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3-12-05 15:21      字数:2680
  又一部小说写完了,真的有点儿舍不得,毕竟也持续付出了我大半年的心血。尤其这部小说是古典类型,为了尽量贴近史实,我不得不一再地查阅资料(幸亏有百度,呵呵!)。不过在小说中提到的契丹与女真的历史,虽然都基本属实,但是有关大宋朝的部分,却差不多都是虚构。比方说小说中的宋朝奸臣蔡太师,在大宋朝的确有一位大奸臣蔡京,只是蔡京生活的年代,比辽道宗耶律洪基时代应该晚了三四十年。但小说毕竟是小说,所有故事的发生都不是真实存在过的,所以请不要一一对号入座。

  有位读者说这部小说结尾太仓促,很多事情交代得不够细致。其实我的每部小说几乎都有读者会这样说,但是那就是冬日暖阳作品的特点。因为最大的坎儿一旦过去,其他剩余的小风波再写出来,就会显得啰嗦。我其实想过把祈霖初到新城跟耶律洪础子女的磨擦写得细致一点儿,但是两位主人公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是两人对立的身份,以及由此引发的来自民族、来自家庭、来自内心道义的强烈碰撞。而一旦抛开这一切,尤其是在得到祈家人的谅解与承认之后,以耶律洪础的强硬,其他任何事情、包括来自子女们的反对与阻挠,根本就不可能造成太大困扰。如果我一定要细致地写出来,最终的结果,肯定不出读者们的预料。而看小说,就是要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才会感觉吸引。如果看头知尾,那就不如不看了。所以最终,我还是决定一略而过。

  再有就是祈盛的死,有位读者由此居然联想到了《天龙八部》,我不知道是应该感到荣耀,还是应该感觉无奈。我其实真的很不希望祈盛死,因为那样对祈霖的打击太大,几乎成了横亘在他跟耶律洪础之间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但是我曾经说过,小说写到最后,往往并不是我在安排情节,而是主人公自己的性格引导着故事的发展。我曾经就这个问题同一位读者讨论过,那个读者也同样认为祈盛非死不可,不死,就不是满门忠烈的祈家大家长了。

  有些人说我不会写悲剧,说我只写喜剧是哗众取宠。我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含着一种什么心态,不过我想,如果我在祈盛自绝之后,就在祈霖倒在耶律洪础怀里之时,让整部小说戛然而止,那算不算是一个悲剧?

  但是无论其他人怎么说,我就是坚决坚决不写悲剧!最终,经过近一个月的反复斟酌与修改,祈盛还是死了,并不是我特意安排,而是他性格使然。但是,却是在赶走祈霖之后才死,以一份浓烈到化不开的父爱,为祈霖与耶律洪础的爱情,留下一线生机。

  很多读者喜欢拿我的小说相互之间作比较,然后认为我的小说情节有重复。比方说有一位读者认为《降服》与《情奴》中的小攻都是为了小受而抛弃一切,并且故事的结尾都是经历重大危机转危为安等等。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提出来的这几点算不算是重复,我自己认为,如果一定要说重复,那就是我所有的小说,都充满了爱和关怀。不止是情人之间的爱,更多的,是来自血浓于水的亲情之爱!因为爱,亲人会做出妥协;因为爱,父母会做出让步;也是因为爱,本来最强烈的反对,最终会化为成全——成全这不容于世的同性之爱。

  还有一些读者会将我的小说跟其他人的作品进行一一比对。比方说那位认为《降服》借鉴了《天龙八部》情节的读者,他找出来的几点如下:第一:故事都是以宋辽为背景;第二:耶律洪础和萧峰的相同点(作者按:莫非是说萧峰与耶律洪础都是契丹人,都长的有胸毛?不然,一个阴鸷冰冷,一个豪爽热血,哪里有相同?);第三:寺庙相遇(作者按:这一点我找了半天,没找出来《天龙八部》中谁跟谁在寺庙相遇。);第四:老将军之死和《天龙八部》中的殉情;第五:主人公的相遇。一个是兄弟相遇,一个是情人相遇;第六:爱恨。包括萧峰和阿紫,阿朱等等; 第七:怀才。一个是国医高手,一个是三兄弟各有奇招儿。

  呵呵,我不能不说,这位读者真的是很能牵强附会。不过我并不因此感觉伤心,反而感觉非常高兴。因为会这样挑刺儿,正表明是用心在读,是真的喜欢。何况《天龙八部》是金庸先生长篇巨著,就算我真的有借鉴,也没什么不能接受对不对?所以,如果您喜欢,下一部作品,就继续挑刺儿吧!我仍然会一一作答。

  再有就是有一位读者,提出小说最大的缺陷,就是主人公身边所有人最后都成了无。我不能不说,这位读者提得非常犀利,也非常中肯。也因此,我不能不认认真真做一番解答。

  其实在这部小说中几位主要人物,真正的纯同志只有一个小小。武俊怀是双性恋。耶律洪欣根本就不是同志,他只是在缺少女人的时候,才会找男孩子发泄(这一点在文中多次提及);萧震寰更不是同志,他只是对同性爱侣之间生死相随的恋情感觉非常羡慕与感动,最开始他的确想跟武俊怀发展一段感情,也的确两个人之间有过一段暧昧,但是最终返璞归真,两个人还是回归到了相亲相爱亲密无间的兄弟关系。

  可能这其中最有可疑的,还是张冲跟延虎。一开始我其实准备把张冲跟延虎写成兄弟感情,最终各自娶妻生子。但是写着写着,根本没有办法不让他们自然发展感情。首先,张冲是早被辽兵糟蹋过很多回的,以他的身份性情以及所处的背景,不可能再有机会、或者说心思去接受女人的爱。反而在遇到一个对他关怀备至的男人的时候,他不可能不感觉依恋和动心。而延虎,延熊一死,他也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但是在张冲身上,他既能感受亲情,也能感受爱情。而且延虎长期在战场征战,也是从一开始就可以接受男孩子的(这一点也在文中有提到)。再加上当时的那种背景,两个身份低贱的奴才,成日看着俩主子甜甜蜜蜜,会产生仿效之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最终他两个发展成一对——注意,这两位只能接受对方,不能接受其他男人——应该也算顺理成章、而不会感觉太牵强了。

  当然,这样说可能并不能让这位读者完全满意,但是这毕竟是一部同志小说,自然写同志感情会比较多,还是包涵包涵吧,呵呵!

  这里再解释一下“伴君入瓮”这个卷名的含义。其实这个词既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意,是说一心“降服”别人的人,最终也被爱情所“降服”;也含有“为情所困,无处可逃”的意思。可能有人一时难以明白为什么会有“无处可逃”的含义,那么听没听过“瓮中捉鳌”这个词?不用我多做解释了吧!

  还有一点,就是祈霖最后跟耶律洪础说了一句什么话,我最开始的初稿,其实是有写明的,但是在我重新修改的时候,总觉得完全挑明,会显得很肉麻!而祈霖跟耶律洪础都不是那么肉麻之人,所以最终,我把这句话隐去,让各位展开无穷的想象吧!

  最后,可能会有读者想知道我的下一部小说什么时间出来,因为最近一两个月有事要忙,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不过最迟在八月中旬,一定会有新作面世,到时候我会在《降服》公告中提前预告,各位如果有兴趣,经常进书连来转一转吧!

  再次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厚爱!也希望有您继续陪伴,给我动力,让我一直写下去!

  谢谢!

  冬日暖阳

  11年5月9日晚作者冬日暖阳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降服【已审】》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