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3-11-25 10:46      字数:3941
    蓝强久久久久地一动不动,现在他已经点开了那段视频,并且刚刚看完。那段视频的名字叫“不是亲兄弟”,目前属优酷网点击率最高的视频之一。

    所以在那段视频后边跟了很多的观众点评,其中置顶的一篇最具代表性。

    他是这样说的:短短的十几分钟,却给人极为强烈的视觉享受,宏大神奇的特效场景,几可与好莱坞大片相媲美。但却基本上没什么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倒更像是一段寻人广告,超炫的特效场景仿佛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看到这段视频。而最耐人寻味的,就是这段视频的名字、以及结尾处两位屠龙勇士没头没脑的一番对答,那似乎让人嗅到了一些“断臂”嫌疑!

    在蓝强看来,这段评论非常中肯,因为这段视频的确是没什么故事情节——编故事本来就不是凌云浩的强项——一开始就是一个江湖游侠打扮的少年人逢人就问知不知道“强”在哪儿,然后就出现一条恶龙四处搞破坏,这个少年人纵身上去跟恶龙展开搏斗,直到紧急关头,又出来一个少年人仗剑加入战团。两人联手飞来纵去,直到将恶龙杀死。

    而之所以会有如此高的点击率,也的确是因为两位勇士与恶龙厮杀的场景,被制作者设计得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

    至于说到这段视频很像是一段寻人广告,其实在蓝强看起来,不是很像,根本就是!因为他就是这段广告要找的那个人——强!

    就在视频的结尾处,当两个屠龙勇士将恶龙击毙以后,有这样一段对话:

    “云,你为什么来找我?”

    “强,我想告诉你,我们不是亲兄弟!”

    “真的?”

    “当然是真的,是你没把事情完全搞清楚!”

    “原来是这样,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就像评论者说的,这段对话的确是没头没脑,但却耐人寻味,唯有蓝强一听就能够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那是凌云浩在告诉他,他不是他的亲兄弟!

    实际上当他从尚晓武口里得知凌云浩去了美国,心里就明白,即便他苦心遮掩,凌云浩一定还是知道了真相。他相信那对凌云浩来说一定是一个近乎致命的打击!

    那是他最怕的事情,他怕凌云浩会承受不起。但是他却不能回去进行安抚,他每天咬着牙低着头只顾做事,用狂热的工作热情来抵消内心撕扯般的痛楚。那种炼狱般的痛楚真的让他生不如死,可是他是男人,再难,他都不能一死了之——即便他经常都想一死了之。

    然而很显然,就像他怎么也忘不掉那个从小到大心心相照的邻家兄弟一样,凌云浩很显然也始终没有忘记他——即便远逃到美国也还是不能忘记。所以他才会发这段视频,所以他才会想要告诉他,他们不是亲兄弟。

    可是他们怎么可能不是亲兄弟?虽然琴姨没有亲口告诉他亲生父亲是谁,但是不用她告诉,话说到那份儿上,傻瓜也能猜得到。更何况,他跟琴姨,跟凌传峰,长相上都非常接近。

    可是凌云浩特意制作这段视频——他相信如此炫目的特效,一定花费了凌云浩莫大精力——又的确是在清楚明白地告诉他,他们不是亲兄弟。

    是否,真的就像视频里“云”跟“强”说的,他还没有把事情完全搞清楚?

    那么,是否,他该拿起电话,马上把所有事情搞清楚?

    他已经很久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了,不是他不想打,而是有几次蓝明凯接到电话,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打搅他们一家人的生活。

    所以他就不好再打搅。他只能隔一段时间给父母汇一些钱回去,换一种方式让父母知道自己平安无事。同时,也以此略报父母养育之恩。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家里人他跟谁在一起,具体落脚地址在哪儿。内心深处,他还是会怕凌云浩会找过来。所以家里人只知道他在上海,却没有办法主动联络他。不过从尚晓武口里,他却能够知道家里人——包括蓝家和凌家人的一些情况。

    但是现在,他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回去?如果凌云浩真不是他的亲兄弟,那他根本不用考虑,他会立刻飞回去。

    但是,如果凌云浩仍然是他的亲兄弟怎么办?

    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内心深处重新燃起的一线希望,反而一次一次阻止着他伸手去抓起电话。

    但是,还是但是!如果他不打电话,那么这一线希望,也不成希望。

    所以,最终,权衡利弊,他咬咬牙,还是抓起电话。不过不是打给凌云浩,而是打给他的父母。

    他恐怕如果事情并非是他希望的那样,如果凌云浩开口叫他回去——即便凌云浩还是他的亲兄弟,他也会不管不顾马上跟凌云浩一起,在道义和廉耻的禁区里彻底沦丧。

    所以,即便他现在已经疯狂地想要听到凌云浩的声音,他却不敢直接打电话给他。

    ※※※

    五年的时间,昔日亲如一家的好邻居,已经比较疏远。因为当真相揭穿,凌传峰自己,其实也有点儿难以面对蓝兆丰夫妇。毕竟当年是蓝强的亲外婆做了那件很卑劣的事,让人家骨肉分离二十几年。但是外婆做的那件事,不过是为了帮外孙——也就是他的亲生子谋取一个好一点儿的生存环境。从这一点来说,归根结底,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他而产生。因为如果当年他不出轨,就不会有蓝强的存在,如果没有蓝强的存在,就不会导致后边一连串的事情发生。

    但是再难面对,为了亲生的、和养大的两个儿子,他也不能不去面对。更何况在他心里,一直也藏着一份感激之情,感激蓝兆丰夫妇将蓝强养大成人,更感激他们夫妇这么些年对蓝强的关怀备至——虽然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那不是他们的亲生,但是事实是,蓝强一直都生活在温暖和睦的亲情关怀里。

    所以他欠着蓝家一份感激,也欠着蓝家一个赔罪。所以就在跟凌云浩彻底坦诚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备了一份重重的厚礼去到蓝家。本来他想一个人去,但是曾娟坚持要陪着他去。因为从她的角度来看,所有的错误,包括凌传峰的出轨,不是凌传峰对不起她,而是她对不起凌传峰。

    当他们敲开蓝家的大门,五年的时间过去,蓝兆丰夫妇看起来也已经沧桑了很多,很明显这五年他们过得也不开心。

    而当凌传峰说明来意,蓝兆丰夫妇也忍不住地落泪了。这件事他们的确有权利去怨,去恨,但是怨恨又能有什么用?严格来说凌传峰也没错,有错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而且是在良心的责骂中死去。而活着的人,即便是刘凤琴这么多年隐藏真相,也不过是怕一旦说出来,会一下子拆散三家人!而且这些年她一直都悄悄照顾着蓝明凯,一直都悄悄关照着他们几家,即便有罪,这些年也差不多恕清了。

    更何况,他们养大的那个儿子,一走五年无影无踪,他们现在除了牵挂和思念,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怀恨。

    蓝明凯已经结婚,结婚的对象却不是林燕。并不是蓝明凯忘恩负义,而是林燕自觉着外形跟蓝明凯相差太远,而且蓝明凯对她的敷衍她也能够看得出来,所以最终她主动提出了分手。而在跟她分手没多久,蓝明凯就有了现在已经成为他妻子的漂亮女朋友。

    但是蓝明凯婚后并没有跟蓝兆丰夫妇在一起住。毕竟从小没有在一起,他跟蓝兆丰夫妇之间有很多地方需要适应,再加上还有一个老外公天天念叨着蓝强——夫妇俩心里当然也会有牵挂,但是他们一直尽量不在亲生儿子面前表露,但是老外公就不会顾忌这些,在他心里,现在的这个外孙,就是比不上蓝强好。

    那就把蓝兆丰夫妇弄得很为难,往往哄完了老人,还要哄儿子。蓝明凯的性格本来就不是很宽容,虽然亲生父母在尽量对他作出补偿,心里还是会有一些疙瘩。在蓝家磕磕碰碰过了几年,反而越来越思念养父母从小到大对他的好,因此在结婚之前,他就跟蓝兆丰夫妇商量想搬出去住,并要把养父母从山里接出来照料。蓝兆丰夫妇当然无话可说,拿出钱来帮他买了套房子,而蓝明凯一搬走,对蓝强的思念,就愈发地难忍难耐。

    但是很可惜,一直以来蓝强总是会不定期地打电话回家,也会不定期地汇钱回来稍尽孝道。直到最近两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再有他的电话打回来,幸亏钱还是照汇,而且越汇越多——这也是蓝兆丰夫妇有能力拿出钱来帮蓝明凯买房的原因——夫妻俩由此也能够猜到,儿子的生活起码从经济上来说还算不错,这也使他们虽然有思念,有牵挂,却幸好没有那么揪心。

    所以当凌传峰说明想把蓝强找回来的时候,蓝兆丰夫妇也都一致同意。儿子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们再也不会横加干涉。只要儿子愿意回来,只要从此以后一家人能够在一起,管他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无所谓!

    但是他们可以提供的唯一线索,就是儿子肯定在上海,因为钱,是从上海汇出的。

    可是上海那么大,他们到哪里去找?

    ※※※

    凌云浩并没有因为找不到蓝强的确切地址而伤心,对他来说,最大的打击其实不是跟蓝强分开,其实是接受不了跟蓝强是亲兄弟的事实。因为那意味着,连思念,也是一种违背人伦的事情。

    更何况父母的坦白,也让他的内心充满对父母的愧疚和感恩。现在他只想陪在爸妈身边,只要能够补偿这几年对于爸妈的冷漠,要他做什么都行。

    所以他只是制作了一段视频在网上发布,至于蓝强会不会看到,会不会回来,他都不去想。——事实上他想也是白想。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希望。虽然那种希望也许会很渺茫,但是刚刚从完全绝望中重新拥有希望,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他每天在父母面前克尽孝道,性格虽然不至于像从前那么开朗,但是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起码在父母面前他是如此。

    但是思念,还是会有。每到深夜梦回,心底里藏着的那个人,还是会固执地冒出头来,一遍一遍地提醒他,他们仍然在相爱。

    一直到有一天,他不知不觉地又走到篮球场。看着篮球场上嬉闹的人群,回首少年时期,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也曾在篮球场上追逐奔跃。也许从那个时候起,他的眼光,就一直不曾离开过那个人。

    但是现在那个人,到底在哪儿?

    想到那个人,他整个人都开始温暖起来——不对!他忽然警觉,那种温暖不是由内到外,而是由外而内!确切地说,那种温暖,来自于他的身后。

    那是他从小到大从不会出错的感觉,只要那个人来到他的身边,无论是从哪一个方向来,他浑身上下一定会自然而然温暖起来。

    他站着没动。事实上他也动弹不了,他任凭身后伸过来一双粗壮的手臂,将他拦腰抱住,一个熟悉的脸庞靠上来,紧贴着他的脸颊,然后一个低哑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云浩,我好想你!”

    凌云浩生平从没有感觉过如此的软弱——也许爱情本来就会让人变得软弱。他干脆向后靠在那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嘴角笑开了花。眼睛里,却哗地一下子,快活的眼泪全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