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4-03-01 20:20      字数:3508
    天还没黑,屋子里还是亮堂堂的。两个风华正茂仪表堂堂的年轻人,宛若两匹充满欲望的淫兽,相互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相互亲吻着对方的嘴唇,胸脯,直到浑身每一寸肌肤。

    爱的欢叫开始在屋子里回响,当然还是会痛,然而那种痛,却充满了快乐和幸福。

    这不是在蓝家,也不是在凌家,他们只是就近找了一家宾馆,然后在宾馆服务员诧异的眼神中,大大方方地牵着手进入房间。

    然后一进房间,他们就紧紧地拥在一起,紧紧地揉在一起。用热烈的欢爱,来发泄他们长久的思念,来宣告他们爱的誓言!

    今生今世,任何力量,再也不可能将他们分开。

    ※※※

    很久,事实上没有人在乎究竟过了有多久,只知道天完全黑了下来,两个精壮壮的大小伙儿,都完全没有了力气,屋子里才终于安静下来,两个人相搂相抱,很困,很累,却谁也不想入睡。

    五年了,终于回到了彼此的怀抱里,那种感觉,谁也不舍得马上就睡。

    “云浩,我爱你!”蓝强说,用嘴唇磨蹭着凌云浩的耳垂。

    “还敢说?”凌云浩回过头来揪他的脸,“一跑就是五年,连一点儿音讯都没有,还敢说爱呢!”

    “就是因为太爱你嘛!我们又是亲兄弟,我怕跟你在一起,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嘛!”

    “那你就应该跟我实话实说呀!还编出一套那么笨的理由来骗我。早就跟你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应该坦白说出来,然后我们才能想办法去解决,可是你就是弯弯心肠多!”

    “我是……怕你受不了这种打击嘛!而且……如果我们真是亲兄弟,能有什么办法解决?”

    凌云浩哑口无言。事实上他不得不逃到美国整整四年,也是因为如果他们真是亲兄弟,的确是没有办法解决。

    不过,幸好,他们不是亲兄弟。

    “反正不管什么事,一定要相互坦诚,要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边,我难受,你不是更难受?”

    “是,这次是我错了!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会有一丁点儿的事情瞒你!”

    “那你给我记住了,再有下一次,我真的会狠狠捶你一顿!”

    凌云浩威胁地扬扬拳头,蓝强抓住他的拳头凑到嘴边亲一亲。然后凌云浩转转眼珠,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他双眼瞅着蓝强,“五年哦!你有没有跟其他人胡搞过?警告你,不准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我也没有跟其他人胡搞过。每天除了想你还是想你,对其他人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一次也没有?”

    “一次也没有!”

    “咦~,我才不信!真对其他人一点儿兴趣没有,那你以前……还跟孔漾搞在一起?”

    “那时候……还小嘛!而且……我刚刚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可是你又不是,那我……只好拿他代替你了。”

    “就你的理由多!”凌云浩一撇嘴,“我为什么就不会想找其他人代替你?”

    “是!都是我的错,不过我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蓝强无限满足地叹息一声,轻轻搔弄他光滑的肌肤,“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亲兄弟的?”

    “孔漾告诉我的呀!不过,也不能怨他,是我逼他说的,我还捶了他一顿呢!”凌云浩现在想想,倒有些后悔那时候的冲动,“而且……上一次遇到他,他好像……也后悔了。所以,算了,也不用再恨他了!”

    蓝强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因为事实上孔漾会落到现在这样,基本上也是他害的。不过他想还是不要纠缠这个问题的好。

    所以他转移话题:“云浩,过几天你跟我一起去上海吧?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跟你分开了!”

    “你就想!可是我爸妈怎么办?他们把我养了这么大,就算嘴里放我走,心里也会舍不得。”

    “那要不……请他们跟我们一起去上海?”

    “那你跟他们说去,反正他们不去,我也不去!”

    “好!”蓝强眨眨眼,“明天我就去向岳父母提亲,然后把他们一起接到上海去!”

    “咦~!什么叫做岳父母?”凌云浩立刻瞪眼睛,“我也是男人,为什么你不说你爸妈是我的岳父母?”

    蓝强笑笑不语,凌云浩一转念,忽然明白过来,顿时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我跟你说,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我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但是,明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搞回来!要当岳父母,也是你爸妈……给我当岳父母!”

    蓝强看着他气嘟嘟的嘴,有趣儿地凑过去亲一亲。凌云浩一把将他推开,蓝强再凑过去亲一亲,再被凌云浩推开;蓝强锲而不舍,再亲第三次。直到凌云浩终于软化下来,一边回应他的亲吻,一边还在气不忿儿地嘀咕:“反正,你搞我,我也要搞你。不然,我就不跟你去上海。”

    其实搞不搞的蓝强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在乎,只要能够跟凌云浩在一起,要他做什么都行。

    不过,当然,不到迫不得已,他还是想做上边的那一个。

    而幸好,凌云浩平时虽然凶巴巴的,但只要一上床,被他一亲一摸,就会晕头转向,就会上下不论,攻受难分。

    所以,他暂时还是坚守他的位子不动,万一有一天,真把凌云浩逼急了再论其他吧!

    ※※※

    而当两个人手牵手地出现在凌传峰曾娟面前的时候,两夫妇惊喜——事实上也略带心酸地发现,这几年他们费尽心机也无法让儿子真正快活起来,但是现在,儿子好像一下子复活了,阳光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整个人都散发着欢乐而明亮的色彩!

    “凌叔,陈姨!”蓝强还是这样称呼他们俩,“我想让云浩跟我到上海去,不过他不放心你们俩,所以,我想接你们一起去!”

    曾娟回头望一望丈夫,看见他两眼望着亲生儿子,嘴唇翕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以曾娟赶紧接过话头。

    “那……你爸妈怎么说?你应该先征求他们的意见!”

    “我说过呀!”蓝强在凌传峰激荡的眼神里有些不自在,所以他转过眼光只看着曾娟,“不过……我爸妈说现在工作丢不开,要去,也得等到退休以后才能去!”

    “那我们也等一等吧,传锋你说呢?”

    “是!”凌传峰将奔涌而出的感情藏回去,恢复他惯有的温和与安详,“你们先去,反正云浩到哪儿都是一样做事。等你们事业做大了,都成了大老板,再来接我们跟你爸妈一块儿去!”

    蓝强回头瞅着凌云浩,凌云浩撇撇嘴不言声。凌云嬛在旁边“哈”地一声笑出来。

    “要我说蓝强,你干脆正大光明地跟他举行个仪式,以后他就不得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哎呦,我可不是骂你!”

    “姐你说什么?”凌云浩一下子红透了脸,“谁嫁谁还说不定呢!”

    “那就算蓝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好了!”

    “姐你还说?”凌云浩急得又拧鼻子又瞪眼。

    凌传峰夫妇相互一望,也都忍不住地笑起来。整整五年了,一家子没有这么开心过,连之前少许的心酸,也都被冲淡得无影无踪。

    好一会儿,才又安静下来,凌传峰正正经经开了口。

    “其实仪式不仪式的倒没什么要紧,反正这辈子也没人能够把你们俩分开。不过……把你爸妈接过来聚一聚倒是应该的,从前我们都是好邻居,以后更是一家人了!”

    “就是这样!”曾娟也赞成,“我早就想接雪莲他们回来吃个饭,正好趁这个机会来个大团圆,把你……”她忽然警觉说得太多,赶紧把最后一句话咽回去,换了另外一句话说,“……还是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要我说……还是举行个仪式好!”不等蓝强表态,凌云嬛抢在之前开了口,“就怕这两位嘴上爱得死去活来,真要在人前亮相,却没这个胆量!”

    “我是没什么问题。”蓝强马上接一句,回头瞅着凌云浩,“就怕云浩……不喜欢!”

    他本来想跟着凌云嬛的话说“不敢”两个字,却不舍得让凌云浩受激,但是凌云嬛就不依不饶。

    “只怕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吧?”她嘻嘻哈哈再接一句。

    凌云嬛已经在春节期间跟相恋多年的男友成婚。她之前所以要阻挠弟弟跟蓝强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弟弟好,那现在既然已经接受,她就非常地坦然。弟弟还是她的弟弟,这一点没什么改变,至于说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只要弟弟幸福,其他都不在乎。她希望弟弟也能不在乎。

    “为什么我不敢?”凌云浩也知道他姐在用激将法,可是心里还是不服气,一不服气,就中了圈套,“他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为什么他敢,我就不敢?”

    蓝强笑一笑不接腔,凌云嬛洋洋洒洒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曾娟跟凌传峰无奈地摇摇头,又都笑起来。

    ※※※

    就在凌家吃了中午饭,两兄弟挨着肩出去散步。蓝强想起刚才曾娟想说没说的那句话,试探地问凌云浩:“云浩,我想……那天把我……干妈也接回来好不好?”

    “接她回来干吗?”凌云浩还是有些心里不舒坦。因为不管怎么说,那个女人都跟他老爸有过一段不干净的历史,他始终还是替他妈抱不平。但是一句话出口,他忽然意识到,那个女人是蓝强的亲生母亲,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所以他立刻又改了口,“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其实……以前也挺恨她的!”蓝强明白凌云浩心里的想法,“不过现在想起来,她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为了我。而且,如果不是她把我们一家人从山里弄出来,那我就没有机会遇到你,也没有机会现在跟你在一起。”

    “所以嘛,我都说随你了!”凌云浩回脸一笑,“反正……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其他的什么事情,我都不在乎!”

    蓝强笑起来。阳光很暖,不过他的阳光,不是来自于头顶,而是来自于身边。

    只要有凌云浩在的地方,就有他的阳光,就有他的温暖。

    ——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其他的什么事情,我都不在乎!——

    多震撼的真情告白,多直接的爱情宣言,这一辈子,他非常非常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