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作者:海军陆战队      更新:2014-04-14 23:44      字数:2076
  在门口停好车,很奇怪家里没见一点灯光。人呢?吃完晚饭一起送徐媛媛回家了?没有必要如此隆重呀!徐媛媛不是自己有车吗?该不会是饭前去她家接的吧!看来老爸老妈想媳妇想疯了,横下心来年后准备抱孙子了。

  不管了,说不说由我,听不听由你们,反正我不会就范。打开大门,突然感到好饿,心里逐渐平和,家里嚒,就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想到老妈的厨艺,唾液禁不止从舌下涌出。

  及不可待跑进厨房,感到刺骨的寒冷。感觉有点不对劲,周围没有一丝暖意,没有一点菜和饭的香味,甚至连一个分子也没有闻到。打开电饭锅,空的;打开炒锅,连一片菜叶子也没有看到;打开冰箱,除了吃剩的半碗红烧肉,冻着白花花一层经过反复蒸煮后渗出猪油,就是瓶瓶罐罐里或浅或满装着的酱菜,什么也没剩下。

  全吃光了,真有能耐。

  愣了一下,肚子示威般长鸣起来。看着冰冷的灶台,恍然大悟:老爸老妈没在家里吃晚饭,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做。按照惯常风格,绝对不会把剩饭剩菜全部倒掉,总会留在冰箱里摆个几天。再说难道连饭也是数着稻穗做的,精准得连一粒米都没有多余?

  这么说徐媛媛没来。心里一阵轻松。

  从橱柜里找来方便面,挑出两盒排骨炖鸡的那种,在蒸锅里烧开水,一股脑放进去,耐着性子煮烂了,把面条捞起,直接放进红烧肉的大碗中,让滚烫的面条融化冰冻的肉汁,才三分钟就吃了个干干净净,只差把碗舔一遍了。

  吃得太猛,冷不丁打起了饱嗝。简单把碗刷了,直窜楼上,把门锁死。家里难得如此清净,倒在床上,枕着厚厚的羽绒被,感受身子的渐渐回暖,一如婴孩踏进了摇篮,不想离开。

  压力太重,身体甚至无法挺直。今日自己如此孤立无援,就像被困在浮冰上的北极熊,抬眼四周,除了茫茫天际线看不见一片大陆。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会有枪林弹雨,会有伤痕累累,自以为做好了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却发现构筑的防线如此不堪一击。

  不去想它,毕竟还有长海叔陪我站在一起。掏出手机,想听听长海叔的声音。

  拨打号码,长海叔却是关机。有点不相信,再拨打一次,回复依然是关机。

  怎么了?没电了么?可是前期反复关照过的,即使充电也要保持在开机状态。长海叔粗心忘了么?对了,今晚说是请我吃饭,还买了鲳鱼甜虾等生猛海鲜,怎么忽然没了下文?明天抽空去一次,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正思揣着心事,忽然手机收到短信提醒,一看,是黄茵茵的来信

  ……晚饭吃了么?

  怎么回事?我有点将信将疑,重新看看,确实是黄茵茵的短信,忙回复过去

  ……刚吃过。

  ……我刚才问过吧台,说你什么都没吃就走了。

  ……是的,牛排冷了,就没吃,回到家吃了面条。

  ……我发你短信,没别的意思,只想提醒你一句

  那种腔调又来了,真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意思,想了想还是回复了过去

  ……你要提防王健,他在煽风点火,散布你的事情。

  王健?难道是他到楼上去了?怪不得这小子最近一直躲着我!他到我宿舍去干什么?一时满腹疑问。想来黄茵茵不会造谣,肯定亲耳所闻。

  随即恍然大悟!刚去江圩新官上任,王健作为下级,对我奉承之辞溢于言表,知道我新住宿舍孤身一人,就去楼上约我吃早饭甚至给我送早饭,当属抓住机会大献殷勤。没想到长海叔捷足先登,出于对头天晚上失约的愧疚,早已买好早饭在走廊苦苦等待。王健晚来一步,不想从窗外看见我冰释前嫌抱住长海叔不肯松开,最后深情相吻,令他震惊不已!虽说把柄在手,但他心知肚明此等大事急于公开对他自己无异自残。随着追求黄茵茵的步步深入,却发现黄茵茵对我一往情深,对他却视若罔闻,就算送去九十九朵玫瑰也无功而返。恋爱的挫折使王健失去理智,开始谋划如何将我打垮。终于,雪夜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发现我夜宿分局估计又有故事发生,就铤而走险再次上楼偷看。可惜我整夜严格自律,最终却在长海叔告别时大意温存,而一霎那的出轨却成全了王健的长久等待。

  这次不是偶然撞见,而是有目的地捕捉。

  所以王健不失时机告诉黄茵茵,你看,李学清是什么人。你是不是该悬崖勒马。

  加之我又遗失了三驾马车的部分材料。这属于我的个人行为,跟整个四分局辛苦取得的成绩无关。局里开始对我个人颇有微词。

  于是王健当机立断告诉其他人,你们看,李学清竟然是这种人,早晚会出事。

  我掉入了陷阱,却没有发觉。潮水迅速退去,我一时找不到衣服遮羞了。怪不得严局对我如此批判,想必王健已经把情况尽数摊开。

  短信又来了,黄茵茵没等到回复,又发过来几个字:

  ……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依然没作答复。

  谢谢你!只是你为何对我这么痴情?

  恍恍惚惚间,听见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脚步声上了楼梯,转眼到了门口。

  “阿清?阿清?”老妈在门口呼唤,还敲了两下。

  我没有答应。我已极度疲惫,需要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阿清?睡了吗?你起床把门开一下,妈想跟你说几句话!”出乎意料,老妈没有走开,还在门口坚持。

  “妈,我睡了。”我假装睡意朦胧,口齿不清地回答说。

  今晚真的不行。我不想再接受一次苦口婆心的教育。你们的道理我都懂,我知道什么是光明,什么是前途,我也在努力,只是注定得不到好成绩。

  “你不就开一下门吗?影响到你啥了?”老妈的声音听起来很反常,如此霸道,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已经睡了,有事明早再说!”

  我坚定地回绝,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窗外漆黑一片,没有生机,如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