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作者:海军陆战队      更新:2014-04-14 23:44      字数:2058
  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思维仿佛被冰凌冻结,整个人疲惫不堪如虚脱了一般。对不起!对不起!在心底说过一千遍了,也没有感到一丝宽慰。生命有价,缘分无价,你我此生注定沦落风尘。不想去追,不想挽回,就让你的伤口慢慢自我愈合,事已至此,何必再去刻意改变结果?

  或许你的离去,对我而言,也是一种解脱。虽说从来就没有牵肠挂肚,但是心里总有一个位置明明白白被你占据,无法清空,让我感到格外沉重。

  晚饭已毫无胃口。硬着头皮站起,买单,走回大街上。现在去哪里?不可能去江圩了,路途遥远,寒风瑟缩,再赶回去无异精神有问题。那么去家里?徐媛媛在不在?白天老妈说要请徐媛媛来家里吃晚饭,我早就回绝了,如果现在现身,是否会被误认为回心转意?不行,绝对不能这么早回去,现在七点刚过,如果回家撞见晚餐正热热闹闹地进行,我是厚着脸皮坐下陪吃,还是强颜欢笑一旁陪坐?回想下午和老妈大吵一架,我可不想再次遭罪,难道今天的苦难还不够多,需要晚上再来补课?

  去哪里?去哪里?点火发动了车子,前方却没有目的地。

  还是去市局看看,说不准今晚会有熟悉的兄弟值班,也好在空调底下磨蹭些功夫。心念一转,觉得还算上上之选,于是懒洋洋地掉转车头,慢慢腾腾向市局开去。

  果然,值班室灯火通明。里面会是谁?有局长在吗?要是有值班局长在,三句话下来恐怕又会变成一次变相工作汇报。有点犹豫不决,屋外真的很冷,最后还是推开了房门。

  屋里的人正看着电视,转头看清是我,满脸惊讶,站起身说:“阿清?哦,李局?你怎么过来了?”

  “骨灰?你小子今晚值班?”我看是瘦骨嶙峋,紧张地扶了扶眼镜的郭辉,心想运气还算不坏。

  “哪里值班?今晚轮办公室,这些爷们去上海参观还没回来,留下黄茵茵一个人看家,可这女人下班时给我来电话,说今晚有事一定要我顶替看门,嗨,没结婚的人就是命苦!”

  我一怔,黄茵茵,你找人顶班。我现在知道,你的要事就是和我摊牌,可为何非找今晚显得有点迫不及待。我强作镇定,抬头望了望呼呼作响的空调,屋里暖意融融,就在沙发上坐下,百无聊赖地看起了电视。东方卫视,又是无聊的情感在线话题。

  我在等郭辉泡茶。现在我是客人,只要记得捧起茶杯聊致谢意。

  但是没有动静。我吃惊地看去,没想到郭辉也在看我。

  “看什么?咋啦,客人来了,茶也不泡,这等没有规矩?”我故作愠怒。

  “刚才就没找到茶叶,再说水也没烧开。”郭辉麻利地回答。

  似乎为了应证,饮水机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

  无话可说,继续看电视。还是隐隐觉得周围太安静。郭辉不是很健谈吗?难道今晚嘴巴没带?再一次看过去,这小子慌忙避开了眼神,装作没事一般。

  你在看我。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肯定在盯着我看。

  有什么好看的!不认识啊?你小子搞什么鬼?

  正想呵斥两句,赫然头皮一阵发麻,难道他和黄茵茵一样,也听说了我和长海叔的事情,现在开始重新审视我?不会吧!真有这种可能?心里不免一紧。

  又傻坐了几分钟,决心还是探探虚实,就随口问道:“你小子哑了?是不是四分局出了什么问题你瞒着我了?讲出来听听!”我装作有点愠怒的样子,注意观察他的反应。

  “没有没有,哪有这回事!”郭辉又摇头来又摆手,“李局你管理有方,怎么可能有问题?听说年底市局还要评你们先进呢,人家新区分局吵了几年都没轮上,嘿嘿!”说完,装腔作势挠了挠头。

  我立即切入正题:“那肯定是我个人有问题喽!你听到什么议论,也摆出来看看嚒!”说完,心虚地等待他的回答。

  可是他没有立即应答。时间真慢,难熬得就像突然停止的钟摆。

  似乎经过了揣度,郭辉才幽幽开口说道:“也不是啦,就算听到人家背后的议论,小弟也不会相信,小弟相信大哥的为人,那种乱七八糟的故事随他们说去,就当它耳边风,不会进脑子的。”说完,急急站起身,找来茶杯,“水开了,我去办公室拿茶叶。”

  你应该相信,这不是乱七八糟的故事,这是真的。

  看来这段隐私已经在市局传开了。脸面一阵发热,不必傻瓜般再去追问。此地不留人,别再赖着不走冒充清纯。我站起身,重新戴上手套,说:“嚼舌头者不得好死。算了算了,茶别泡了,我回家去了。”

  “再坐一会儿?”郭辉还在假意礼节性的挽留,只是太假太假了,连三岁的孩童都能一眼看穿。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忙吧。”我直面回绝了。

  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值班室的门“呯”地关上了。天杀的,还没等我到楼梯口,就给我脸色看,你小子也太落进下石了吧?我杀人了吗?我放火烧你家了?这家伙真不是东西!

  可是我行将身败名裂,当然应该尽早和我保持距离。

  刚到楼梯口,就看见几股雪白的灯光从大门照射过来,两辆商务车先后驶入院子,刹车,开门,乱糟糟的声音肆无忌惮地传来。办公室的老少爷们吃饱喝足,从上海参观回来了。

  我做贼似地绕道去了食堂,等人影散尽再走回车旁。不知道和他们打个照面,又会引起怎样的围观,还是躲吧。

  可是现在可以去哪里?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绕了几圈,看看久违的街灯,照着逐渐冷清的街道。大卖场门口正在连夜安装巨幅广告,眼光粗略扫过,簇拥的大红灯笼和中国结下面,一行醒目大字跃然眼前:年货一条街撼众开张!

  掐指一算。还有二十多天就要过年了。

  我却像一个孤野游魂,在寒风凛冽的街头,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