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离人心上秋(大结局)
作者:走过忘川      更新:2020-02-11 19:45      字数:3264
  第八十章 离人心上秋(大结局)

  小莫就这么走了,一个人走了。像是一滴水滴入了大海里,无声无息,杳无音讯。

  其实他走的那天早上是有人知道的,就是包子铺的老板王立仁。那天早上他在外面忙活,本来想和小莫打个招呼,可是小莫神色匆匆,根本没有在意他。

  当时王立仁看到小莫什么也没拿,以为他上班要迟到了,也就没留意。可是谁也没想到,小莫这一走,就失踪了!

  老陆很快出院了。心脏病犯了几次,连他自己都不怎么在乎了。他现在更害怕的是,他又要回到从前的日子,一个人:一个人住,一个人吃,一个人逛街,一个人锻炼,一个人睡,一个人醒来,一个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也许和从前不一样了吧,毕竟心里多了一些守候,和思念。

  老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悲伤,很快他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每天准时醒来,洗脸刷牙,做饭吃饭,收拾屋子,看电视,锻炼,逛街,休息,睡觉,做梦,然后再醒来。

  老陆醒来第一眼就会看到小莫的枕头,洗脸刷牙的时候会看到小莫的牙刷牙膏牙具筒,吃饭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拿两人的碗筷,看电视时会坐到沙发边儿上,锻炼的时候会放慢脚步,逛街的时候会走在右边,睡觉的时候会盖一半儿被子,做梦的时候会默默地流泪,再次醒来的时候,仿佛小莫就在身边。整个屋子,都有他的音容笑貌,有他特别的味道。

  孙玉国经常会来看看老陆,怕他孤单,还特意给老陆带来一只胖乎乎的小狗。

  这小狗通体黑白两色,像个袖珍版的小奶牛,眼睛圆溜溜,肚子圆滚滚,走起路来一晃晃,叫起来汪汪汪,可爱极了。

  其实以前小莫就和老陆商量着养个松狮或者萨摩,那时候两人都忙,没有时间,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虽然没有养成,但是狗狗的名字两人是商量过的,小莫说叫小林,老陆说叫小秋。最后两人决定给狗狗起名叫“秋林”。小莫得意地说,哪天咱们这个狗狗火了,没准还能给秋林公司(哈尔滨标志性建筑物,集团公司)做代言呢!老陆也说好,两人都很满意这个名字。

  不过孙玉国给老陆的这个小狗,老陆给他起名叫球球。

  后来孙玉国得知以后,笑着说真是狗如其名!

  于是老陆每天的事情又多了些,主要还是喂球球,带球球逛街,给球球洗澡。

  这期间金科一直在找小莫,几乎问遍了所有和小莫认识的人,去过了所有小莫可能去的地方,可是仍未找到小莫。后来金科都想发寻人启事了,但是被老陆拒绝了。金科无奈,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寻找。

  时间就在金科的寻找与老陆的等候中度过。

  又是一年夏天,老陆带着球球到公园里散步。这时候的球球已经长大,也懂事许多。

  中午的时候老陆准备回去吃饭。许是天气太热,老陆感觉胸口有些憋闷。到了小区门口,老陆不小心被球球拌了一下,球球叫了一声立马跑开。老陆一下子摔倒了,没曾想倒下之后,老陆却怎么也起不来了,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迷迷糊糊中老陆听到有人喊他,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可老陆想不起来是谁,他想睁开眼睛看看,却没成功,只是无意识地叫了声:小莫……

  那人不是小莫,而是包子铺老板王立仁。

  老陆醒来的时候,发现王立仁坐在自己的身边,正静静地看着自己。老陆赶忙起身,却被王立仁拦住,让他好好休息。

  老陆知道应该是王立仁救了自己,于是和他说谢谢。王立仁憨厚地笑笑,说谁看到了都会帮忙,不用客气。

  “老哥,我听大夫说你这是老毛病了,以前没觉得这么严重啊!”

  老陆笑笑说:“没事儿,习惯了。”

  “你这一个人总是不行,咋也得有个人照顾啊?”

  听王立仁这么一说,老陆低下头,沉默了。

  “老哥,你那儿子,还没回来?”

  “啊,他啊,他得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老陆说完,神色忧伤地望向别处。

  “哦,这样……”王立仁皱着浓浓的眉毛,没再多问。

  “要不这样吧老哥,以后要是没啥事儿,我来照顾你吧!”

  “那哪行呢,你店里那么忙,哪有时间?再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儿,谢谢你啊!”老陆摇头婉拒道。

  王立仁神色凝重地看着老陆,似乎下了很大勇气,这才问道:

  “老哥,你还记着王刚吗?”

  老陆身子猛地颤抖一下,眼睛刷地亮了,一眨不眨地打量起王立仁。

  “你是……”老陆不敢确定地问。

  “你别管我是谁!老哥,我只想说,要是刚子在这儿,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受苦!”王立仁双手按着大腿,挺直腰板说道。

  老陆仔细地品味着王立仁说的话,还想问些什么,可是王立仁没给他机会。

  “老哥,我有事先回去了,你别担心,一会儿就会有人来照顾你!”说完,王立仁神色匆匆地走了。

  老陆有些糊涂了,这老王到底咋回事儿?怎么神神秘秘的,话说一半就走了呢?他说一会儿有人来照顾自己,该不会是王刚吧?这,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过了一会儿,孙玉国大步走了进来,关切地问老陆身体怎么样了。老陆看到是孙玉国,心总算落了下来,当然,也有一点儿失落。

  当时老陆犯了心脏病,王立仁从他兜里翻出急救药,给他吃了之后,便把老陆送往医院。等到了医院之后王立仁便拿出老陆的手机打电话,他打了几个都没有接,最后打到了孙玉国那里,孙玉国知道老陆住院后马上赶来。

  老陆在医院住了一阵,然后就回家静养了。可能是得病折腾的,老陆的睡眠越来越不如以前,好多时候都要到半夜才睡得着,而且反反复复的总醒。

  若是这个小区里的人留心的话,会看到五楼老陆家的灯总会时亮时灭。

  若是这个小区的人再细心些的话,他们会发现基本每天晚上都会有个人站在楼下,默默地望着五楼老陆家,直到灯灭了不再亮起,他才会转身离去。

  那人许多次都想上楼去看看老陆,但是那个玄关门仿佛施了结界,每次他走到门口都会停下来,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拦住。

  如果心门打不开,即使近在咫尺,也是枉然。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纠结,拧巴。

  七月的一天下午,天气炎热,老陆独自在家里休息看电视,球球安静地趴在沙发上睡懒觉。忽然老陆的电话响了,球球本来耷拉下去的耳朵马上立了起来,殷勤地朝老陆叫了两声。等老陆过来,球球又闭上眼睛继续打盹儿了。

  老陆拿起电话,一看,是金科打来的。

  迟疑了一下,老陆还是接了起来。

  “老陆,是我,金科!有小莫的消息了!”

  透过电话,老陆听出金科的语气里充满了激动和喜悦!

  ……

  那天下午,老陆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一本小说。小说的名字,叫做《离人心上秋》。可能是因为这是一本TZ小说,所以作者没有用真名,作者的笔名叫“莫离”。

  屋子里只有老陆和球球,老陆在看书,球球在睡觉,所以显的很安静。虽然很静,可屋子里其实有很多声音:钟表的滴答滴答声,球球的呼噜声,还有老陆翻书时响起的沙沙声。这些声音混杂交替,却显得屋子里更加静谧。

  老陆用了三个多小时才把这本书看完,期间笑过,也哭过。老陆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把书扣在了茶几上。

  伸了伸腰,老陆走到阳台,打开了窗户透透气。一阵清风吹过,老陆感觉浑身清爽通透,那种压抑憋闷的感觉也随之消散。

  吃过晚饭后,气温也渐渐降了下来。老陆换完衣服,然后朝球球叫道:

  “走了球球,下楼打拳去!”

  球球闻声,蹭地从沙发上站起,然后又调皮地跳过茶几,摇着尾巴跟在老陆身后。

  球球跳过茶几的时候,不小心把老陆看的那本小说碰掉在地。小说的页数刚好停在了最后一页。

  若是这时有人看到,会发现那页最后一段文字写着:“把手给我,我带你去未来!”

  ……

  公园树林里,老陆一袭白衣,气定神闲地打着太极。一片苍翠之中,只见那一身白色在晚风中如行云流水,衣带飘飞之间,几欲出尘。

  老陆神色从容淡定,不悲不喜。

  “你看那人,打拳打的多好!”公园里注意到老陆的行人赞叹道。

  “是呀,就是胖了点儿,要不还真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感觉!”

  老陆离他们太远,听不到他们的话。就算是在跟前儿,老陆也不一定听得到。因为此时他的思绪,已经进入了空濛的状态。

  前尘往事,凡此种种,在他的眼前一一掠过,那些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在他双手翻转之间,化作清风和流云。

  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啊,又何尝不似手中的太极,有阴阳流转,有风生水起,有刚柔并济,有否极泰来。

  老陆收了拳,轻轻吐纳了一番,缓缓走出树林。球球见老陆要走,蹭蹭跑了过来,摇着尾巴跟在老陆身后。

  此时已是黄昏,老陆抬眼望去,只见日向西沉,霞光漫天。一只归鸟在空中无声滑过,渐渐消失于天际……

  全文完

  2012年5月13日初稿

  2020年2月11日修订

  走过忘川

  第三部《一生爱你千百回3:浮生》已完结。阅读链接:http://vip.shulink.com/files/article/info/66/66351.htm

  第四部《一生爱你千百回4:轮回》恢复更新。阅读链接:http://vip.shulink.com/files/article/info/139/1398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