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尾下 水塔惜别(大结局)
作者:归海      更新:2010-11-12 20:00      字数:4106
  九九年的时候,我们部队减员一半,而到二零零零年,也就是我复原后的那年彻底大缩编,只剩一个独立营的编制,划归到师,成为师直属的装甲步兵营,许鸿安任营长。

  在来之前,我已向赵凯打听清楚了,知道这座曾经的军营是属于军用财产,前些年只租借给了一个水泥厂做厂房用,大部分营房建筑都还保留着,没有拆除,以备不时之需。

  当天佑把车渐渐开至大门前,我的眼睛便不由自主地一直紧紧盯着那曾经熟悉的一切,心潮起伏,依稀间又回到了那个热血澎湃的激情年代。

  走下车,站在门前不住眺望。当年的钢铁雄狮,如今已经隐去了那份峥嵘,如同年迈老去的野兽,趴伏在阳光下,舔抹着年轻岁月时留下的伤口——

  视线极处,机关大楼以及那些主楼建筑依然站立着,身体蒙盖在一层灰黑的粉尘之中,看上去破落无尽,肮脏不堪!

  开阔、拱起的大门还在,只是曾经的岗亭和岗哨已不知去向,换上了两个大铁门牢牢紧闭着。大门两边的墙上,一边写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另一边绘着“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五句话,只是那红色的油漆已然褪色,斑驳成千疮百孔的无言……

  十年了……十年来,新旧更迭,斗转星移!不过弹指一挥间,时光已把曾经的豆蔻年华强推至即将而立,把曾经的钢铁营盘亦摧残成迟暮老朽,寂寥着细数过去的辉煌……

  如今的这里,不再有嘹亮的番号声,不再有震天的打斗声,不再有隆隆的炮声,也不再有苍劲的队列歌声……

  时光残酷!岁月无情!光阴荏苒中,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永不再来!

  我紧紧抓着天佑的手,意欲将他的温度全部汲取来,以抵御心中这亘古的寒冷。

  “你都快老了!怎么还这么熊?走!进去看看……”天佑说着话,拉起我大步开走。

  如果没有天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勇气进到这块无比的伤心之地。

  水泥厂因为亏损,几年前在经济危机的逼迫下撤离了这里,只留下一个打更的老者,住在曾经的纠察队房子里。

  听到我们叫门,老者走出来。听我们说出来意,他并没有过多的阻挠,开了旁边的角门让我们进去。

  “别走太远,看看就得!也别呆时间太长。!”老者在我们身后喊。

  牵着天佑的手,亲昵地靠在他身上,边沿着大路上走,边给他描绘着过去的影像,告诉他我曾在哪里哭过,在哪里笑过,在哪里摔倒过,在哪里睡着过……

  所有的布局都没变,只是显然没有过去规整,从前的那些训练设施也都荡然无存了。

  大操场长了茂密的荒草,已经开始由缕转黄……

  由于楼门全是锁的,我们无法上到七连,更不能去到机关的三楼,只能透过一楼的窗户看里面熟悉的房间。

  站在三营和直属营的两楼之间,远远看着曾经留下我和陆文虎无数销魂夜晚的后窗,我没敢走上去,我害怕之间抑制不住心里的癫狂,进入不可控制的状态。

  失去的终将失去,过去的永不再来……看看就够了,不作他想!

  炊事班的长房子已经坍塌得不成样子,只能按照记忆的痕迹找到七连炊事班的遗址,一片瓦砾……

  时当秋阳暖照。清楚记得那年抗洪抢险后,我与陆文虎就是在这个季节才真正走到一起,共同谱写了那么多美好的乐章,致使这样秋日私语的氛围一直留在我深深的感受里,时常朦胧起一份涤魂荡魄的甜蜜或忧伤。

  其实,在那个秋天,在无比的幸福和甜美中,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总是那么用力汲取着这份美好,将它们严严实实封盖在记忆的深处,仿佛预见了结局……

  本来以为,再次来到这里,我会如饥似渴地踩踏遍曾到过的每一寸土地,甚至以为自己会哭天抢地不能自已。可是真正到了这里,与天佑边聊边走,除了激动、兴奋、紧张以外,只是看到某些深刻的熟悉,心里会揪起一阵淡淡的伤感,再无其他。甚至在看完炊事班后,我已经有了回去的打算。

  然而,当我趟过炊事班的瓦砾,站在炊事班后面的旷野,漫过那片多年没人砍伐而肆意高大茁壮的灌木林,依稀看到一樽更加老旧的水塔站在阳光下巍然屹立的一刻,我的眼泪缓缓流下,心,再一次被疼痛袭击。

  多么执着的生命?多么顽强的挺拔?

  十年啊!十年来,白云苍狗,物似人非!而这樽老旧的水塔呵!你经历了多少冰霜侵袭,风雨洗礼?见证了多少情缘聚散,悲欢离合?却依然挺硬起不朽的脊梁,无言,无声,无语,静静地站立着曾经的厚重,站立着曾经的坚韧,站立成一堵挡风的墙,温暖着曾经的年少轻狂……

  那一瞬间,我仿佛再一次看到了陆文虎坐在它的脚下,蜷缩成孤独、彷徨、无助、凄凉的雕像,映刻在有月的苍穹之上……

  那一刹那,我恍惚再一次看到了陆文虎与他并肩站立,释然出那份骄傲,使然出那份羞涩,释然出那份朦胧里的甜蜜,释然出那份凶狠中的柔情,于明媚的春光里璨然一笑,笑得容光丰腴,笑得神采飞扬,笑出了几分淫邪,笑出了一丝浪荡……

  那一刻,我的感知又回到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夜晚,陆文虎无措地站在我身后,无助,无奈,又无力地说出:“要不我就再陪你一年吧。”……

  天佑看出了我的伤悲,什么话也不说,牵起我的手,拨开厚重浓密的灌木,走上了那个高台,来到了塔下。

  风雨的侵蚀,已经使塔基上的水泥地面粗糙不堪,但却不能影响我想坐下来的冲动。

  头枕在天佑的肩头,阳光煦暖,我的心轻轻流泻出柔柔的哀伤,柔柔的感怀,陷入无尽想念陆文虎的氛围当中。

  天佑非常懂得时机,只是那么静静地坐着,任我释放着心中的积郁,一句话都不说,用他的气场支撑着我,用他的心安抚着我。

  天地静止,时光倒流。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过去的影像清晰入眼,过去的话语响彻耳畔……

  故地重游,再次依附在这樽来就水塔的脚下,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坐在那个秋日的午后,甜甜地咂啜着幸福,柔柔地舔抹着忧伤。

  风轻轻吹拂,撩拨着我的头发,一如陆文虎那深情的抚摸。

  十一年了……十一年来,陆文虎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眼前浮动,抓不着,挥不去,不经意的时刻,那抑制不住的疼痛便潮涌而至,将我紧紧包裹。然而今天,陆文虎的存在是如此清晰,仿佛他就在我的周围含笑站立,或是凝眉怒视,抑或轻轻的走过来触碰着我。这种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真实!可是,我此刻的心却异常安详,波澜不惊,充盈起淡淡的幸福,享受着这如此真实的拥有,用心与他交流。

  陆文虎,是你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不会走远,一定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我,等我与你一见!

  是啊!你是一个不明君子为何物,却坚守诺言的汉子,说过的话从不曾背弃。可是,你却让整整等待了十一年零三个月,整整在轮回的碾压下,破碎了四千一百零五天……

  可是,我并不怪你。我愿意在想你,念你中回味着你对我的好,你对我的爱。也愿意在等你,待你中慢慢老去,或者涅槃重生。

  其实,我知道你一直等我在这里,轮回着等待我的寂寞与孤独,从不敢远离一步,怕我回来找不到你,对吗?

  可是,我一直不敢回来见你。我怕山无棱角,我怕天地相合,我怕见到一个不言不声的你,我怕伤痛的黑夜更远更长……

  可是,我今天还是回来了。我回来让你看我最后一眼,了却了你的心愿。

  可是,我今天还是回来了。我回来看你最后一眼,从此将你忘记。

  人生路途太过漫长,我知道你不愿看到我伤心哭泣的脸,我能微笑着幸福,一直是你最大的心愿。

  所以,我回来了,带着这个跟你一样暴躁,一样蛮横,一样霸道,一样凶狠,也一样善良,一样温柔的男人,让你看到我有了一个和你一样牢靠的肩膀依靠,已不再整日整夜的无眠,整日整夜的悲泣。

  是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叫天佑。我一直觉得是你牵引着我才找到了他,或者说是你把他推到我的面前,因为他某些地方实在跟你太像了,像到我时常把他当成了你,或者把你当成了他。只是,他不象你那么傻,对比之下,他的社会驾驭能力要高上不止千百倍,他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如何保护我。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就在今天,天佑在这里,你也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让我在你们中必须选择的话,我想对你说:对不起了,班长,我选择天佑。

  之所以这么选,并不是因为我不够爱你,而是你本身就不应该爱上男人,爱上我,你应该有更大更完美的幸福。你能堕入这个同性爱的冰冷领域,完全是因为我无意识的勾引才让你承受了无尽的苦楚,最终因此憾离了这片你热爱的土地,这本就是上天早已为我定下的原罪,只是我不该把你拉下水,让你陪我一起接受惩罚!假如时光能够倒回,我宁愿忍受孤独,忍受寂寞,在无助中忍受天大的诱惑,也不会跟你再有任何的交集,情愿今生就此错过。

  而天佑不同。尽管他有着常人都想得到的一切,但他跟我一样,是一个在人世边缘痛苦挣扎,却一直坚持着的人。相伴六年,他无私专制的爱,不仅弥补了失去你所空洞的我的心,也让我更加坚定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决心。

  所以,我说,我们更合适一些。对于彼此的拥有我们没有罪恶感,而且两颗同样的心相互慰藉,才能不被那任何一个孤单的灵魂都难以抵御的世俗寒冷侵袭,冻结成冰。

  是的!这就是我的选择。我知道你会为了我的选择而感到安心,为了能够忘记你而感到欣慰,为了我能快乐的活下去儿感到高兴。

  陆文虎,我爱你!这份爱苍天可表,日月可鉴!这份爱将留在我心里亘古不变,越窖越醇!

  陆文虎,我感谢你!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去爱,如何去对待我的爱人。是你教会了我勇敢面对人生。

  可是,我就要走了。带着你留在我心里的最后一丝感知,与你永久告别。

  可是,我真的要走了。诉不尽相思之苦,千言万语惟留心头。不说,是因为你懂。

  我要走了。告别这樽老水塔,告别这片曾热爱的土地,告别曾经的过去,告别你,今生将不再踏足这里。

  我要走了。因为天佑的电话响了,已经过了他睡午觉的时间,他又要开始忙了。今天能来看你,已经让他不得不推掉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

  我不能象拖累你一样的拖累他,我要给他幸福。一定!

  再见,陆文虎!再见,我的班长!再见,我曾经的爱!

  再见……

  ——————谨以此文献给我曾经的班长

  **********《军旅旧事》***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