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八章
作者:金玉良缘      更新:2017-09-13 23:07      字数:2664
    一百六十八章

    在进市区的一个路口,姚静已经等在路上了。小元从副驾驶打开门下来:“傻丫头,这么急干啥,”最后小声说:“这么快就想早点嫁给我啦?”

    姚静被羞得红着脸小声笑骂道:“滚”

    不过羞涩中带着喜悦。

    王叔:‘好了你两坐后面吧,得抓紧时间,时间不早了。

    小元打开后面的门,让姚静坐进去,小元很想坐在前排跟干爸挨着,可听干爸刚才那么说了,也不好坐前面了,只得拉着姚静的手,陪她随意聊着。

    市区不大,没过多久就到了市刑警大队。虽说市刑警大队比县高一级,但里面的人王叔和小元也都认识不少,这几年因为工作经常联合起来执行任务。加上小元因为舅舅在省城工作的缘故,岳局长对他也很熟,所以也没有过多的相互介绍什么的,直接让人带领把这边入职手续办了。

    中午的时候岳局长打算以个人名义请小元王叔等一些局里的几个领导一起吃个饭。小元当时虽没说什么,可在他们猛烈灌酒时,小元抽空出去把账给结了。

    因为下午还要上班,所以大家喝酒也没那么蛢命的喝了。七八个人喝了两瓶白酒。

    好在过了今天明天就是迎来了十一黄金周,小元和姚静订婚的日子就安排的十一期间,订婚也不是那么麻烦,两家人约了大概两大桌额客人,在一起吃顿酒席,等于男女双方父只是一个母见个面,认识了,以后见面就是亲家长亲家短的叫着,男女双方平辈的喊对方父母亲爷亲娘。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可能每个地方叫法不同吧。

    记得那时乡下在订婚和婚时都比较喜欢闹新郎还有媒公媒婆什么的。其实也没什么,比喻说乡下农村里,有好事者,在灶台里用纸片弄一些灶头灰,那种很黑很黑的基本就跟墨汁一般黑的,弄点水潮一下,然后称新郎不注意,擦在他脸上,把新郎擦个花黑脸,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往往这时新郎也只能随大家一起乐乐,毕竟这就是一个风俗吧。

    后来有人也开始往媒人脸上抹了,说喜事是媒人牵线的,所以媒人也要沾点喜庆。

    到了城里面那种乡下灶台比较少了,就难以找到那种灶台烟灰。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印泥。就是一般办事盖章按手印的那种,有红的也有黑的,不过这种东西更坑人,油性的擦上去很难洗掉。更有人把脸抹得红着跟猴屁股一样。随着社会的发 展,这种恶作剧也渐渐退出百姓的生活,大多数跟城里人学,喷点那种一暴就喷出来一些五颜六色的彩丝什么的。

    这天小元那个同学,也就是岳局长的儿子,姚静的表哥,想着法子来整小元,非把小元擦成大花脸,小元姚静他们年轻人一起笑着闹着蛮是开心。这门亲事由岳局长做的媒,还有两家的经济条件都不错,再就是小元和姚静都有不错的工作,所以在大家的眼里是比较满意和羡慕的。

    小元虽说跟他们闹成一片,表面上是笑,可内心深处是无尽的痛。中午的时候,因为新郎还要上每个桌子敬酒,一般因为人多,都象征性随意喝点。可小元在这时却不在那么粘一下,而是酒杯里有多少。

    弄得姚静在后面老说他,让他少喝点。小元笑着说;没事,你家爷们能喝。姚静见自己说了不听,也没办法,心里有点生气,骂小元是个木头,一点都不知道耍滑头。从岳局长,到干爸,从舅舅到双方父母,再到所有亲朋,小元挨个敬酒。在小元敬酒给王叔时,王叔也曾跟小元说让他少喝点,别喝那么猛。小元跟望着干爸的眼睛,用小声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先干,你喝多少随意。眼睛盯着王叔的眼睛,一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王叔心里清楚小元心里放不下自己,就是自己也有好多不舍,但在王叔心里小元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小元对自己的告白,王叔本来不想喝整杯的,可看到小元那炙热的眼神,也一仰脖子,喝个底朝天。

    也许此时此刻,只有他们俩心里都明白,这酒喝下去是痛快,可心里的纠结越来越痛。

    小元的妈妈也过来把小元拉到旁边跟他好好说,让他别闹,喝酒注意点,别到时喝醉了,让人闹出笑话。

    小元却豪气冲天的说:“没事,现在是新社会了。没那么多讲究,今天也算是

    和小静的大喜日子,我心里高兴,就是喝醉了也没啥大不了的,今天大家都看得起在下,我怎么着也要把大伙招呼好。

    这一顿猛喝。最后终于撑不下去了,小元把自己给喝趴下了。王叔见小元实在是不能喝了,赶紧招呼姚静的表哥岳明帮姚静把小元搀扶到楼上房间里休息去了。

    再即将到房间门口时,迷醉的小元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污物,溅了岳明裤腿上和鞋子上了。

    气的岳明在小元屁股上打了两巴掌。骂道:“你这混蛋,你喝爽了舒服了,害的老子遭罪。你这是朋友呢还是仇人啊。“

    小元歪着嘴说:“仇人,谁叫你吃饭前害的我脸上跟个大花猫似得,这是报应,你活该。

    岳明那个气啊。:‘好啊,你小子故意的,够损的。“

    王叔在后面看到小元和岳明吵闹着,赶紧上来跟岳明说:“小明啊,他喝醉了,跟着傻子一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赶紧进屋里用水冲洗下。

    几个人把小元扶到床上,岳明进洗手间去清理身上的污物。姚静坐在小元旁边,用湿毛巾给小元擦了擦脸。王叔出去找了服务员,让她们把门口小元吐得清理掉。

    王叔又出去到超市买了一版小孩子喝得那种酸奶爽歪歪。到楼上房间里让姚静喂给小元喝了。

    迷糊的小元,听到干爸要走,赶紧嚷着,要干爸喂他喝酸奶。王叔没办法,只得回到小元的旁边,坐到另一边,从姚静手里拿过酸奶让小元赶紧喝。一连喝了两瓶酸奶,小元嗲声嗲气的学着小孩子的口气:“干爸我喝饱了。’那神态滑稽可爱,弄得大家哈哈大笑。

    王叔假装生气的怒骂道:‘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咋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小元撅着嘴,感觉有点委屈的说:“干爸,我可乖了,你可别不要我了。”

    那种表情要多萌有多萌。

    擦完身上和鞋上脏东西的岳明听到小元的说话声过来调戏小元到:“孩子没事,你干吧不要你,叔叔要你,过来乖叔叔再为你喝奶。

    小元有点缓慢的抬起腿,踹了岳明一脚。:“滚,有多远滚多远,咱们哥们情已断,以后是仇人了。

    岳明被小元踹下床,也不生气,:‘操你丫的真能装啊,去做演员能拿金鸡奖了,我还以为真醉了,原来都是装的啊。“

    小元说:‘谁装了啊,本来已经是醉了,不过看到你这祸害我又立即清醒了。

    王叔见他们互相打闹着,也就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们是同学相互都比较熟悉,也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闹别扭的,所谓铁哥们,也就是如此吧,。

    王叔怕姚静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让岳明就在这多待会。

    岳明说:‘不好吧,人家小两口想说说悄悄话呢,我这呆在这不成灯泡了。“

    小元说:‘没事,我不把你当灯泡,我把你当根木头。“

    岳明气的真想踹他一脚。

    王叔说“好了你们也别闹了,一会别让外面人还不知道咋回事,以为有人吵架呢,别那么大声了。我先下去了、

    王叔转身走之前看了一眼小元的眼睛,见小元眼睛盯着自己。王叔的眼神能告诉他,小子你可别胡闹啊。

    而小元一脸笑意的神情,像在说:“哼,我就要胡闹。’

    大概过了半分多钟,王叔才转身离开,回到楼下喝酒的宴席中去了。(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