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作者:东北男人      更新:2017-03-29 23:44      字数:2409
  “叔,您有什么吩咐?”

  进屋后,赵四海为俊堂叔倒上一杯茶水,然后又递过一根烟点着,方才坐在他的对面开口问道。

  “玉秀后天就结婚了。”

  “哦,这个我知道了,刚才在道上碰见二楞子,他告诉我了。”

  “我说四海啊,玉秀虽然是二婚又有个女孩,但是她人能干又贤惠机灵。人家比你又小不少,你说你都快五十的人了,咋就看不上人家呢?这倒好,让二楞子给抢先捡了个大便宜!唉!”俊堂叔见赵四海一点不着急的样子,他心里是真是又气又恨,他觉得赵四海没能和玉秀走到一起真是很可惜。

  “叔,我倒觉得玉秀和二楞子走到一起是好事,玉秀精明贤惠,二楞子能干又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二楞子是真的喜欢玉秀的,他们一起过日子没的说。”赵四海明白俊堂叔的心思,是为他着急和生气,埋怨他错过了一个好姻缘,这都是对他的关爱,一种父辈的关爱!他心里自是感激万分,但是他却有苦难言。

  “四海啊,不是叔说你,你怎么就对自己的事一点也不上心啊!我咋感觉好象你很希望玉芬能与二楞子在一起似的?你到底是咋想的?你可要知道,过这个村,以后可就没有那个店了!”俊堂叔听了赵四海的话,气得他吧嗒吧嗒连着抽了几口烟。弄得他一阵咳嗽。

  “叔,您别生气,半点抽烟,注意身体,我过惯了这种单身生活,俗话说习惯成自然,我觉得挺好的,也不想再找伴结婚了。”看俊堂叔这般架式,这都是因为他才会这样,赵四海心里一阵疼,这三年的时光相处,他早已经把俊堂叔看做自己至亲的父辈来对待。

  “四海,你和叔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男人?”俊堂叔本不想提出这个话题,但看赵四海的态度,他一时气极才忍不住问出口。

  “我……叔,您怎么这样想呢?我哪会喜欢男人啊?您想多了!”听了俊堂叔的问话,赵四海的心里直翻个,一时语塞没想到他会在此时问出这个让他难以回答和面对的话题,他感觉俊堂叔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难怪感觉俊堂叔这几日对自己在态度上的不对劲呢。

  “那你和阳子是啥关系?他为什么跑来和你住一起?”俊堂叔看赵四海有些恐慌的脸色,他不禁有些心软,但是想了想后又觉得既然都问出了口,那就问个究竟算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叔,我和阳子……那啥……是这么回事,这不冬天了嘛,家里也没有啥事了,他过呆一段时间,也想在咱镇里找点事做。”赵四海的心都快纠结到一块了,面对俊堂叔的问话,他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紧张得头上渐渐冒出汗来。

  “四海,叔那晚都看到你们那个了。唉!”俊堂叔最终还是把这句话给说出了口,说完,他不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看见赵四海满脸窘迫的样子,还有那额头上爬满的汗珠,他是心疼又生气又无奈。

  “叔,我,我……”爆风雨还是来了,这猛烈的劲头真的让赵四海难以承受,他满脸涨红,想开口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一时之间他羞愧的不敢看俊堂叔的眼睛慢慢的低下头。

  “四海啊,叔不是外人,你不要难为情也不要担心害怕,叔不会害你的,也不会让你难堪的,只是叔想和你说几句掏心窝的话:这男人和男人之间都是闲的蛋疼才会搞那档事的,彼此饥渴了才会玩玩发泄一下,尤其像你和阳子两个单身爷们,长期尝不到荤腥,做出这档事也算有情可缘,叔还能理解。在早些年,咱临村也发生过这档事,两个人长期搞这档事,后来被发现后,两个人都没得好,一个跳河自杀,一个背景离乡不知所踪,弄得妻离子散,唉!

  四海啊,到啥时,叔都是你叔,都认你这个亲侄,你就听叔劝,以后可别搞这档事了,若是实在是想了,出去找个女子放放就好了。搞这档事,那可是要遭千人骂万人唾的,是无法被人容忍的,是无法容身这社会的,咱这三江村也不例外,你若是不改这毛病,以后一旦被发现,你会无法在咱三江村生存下去了!唉!”俊堂叔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掏心窝的话,语间不住地叹气,他也是没有办法,才说了这么多,希望他赵四海真是因为性饥渴难耐玩玩而已,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看到赵四海在这档事上越陷越深,越走越远,他心里清楚这档事搞下去结果是相当悲惨的!他是真的不希望赵四海会有那么一天!

  “叔,我……”赵四海听了俊堂叔对他这番掏心掏肺的话,他既感动又万般羞愧,他也清楚俊堂叔是为了他好,才和他说这了么多,眼里的泪水溢满了眼框,若不是他强自忍住,怕是早就掉了下来。待俊堂叔说完,他努力地平复了一下恐慌的心情,开口想和俊堂叔说说他的心里话,想告诉他自己在这档事上是无法回头了,会一直走下去,还想告诉他关于男人与男人之间也完会可以谈感情,现今社会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不在少数,况且这种感情一点不比男女之间的感情差,往往会更真实更执着更奔放!但是话到嘴边,他又生生地咽了回去,和俊堂叔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反而会越加让俊堂叔不耻,徙增他老人家的烦恼!他不想俊堂叔因此为他受累,以后的路走一步看一步吧。

  “四海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叔回去了。”俊堂叔不忍看赵四海满脸窘迫难过的样子,吸完最后的一口烟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出得赵四海的屋子,俊堂叔忍不住又回头向屋内瞅了几眼,虽然自己把憋在心里的话给吐出去了,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感觉不到轻松。他知道这个时候,赵四海怕是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自己的一番话戳到了他的痛处,虽然自己是出于好心,想帮助他摆脱这样的状况,但也怕是好心惹人苦吧,他刚才明明感觉到四海的那一脸的忧愁与痛苦,还有眼睛里忍着没有落下的泪水,他心里疼啊,着实的心疼!但是他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挽回这样的局面,只是他觉得这是短痛总比要长痛好些罢了。

  俊堂叔以前虽然知道这男男之事,但在他的思想里,根本就没有觉得男人与男人之间也会是和男女那样谈情说爱的那般。这社会真的进步到让自己都跟不上了么,真他娘的是我老了么?唉,看来,是真的老了,撵不上潮流了。

  “我说老婆子,一会给我炒两小菜,再烫壶酒,我老头今晚要醉上一回。”

  “哟,我说老老头子,这是咋了,怎么跟个年轻人似的,无缘无故的买醉?”

  “让你弄就弄,哪来那么多话。”

  “得,得,你个死老头抽哪门风啊!我这就给你弄去啊。”

  晚上,俊堂真的喝醉了,好些年都没曾这样过了,不知道这一醉是否能真正的解去他的内心里的那份纠结与无奈。作者东北男人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农汉》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