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3-12-07 15:36      字数:3199
    刚刚进入二月,窗外,正是春寒料峭时节。窗内,却是一片春心浮荡,春意盎然。

    一个赤裸而结实的男子有力地律动着,直到一声低吼,将爱的种子尽情倾泻在身下爱人的体内。

    位于下方的纤瘦青年面如桃花,润红的两片嘴唇不断地翕动喘息,尚未从炽热的激情中恢复。他的那个样子让上方年长一些的男子忍不住地低叹一声:“宝贝!”又亲吻下去。

    纤瘦青年察觉到了抵在他两腿间的迅速复苏,吓得一下子完全清醒,赶紧地用手推他。

    “快起来啦!都几点了,再晚一会儿,蓝强又该说你了!”

    “说就说呗!他是个工作狂,我可是个有家室的人!”年长男子一点儿也不着急。

    “可是……”一句话说得纤瘦青年红了脸,“你这当老师的,老是被学生说,像话不像话?”

    “有什么不像话?我现在又不是他老师,我现在是他的合伙人,平级的知道吧?”年长男子一边亲吻,一边嘀咕,“我现在也不是你老师,我现在是你老公,所以你赶紧给我专心一点儿!你把我扔在上海跑回去襄樊这么久,我都快想死了!”

    “过年嘛,我当然要在家里多陪我爸妈几天呀!还说呢,今年你没跟我一块儿回去,我妈还悄悄问呢,就怕你对我不好。”

    “今年公司要扩大业务,实在是有很多事情走不开嘛!我说把你爸妈从襄樊接到上海来,他们又不肯!”年长男子八爪鱼一样纠缠着纤瘦男子不放,“何况你是我老婆,我怎么可能对你不好?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对你不好!”

    这是位于上海市郊一座花园小区一所高层建筑内,这一对“老公老婆”,正是这间房屋的主人。

    只不过人家的“老公老婆”都是一男一女,这一对“老公老婆”却是两个男子。而且在一起已经五六年,仍然比人家男“老公”女“老婆”的还要恩爱。

    那个“老公”名字叫朱振国,至于“老婆”,当然是尚晓武。

    ※※※

    蓝强当初离开襄樊来到上海,一时没有落脚之处,思来想去,还是联络了已经到上海好几年的朱振国。朱振国本来在嘉定区开了一个小小的房产中介公司,蓝强本来就看好这一行,于是进入公司帮忙。

    朱振国业务能力不错,但是管理能力欠缺,公司开了几年,一直也没有大的发展。蓝强一来正好弥补了他这方面的不足。尚晓武大学一毕业就来到上海跟朱振国在一起,他们俩见蓝强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连一丁点儿其他的休闲娱乐也没有,心里都明白他必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有一次朱振国忍不住地问蓝强是不是跟凌云浩有关,蓝强马上求他不要问,还求他不要将自己在上海的事告诉凌云浩知道,因为如果凌云浩知道,他就要离开上海。

    尚晓武曾经想趁着回襄樊的时间问问凌云浩,但是等他回去襄樊,凌云浩已经去了美国。这就进一步证实这一对邻家兄弟之间必定发生了什么重大波折!但是他们也无能为力,感情的事情很多时候都不是外力可以介入的,他们只能默默地在生活和工作上,尽量给予蓝强方便和配合。

    而蓝强的埋头苦干,连带得朱振国都不得不追着他的脚步往前跑。再加上中国的法律还是有不完善的地方,实际上中国的新贵们,很多都是钻了法律的空子而迅速暴富。蓝强正好是法律系毕业,五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公司从最开始只经营二手房的代理销售与出租,迅速扩大拓宽业务面。并于两年前正式更名注册为XX房产公司,开始全面进入房地产代理与策划。尤其在去年,成功争取到与上海市排名前十位的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合作的机会,公司也趁着这个机会,进入高速发展时期。

    而蓝强与朱振国的合作关系,也从最开始的老板与员工,变成五五分成的合伙人。

    ※※※

    “别闹啦!再晚一点儿,真要被蓝强说了!”尚晓武被朱振国又亲又摸的又开始有点儿喘吁吁的了,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赶紧地转移注意力,“对了,昨天一回来你就把人往床上抱,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什么事待会儿再说!”

    “你听我说嘛!我好像……知道蓝强跟云浩发生什么事了。”

    “啊?”朱振国马上从情欲之中清醒过来,“你是不是问过云浩啦?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蓝强这家伙又不肯说,把我们都快折磨死了。真要出了什么问题,不行我们去帮他们解决掉。”

    这是说的真话,这几年每天看着蓝强郁郁寡欢,把他们也跟着难受,只要能够让蓝强开心起来,让他做什么都行。

    “不是云浩跟我说的。去年回去的时候他刚从美国回来,我就问过他,可是他叫我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蓝强,那我今年怎么还敢问?不过……我看过他在优酷网上发的一段动画视频。云浩从小就喜欢制作电脑动画,今年国内票房最高的那部贺岁片,其中视觉特效这一块,他就有份儿参与制作。”

    “别扯得这么远!”朱振国在他后脑上轻轻拍一巴掌,“说说那段视频是怎么样的吧?”

    “还是……先起来你自己去看吧!”

    尚晓武趁机把朱振国推开,一跳下床,正要披上睡袍,回头看见朱振国笑眯眯地盯着他光溜溜的身体看,脸上一红,随手把朱振国的睡袍向他扔过去。

    “不准看,赶紧去客房洗澡去!”

    “为什么我要去客房洗?”

    “一起洗,又不知道闹到什么时候!”尚晓武脸红红地回答一句,赶紧走进浴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等到梳洗完出来,朱振国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了电脑跟前,回头见他走出来,马上向他招手。

    “我好像找到你说的那段视频了,你过来看看是不是?”

    尚晓武赶紧走过去,瞄了一眼就点头:“不错!这就是云浩发的视频。”

    “怪不得……蓝强如此沮丧!”朱振国回头瞅着尚晓武,眼睛里满是诧异之色,“他不会……以为他跟凌云浩是亲兄弟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我也不知道呀!不过我想,云浩以前肯定也是这样认为,所以跟蓝强才会一个跑到上海,一个跑去美国。而且去年过年我回去的时候,云浩看起来就像……反正他那样子比蓝强看起来还更加让人难受。不过今年看到他,心情已经好了很多,大概是因为……他发现他跟蓝强不会是亲兄弟了吧?他发这段视频的目的,说不定就是想告诉蓝强,他们俩不是亲兄弟,让蓝强赶紧回去!”

    “那你有没有跟云浩说,蓝强跟我们在一起?”

    “我想说,可是……我又不知道蓝强是什么意思。何况这件事肯定还牵扯到一些隐私之类,要不然……怎么会扯出个亲兄弟来?所以,我就没敢说,还是想先跟你商量一下再说。”

    “没错!”朱振国点头,赞许地揉一揉尚晓武的头发,“那我们赶紧去公司,也不用跟蓝强说太多,让他自己看看这段视频,怎么做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两个人起身出门。平时尚晓武都是在家做好早餐一起吃过才去公司,不过今天已经有些晚,就是在路上随便买了一点儿吃。

    等赶到公司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几分钟。尚晓武跟在朱振国身后,虽然早就习惯了其他员工戏谑的目光,仍然感觉有些脸红红。

    敲一敲蓝强办公室的门顺手推开,朱振国向着正埋首办公的蓝强扬眉一笑:“不好意思来晚了!”

    蓝强抬起头来瞅他一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你还真应该不好意思!我们公司还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你这当老板的,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以身作则?”

    五年时间的磨砺,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了一些,再加上他老是皱紧着的眉头,比起虽然比他大了几岁但是被爱情滋润着的朱振国来,还要显得沉稳而严肃。

    不过朱振国早就见惯了他冷冰冰的神情,对他的责备一点儿也不在意。蓝强也正是知道他不会介意,才会说得这样直截了当。

    “不是还有你嘛?何况今天是特殊情况!”朱振国顺手将尚晓武拉进办公室,仍然是满脸含笑,“我老婆回来了,我没有请假已经算是不错了!”

    尚晓武红着脸向着蓝强笑一笑,回过头来又瞪了朱振国一眼。不是抗议他当着蓝强的面前叫自己老婆,实际上朱振国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前都会经常这么叫,他早就已经听习惯了。他抗议的,是明明早上是他缠着自己不肯起床,偏偏每回都要拿自己当挡箭牌。

    蓝强低下头不想再看这一对不怕肉麻的,因为这一幕总是会令他触景生情。

    朱振国其实也明白这会刺激到蓝强,只不过沉浸在爱情中的人,很多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流露出甜蜜,并不是他刻意要表演给人看。不过他还是立刻拉着尚晓武转身出门。

    “好啦,你忙你的,我们也出去做事了。”他说,又回头若不经意地添了一句话,“对了蓝强,优酷网上有段很红的视频,名字叫‘不是亲兄弟’,你去看一看吧!”

    他顺手把门关上。就在门缝合拢的一瞬间,他看到蓝强猛地一震,“啪”的一声,居然把手指间的一支笔折成了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