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作者:天使有约      更新:2015-12-15 09:55      字数:2114
    天亮,胡珀比想象中睡得好,起床梳洗,换好衣服,吃了早饭,就去跆拳道馆稍作练习。对她来说,练习跆拳道,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如今要她以此作为捍卫爱情的武器,不免有一点为难。不过,她会尽力。这是她在心里对楚乔的承诺。

    跆拳道馆的教练,为她找了一个对手,稍作练习,作为一个热身。

    时间过得有一点快。

    吃了午饭,她躺在道馆的场地上,小睡了一觉,接着就等到了美子。美子穿着白色的道服,看起来神采奕奕。按照比赛的规则,美子丢给胡珀一套红色的帽子和马甲。自己则穿蓝色的。

    她套上后,看了胡珀一眼,说:恐怕会让你很难堪。

    胡珀只一笑,说:即使输了,也不难堪。

    是的,接受她的挑战,本来就是一种成全,成全美子,也成全楚乔。当初接的时候,心里曾犹豫过。不过,现在很坚决。她看了一眼美子,问:裁判呢?

    美子笑,说:我们之间需要什么裁判?

    她说着,已经起身飞起一脚,踢中胡珀红色马甲的正中央,是心脏的部位。胡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击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边框外。她一摸胸口,生疼。

    美子瞥了一眼胡珀,说:我给你这个马甲,只是不想踢死你而已。

    胡珀想要反诘她,正欲开口。美子又是一脚踢向她的膝盖头。“啊!”胡珀疼得直叫,双手护住膝盖。不想美子一个转身,一脚后踢,踢在胡珀的大腿处。胡珀腿一软,倒在地板上。

    偷袭!胡珀抗议。

    美子向前走了几步,轻蔑地看了一眼胡珀,说: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较量。所有的规矩,都不是规矩。把你打趴下,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把所有的中国跆拳道手打败,是我接下去要做的事。

    呵!胡珀冷笑,爬起来,站定。自这一刻起,她要开始完全投入到属于她的角色里,再也不是前几天的模拟比赛而已。

    她盯着美子,开始与她周旋,不让美子再有机会偷袭。然而,美子迅速地右滑步上前,扫腿横踢,胡珀再次被撩倒在地。这一次的摔跤,还伴随着“咚”地骨头装地响声。胡珀着地,疼是固然,急是更加。按照自己这样的状态下去,除了出丑,这场比赛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咬牙起身,跳了一跳,美子再欲出脚。胡珀快步后退,然后跳了又跳。

    不要急!不要急!她暗示自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当美子再次靠近,胡珀迅速转身,右脚侧踢,利用腰部旋转的力量,快速直接逼近美子的大腿。美子攻击势头太大,一时无法后退,被胡珀踢到,倒腿了一步。

    美子站稳,笑了一笑,说:如果这一脚是我踢的话,你一定被我踢倒在地。

    胡珀收回腿,说:我不是想伤害人的。

    美子冷笑,继续摆开架势,与胡珀激战。这一次,她可不像前面那么轻敌。在周旋中,她瞧准了时机,伸腿一个勾踢,又伤到胡珀。这样来来回回,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当然是美子占上方。不过,胡珀也死死纠缠,不肯轻易放过美子。

    看来,不使出我的绝招。你不会罢休!美子冷眼看了已筋疲力尽的胡珀。说完,就跨步上前,开始转踢,转动腿部,用上足底直击中胡珀的太阳穴。

    胡珀根本反应不过来,美子的脚已经攻击到自己的太阳穴。瞬间,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篇模糊的混乱,连耳朵都是一阵又一阵的耳鸣似的。接着,她听到到更为大声的“咚”倒地的声音。

    比赛终于结束,而她终于可以安心地闭上自己的眼了。她想着,撇了撇嘴角,微笑。在微笑中,失去所有的知觉……

    胡珀醒来,是在医院。

    她睁不开眼,好像眼睛有几千斤重似的。她努力抬了抬眼皮,就听见有人喊道:醒了!醒了!

    接着是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是医生。他说:挺过七天,终于没事了。一切正常,只需要休养就好。有事,可以再叫我。

    她听着,努力想要睁开眼,最后还是闭上了眼,说:水。水。

    有人喂她。

    她想:是楚乔吧!

    于是,微笑。

    有人抚摸她的脸,是一双温暖的手,像妈妈的手。呵呵!她再笑,楚乔在自己的心里,原来是这样独一无二的温暖。

    乔!她闭眼喊道。

    在。有人握她的手,紧紧的。

    我还活着吧?真好!她感叹。

    嗯!有人“嗯”,然而听得出来,声音哽咽。因为胡珀她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自己,有多难看。她的头肿得像个猪头,身上遍布了大大小小的淤青。脚腕因为骨裂也上了厚厚的石膏……

    因为未知,所以她才笑。不过一笑,连牙齿都痛。她还是说:有什么好哭的?都是值得的。

    她终于睁开了眼,当然真的也只能睁开一道缝,却看见坐在病榻前的不是楚乔,而是自己的妈妈——林香语。

    妈……她赶紧想要起身,还是被按下去。她也实在没有气力爬起来。不过,她还是努力地环顾一下四周,想要看看楚乔。

    妈,没有别的人了吗?胡珀问。

    林香语并不多说,只是拿了电视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电视机里,正在播跆拳道的比赛,竟然是楚乔和美子的。比赛相当激烈,只是胡珀看不太清楚,也不适合起身看。于是,躺下,听主持人的解说。然而,光听声音,似乎更紧张。那一颗揪着的心,久久不能放松。

    妈……电视里的那个短头发的,就是楚乔。我以前在电话里提过的女孩子。胡珀介绍说,也是试探地说。

    林香语淡淡地说:我知道。

    嗯?正当胡珀疑惑不解时,门突然开了。胡珀偏了偏头,竟然看到楚乔双眼通红、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怎么回事?胡珀指了指电视。

    楚乔走到她面前,并不想多说。此刻,她想做的事,就是俯首深深地吻她,不管是病房里是不是有一个林香语。她真的管不了那么多,她只要深深地与胡珀的舌纠缠,不离不弃!

    胡珀那苦涩的舌与唇,那浑身的药味,那一触即痛的伤口……统统令她再次默然落泪。泪水滑过她们的嘴唇。她们知道那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