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惜别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4-25 08:24更新

  舅舅是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到的铜子镇,等见了我之后,他大吃了一惊,还说我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磊磊,才一个多月,你咋像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了?跟舅舅说,谁把你折磨成这样子的?我跟他没完。”

  我笑了,“舅舅,你又来了,人总要长大,如果老像个小孩子,活着也没意思了。”拉着舅舅的手走进屋,我给他倒了一杯茶,就坐在他身边笑眯眯地陪着他。本来想带他在镇子上转转的,但舅舅说下午还要赶路,再说天也热,所以就没有出去,只在屋里歇了会儿。

  爸妈还有军叔、小鹏知道舅舅今天要来,也都没有出去,一家人坐在客厅里像招待国家主席似的陪着他。

  “你马老师呢?怎么没看到他?”舅舅向四外扫了一眼,“他临来时跟他讲好了的,我接你的时候一起回芙蓉镇,他出去玩了?”

  “昨天走的,可能去亲戚家了吧。”我明显感到自己说话底气有些不足,毕竟,马帅的离去是因为自己没听他的话造成的。

  中午是在镇子上唯一一家饭店里吃的,叫清雅饭庄。因为军叔有伤在身,我爸又不会做饭,我妈也因为爸犯的事这几天老纠心,晚上总是睡不好,怕饭做得不好舅舅挑理,去饭店里吃呢既省心还实惠,主要是能有更多时间坐在一起说说话唠唠家常,舅舅也同意。饭店离我们家就一里地,一家人就走着去了饭店,因为下午舅舅要开车,所以就都没喝酒。

  吃过饭,回到家,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舅舅这才起身告辞。“磊磊,你有要带的东西没有?咱早点走吧,直接去学校把通知书取了,也放心。”

  “好的。”我紧跑两步上了楼,从卧室里提出那个箱包,塞进奥迪车的后备厢里。

  “再耍会子吧?还早呢。”我妈见实在留不住,只得进屋将一大堆东西也往车里塞,“这些都是我们这里自己种的,拿回去慢慢吃,儿子,代妈向你舅妈问个好,还有玲子和欣儿,叫她们有空也过来耍,就说老姨想她们了。”

  “好咧,妈,我知道。”

  “儿子,在外头一个人千万要小心些,有个头疼脑热的记得吃药,家里别老惦着了,等事情过去了妈会电话通知你。儿子,”我妈说着说着泪水从眼里流了下来,一把抱住我,“妈妈会想你的。”

  “妈,我也想你。我就要走了,你要多劝劝爸,他老是心里急,不好。”

  “儿子,妈知道,知道。你回学校要好好读书,将来要考大学,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退学,好吗?”我妈的声音哽咽了。

  我爸和军叔也走过来。

  “爸,你会没事的,咱镇上人都说你是好人,好人有好报,别折磨自己了,镇长一心想往上爬,以后铜子镇,还得靠你。”

  “儿子,你放心。爸爸都听你的,你也要坚强些。”我爸说着强忍着悲痛,张开双臂送给我一个威猛无比的熊抱。

  “叔。”我依依不舍地牵着军叔的手。

  军叔豪爽地笑起来,紧紧地搂着我,拍拍我的肩膀,“小磊,你是男子汉了,咱不难过啊。你放心,有叔在,家里会好好的。”

  看见弟弟就站在舅舅身边,“小鹏,在家要听爸妈的话。哥没啥好的,这支钢笔送你吧。要不要跟我去舅舅家玩几天?”

  “不用。哥,一路保重。”弟弟接过钢笔,笑嘻嘻地望着我。跟他相处了一个多月,他对我的态度大有转变,让我深感欣慰。是啊,我们兄弟俩本就没有深仇大恨,都喜欢这个家,都心疼爸妈,毕竟身上流着相同的血,即使有时会闹一些小矛盾,事过之后,彼此心里也已经谅解对方了。

  *

  舅舅的奥迪车穿过铜子镇的大街,越过那片绿油油的菜地,行驶在月牙河边的柏油路上。望着河里一枝枝白莲花频频从我眼前闪过,一幕幕往事重又涌现心头。再见了,军叔;再见了,慧觉师傅;再见了,爸妈还有小鹏,你们都要保重,还有满姨,还有镇子上那些淳朴善良的人们,你们都是好人,你们对我的好,我记在心里了。这里是我的故乡,是我的家,我有生之年还会回来,来看你们。

  河里有孩子们在相互泼水嬉戏,还有老牛躺在浅水里洗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人们在河边那一排石头上洗衣服。河水很清,缓缓流着,那金色的波纹一点一点闪耀着,继而变成一大片鱼鳞,由远而近游过来。山影重重,围着我们转,水也跟着一起转。庙子坡上那棵大榕树将影儿扑落在水中,忧郁地望着我,榕树下的大青石上盘腿坐着慧觉师傅,他正在修禅练功,我不知道他看到我没有,昨天我离开长寿寺时他就嘱咐我今天不用跟他道别,他还说,其实他一直很孤独,我的出现,让他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是我挽救了他。慧觉的话我将信将疑,他的心高深莫测,我是真的读不懂。

  奥迪车驶过军叔的学校时,操场上有几个孩子叉着腿坐在翘翘板上,身子一上一下,一起一伏。开心地笑着,欢叫着,他们童年的幸福时光,就这样自由自在在空中飞舞,就像一只只无忧无虑的小鸟,从来不在乎明天会怎样。这就是孩子们的世界,幼稚但快乐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从此不再属于我,每个人都要长大,成长的烦恼随之纠缠在你心里,就像军叔昨晚跟我讲的,当你对某一个男人或是女人产生好感的时候,你就要为他(她)放弃或是失去一些东西,同时也会得到一些东西,无论你喜欢不喜欢,你都要去面对它。

  从书包里摸出军叔送我的那枚军功章,金光闪闪,绶带上那杠红色的条纹就像鲜血一样,令我心潮起伏。眼前重又浮现出昨晚和军叔厮守在一起的情形。

  “知道这枚勋章的由来吗?”灯光下,军叔换上了他珍藏多年的那身橄榄绿军装,威风凛凛地站在我面前,叔和他的军营卧室,这样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我终于懂了,军叔一直活在他的军营梦里,那橄榄色的军旅情怀,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

  “那年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叶连长为了掩护我们,牺牲了。他身中数枪,胸膛都被子弹打穿了。那次,我们干掉了所有的恐怖分子,连里所有活着回来的,每人都荣获了一枚勋章,可是我们连长,却看不到了。”军叔说着,眼里饱含着泪水,深情地望着连长的照片,庄重地敬了个军礼。

  “小磊,这枚勋章叔送你了,你要好好保管它。它就是叔的生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看见它,也就看见了你叔。”

  “叔,我懂。”我将那枚勋章紧紧地攥在手心,望着照片上那个笑容可掬的男人,“叔,叶连长的老家是哪儿的?”

  “云南玉溪。我还记得他只抽玉溪烟,他说,那是他家乡亲人的味道。”军叔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那样有力,那样温情,我注定这辈子,会深陷在他的橄榄色的世界......

  舅舅的奥迪车开出了铜子镇,驶上了山外宽阔的高速路。我紧紧握着军叔的那枚军功章,就像捧着他的心,贴在我胸口,前方的路,不再迷茫,因为,军叔一直都陪着我,一直,跟我在一起。

  汽车喇叭里又响起了那首《蓝莲花》,萦绕在我耳畔,触动了心间某根脆弱敏感的神经,我不禁潸然泪下......作者书童宝宝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蓝莲花》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