不说话、不出门

    那个风姿的小青就此萎靡

    小青不知道,多少个夜晚,一个叫坤哥的男人在街头静静的看着他屋里那昏黄的灯,看着小青的遭遇,坤哥心疼不已,束手无策,又气不过,有一天截住那个直男捅了一刀,只是泄愤,也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刚好是严打,就这样坤哥被判了15年,“蝶舞”也就此结束,成为了贵阳早期同志的一个传奇。

    坤哥的判刑,如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垮了小青。

    面对命运的残酷,小青无力抗拒!

    后来为了结束这漫长的折磨,也为了证明小青不是变态,父母托乡下的亲戚给小青找了个农村女人,此时的小青已全然不是那个“蝶舞”的小青了,在坤哥的事情后更是心灰意冷,于是接受了父母的安排,至于对方,似乎已无条件,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匆匆结了婚,离开了贵阳,到了D市的猫场镇。

    等杨致远再一个假期回来时就再没见过小青,那家“蝶舞”也变成了一个火锅店,在那家烟熏火燎的火锅店前,致远默默的站着,小青的风情和坤哥的豪气犹如幽灵,在火锅店的喧闹里自在起舞!没有人了解那一年一个少年在一个火锅店外呆呆的站了一夜的心情!没有人看到那一年那个火锅店外的少年留下了一滴冰冷的泪……

    风情的小青曾代表着致远对同志之路的所有想象,小青在他心中就是一颗不可亵玩的星星,由着他仰视、由着他倾慕、只要给他点烟、只要能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笑,致远就满心的欢喜!充满着希望!

    小青和坤哥的故事黯然的在这个城市隐蔽的圈子里流传,不同于外界流传甚广的那种歪曲了的,充满了无数邪恶淫欲的想象和添枝加叶。

    小青的故事彻底的打破了致远的美好幻想,游曳在这条幽暗的路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却又无法挣脱,小青深深的埋在心里的那个角落,致远甚至没有勇气去看一眼那个失去了魂魄的小青,于是致远的生活人来人往,却从不停驻,于是致远的床边不会留下任何一个人的体温,名字模糊、相貌模糊,都不再重要!

    生活还在继续,一切了无痕迹!

    小青平静的诉说着,像在说别人的故事,偶尔闪现出悲伤却深深的刺痛着谢可的心!在这个邋遢肥胖的男人身上他看不到故事中的“小青”的任何一点痕迹。

    “后来为了证实我不是同志,不是变态,什么粗话我都说、什么糙事我都做!包括做个屠夫!现在就算我偶尔回到贵阳,也没人记得以前的那些事了,呵呵”

    “坤哥出来了,和一个寡妇结了婚,我去的时候,我们偶尔也一起喝杯酒,但是没有人再提起过去,没有人再提起蝶舞”

    “致远,如果不是你今天来找我,我都忘记有小青这个人存在了,呵呵,我现在叫王来福!”

    小青喝下了大半瓶酒,致远一直不说话,只是点烟,倒酒,给小青布菜!

    谢可只是呆呆的盯着桌上的污渍,心里空空的。

    “小伙子啊!”小青伸出手拍了拍谢可的肩“好好回家结婚生子吧,这条路能不走就不走!”

    沉默的空气让谢可憋得难受。

    “死莽子!日你妈的又死到哪儿去了?不好好招呼摊子!”正说着,一个肥胖而邋遢的女人在门口叫着“大白天的就灌猫尿!”

    小青一笑,站起来“我老婆,呵呵,我得走了!”

    谢可忙站起来,撞翻了面前的酒杯,小青下意识的一扶,说了句

    “还是那么莽撞!”

    致远的泪奔驰而出,所有的岁月如在眼前,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青,这个带上”致远把装了烟和酒的袋子递给小青,小青也就接下了

    转过身的小青突然回头一笑,说了句

    “以前,我可是纯0”

    开车回城,致远依然无话,只是不停的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谢可也没有说话,他始终无法走出小青留下的情绪,一个纯0到今天这步是多么悲哀!悲哀都不足以形容那种无奈!这叫什么事啊!

    回到贵阳已是黄昏,致远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把车开到了三桥的一个小巷子里,停了车,谢可顺着致远的眼光看到斜对面一个很小很小的杂货店,店门口坐着一个男人,正捧着碗吃饭,店里一个女人也在吃饭,谢可不明所以的看了致远一眼

    “那就是坤哥”致远低声说道

    “啊?”

    谢可猛的回头去看,那个坐在小凳子上捧着碗吃饭的佝偻着身子的男人,头已经半秃,络腮胡盖住了脸,在胡子上还稀稀拉拉的挂着菜汁,一件白色的背心还算干净,右手臂隐约而见的纹身似乎就是昆哥青春岁月模糊的印记!只见他专心的吃着碗里的饭,偶尔抬起头来往远处张望一下,迷蒙的眼里没有任何的神彩!时而回头答一句女人的问话。

    吃完饭,把碗放在脚旁,从裤兜里拿出烟,抽出一支,用手捋了捋弯曲的烟身,点上,看着不知名的前方发呆!偶有人路过,就讨好的笑着打招呼

    就是坤哥??谁能相信,谁能相信这个曾是“蝶舞”的主人?

    谢可无法想象这个半秃的男人和那个邋遢的屠夫在一起喝酒是什么样子,是两个命运底层的男人互说着生活的不易和抱怨,还是坤哥和小青在回顾那曾青春的岁月?或许,那一段日子谁都不会再提吧,就如那段日子本在梦里,从没发生过?却又深深的嵌入了两人的命运之中!

    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岁月???

    坤哥、小青都被深深在埋葬在这个恶劣的命运中!所有的回忆,所有的青春飞扬都是在那遥远的时空中,无法触及!

    谢可觉得心里闷得慌!不忍再看下去,小青最后的笑和坤哥望着远方的眼神交替着在心里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