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大结局)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3-11-25 13:44      字数:2856
    凌云浩又后悔了,后悔不该答应举行什么仪式。

    两个大男人,想一想就感觉肉麻,更何况,蓝强居然想让他穿白西服,那他不是要被打上……“娘娘腔”的烙印?所以他当然打死也不穿!

    他们现在是在孙海澜买回来一直闲置着的那间房子里,不过现在这间房子已经被他们俩买了回来,准备请蓝兆丰夫妇以及老外公搬回来继续跟凌家做邻居。不过钱是两个人共同出的,不是蓝强没有能力独自担负,而是凌云浩说的话:“以后不管什么事,都是我们俩共同分担,不然的话,我挣的钱怎么花?”

    说这话的时候,蓝强正缠手缠脚地搂着他不放:“那你可以不用挣钱,天天在家玩儿着,有我养你就行了!”

    然后凌云浩就瞪眼睛:“去!我也是男人,为什么我要让你养?”

    蓝强当然不会就这个问题跟他争。实际上只要不是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他一般都会依着凌云浩。——即便是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比方说“争攻争受”,他也不会跟凌云浩硬争,他只会或甜言软语,或手嘴并用——进行诱拐。

    而幸好穿不穿白西装也涉及不到原则问题,不用他坑蒙拐骗,所以最终,两个人都穿了黑西装。

    凌云浩的身材是很适合穿西服的,蓝强就不太穿西装,但是真的穿起来,也衬得肩宽背厚,腰瘦腿长。

    所以凌云浩就瞅着他一个劲儿地咪咪笑。

    “你笑什么?”蓝强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原来你还挺迷人的!”凌云浩一边说,一阵情动上来,忍不住双手抱一抱蓝强的腰。然后不等他走开,已经被蓝强回手抱住。

    “是我迷人,还是你迷人?”一边问,一边亲了上来。

    “咦~!”凌云浩咕哝,“刚穿好的衣服,你又想脱了是不是?”

    蓝强可不管是不是刚穿好的衣服,反正就是每天亲也亲不够。结果,等到好不容易再次穿好西服赶到酒店,亲朋好友已经干坐着等半天了。

    说是亲朋好友,其实也就是从前的几家好邻居,再加上孙海澜以及唐自刚,再加上尚晓武的父母等。

    曾娟本来想在家里自己办,不过蓝强想趁这个机会把一直陪在凌云浩身边的孙海澜请一下,另外最好的朋友唐自刚也得有个交代,再加上尚晓武的父母。家里无论如何也坐不下,所以最终,还是选择在一家大酒店包了一个单厅,订了几桌酒席。

    结果唐自刚一接到电话,就把他狠狠骂一顿,说他为什么一走五年,连最好的兄弟都不联络一下。那他就只能任由唐自刚骂,等骂完了,再去给他道歉。唐自刚其实也不是真生气,现在知道他终于跟凌云浩守得云开见月明,也替他感到由衷的高兴,所以高高兴兴也就带着妻子一起来了。

    这其中刘凤琴的心情最复杂。事实上一接到蓝强的电话,她马上就在那边哭了。而等到坐火车赶过来的那一天,蓝强跟凌云浩一块儿到车站去接她。蓝强看见她短短五年时间,已经颇见苍老,额上已现皱纹,鬓角也有了白发,可想而知,当时自己冲口而出的几句话对她的伤害有多大。这五年时间,只怕所有人,都没有她受的煎熬深。

    所以,当刘凤琴一看见他,又呜呜地哭出来的时候,蓝强双手扶着她,还是在她耳边轻轻叫了一声:“妈!”

    一个字,让刘凤琴更是哭得站也站不住。

    蓝兆丰夫妇对刘凤琴本来是有些怨恨的,但是一见面,眼看着她的苍老,回想十几年刘凤琴给予几个家庭的关照和帮助,再加上蓝强到现在还是对他们这么孝顺,反而是刘凤琴,丈夫已经去世,儿子又不能认,真正值得同情的,反而是她。

    所以当刘凤琴说起往事,恨不得要给夫妻俩跪下来的时候,陈雪莲一把拉住,哽咽着说了一句:“什么都不用说了!儿子都这么大了,何况……他是你的儿子,也是我们的!”

    两个女人都止不住地放声大哭,只不过一个充满感激与愧疚,一个充满宽容与友爱。

    蓝强大伯父蓝兆祥一家人也在场,当初因为“照片”的事情,曾娟跟凌传峰闹得不安生,偏偏一直对他们几家极为照顾的刘凤琴也在那个时候调离,蓝兆祥自然都怪在妻子身上,气得打了蓝大妈一巴掌,还差点儿就要跟她离婚,所以蓝大妈现在也收敛了一点儿。只不过家里人还是防着她,所有事情都不敢往她耳朵里传,到现在她还是蒙查查地不清楚。看到尚晓武的父母,她甚至忍不住地说了两句风凉话,气得蓝兆祥瞪着眼睛要撵她回去,她才赶紧闭上了她那张没把门儿的乌鸦嘴。

    蓝勇已经结婚,虽然有些愣头青,那一对兄弟之间分分和和也都看在眼里。现在终于看到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两个人重新走在了一起,他又不会说什么祝福之类的话,就是裂开了大嘴一个劲儿地笑。

    蓝强本来给蓝明凯也打了电话,但是被蓝明凯婉拒。另外老外公听说两个男娃居然还要举行什么仪式,心理上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因此这一天也没出席。

    另外还有一个孙海澜,他的心情也很复杂。自从凌云浩从美国回来,他一直守在凌云浩身边,明知道很难得到凌云浩的爱,但是情之所属,内心总还是存着万一的希望。但是现在,就连那万一的希望,也成了泡影。

    直到凌云浩跟蓝强并肩走进来,他才不得不承认,最能够配得上凌云浩的,或许世上只有蓝强一个人。不是因为蓝强的外形很帅气,事实上他仍然不觉得自己的外形就比蓝强差多少。他差的是,这几年无论他无论任何人花费多大的精力和心机,也不能让凌云浩恢复从前的阳光与开朗,唯有今天,走在蓝强的身边——也只有走在蓝强的身边,凌云浩才会散发出如此耀眼的光彩!

    所以,他应该、也只能释怀了。也许这世上不会有另外一个凌云浩,但是一定会有另外一份属于他的爱情。从这对兄弟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而当孙海澜吵吵嚷嚷地要“新郎新娘”相互戴戒指的时候,蓝大妈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也忍不住,顾不得蓝兆祥对着她吹胡子瞪眼,终于还是问了一句:“到底……谁是新郎?谁是新娘?”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孙海澜首先夸张地“哈哈”笑起来,再然后唐自刚也“哈哈”笑,凌云嬛跟她还在蜜月期的丈夫、以及蓝勇蓝壮兄弟俩也忍不住地只是笑。孙海澜一边笑,一边还紧追一句:“可不是!赶紧交代清楚,到底谁是新郎,谁是新娘?”

    凌云浩一下子满脸涨红。蓝强回头向他一望,正见他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蓝强就在心里禁不住地暗暗叫苦,因为今天晚上,他又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来进行“保攻战”了。

    即便他已经不是那么在乎做攻做受,但是,对于他们俩来说,那其实也是一种情调不是吗?

    所以,他会让这种暧昧而热闹的攻受战争,一直上演下去。

    几个年轻人都在“哈哈”笑。大人们也在笑,却笑得各有各的喜悦,各有各的感怀,也各有各的心酸。

    尤其是尚晓武的父母,泪眼模糊之中,从未有过如此的欣慰和感动。原来儿子在这个世上并不孤单,原来眼前这一对如此优秀而出色的年轻人,也跟儿子是同类人。

    那么,他们是否,也该考虑考虑,搬去上海跟儿子一起住?

    “听!这好像是……孔漾唱的歌。”笑笑闹闹之中,蓝勇忽然没头没脑地叫了一声。

    众人侧耳倾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空气中开始流动着一首旋律优美的歌,那是翻唱自羽泉原唱的一首歌,歌的名字叫《这一生只为你》。

    翻唱歌手,就是那位不红不紫的——柏杨。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变老,还对别人说着你的好……”

    全文完

    冬日暖阳

    10年4月17日

    【又一部小说解禁完结,我说过最终我所有小说都会解禁,并且本年度八月初,一定会有新作品出现,请留意。现在,请先跟读已经在VIP更新完结正在解禁的古典同志小说《降服》吧!

    “后记”中会对《邻里兄弟》进行简短的探讨,如果有兴趣,请前往交流。谢谢支持!——冬日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