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七章
作者:金玉良缘      更新:2017-09-10 21:58      字数:2068
    一百六十七章

    回到家里的小元没个消停,含含糊糊的诉说着自己怎么怎么的在乎干爸,说已经无法离开干爸,求干爸也跟他一起到市里去住。说着说着又跟干爸耍赖了。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把王叔搂抱着。

    王叔心里也有些痛,这些年在一起生活,小元的到来带给自己多少欢乐,不然自己一个人那是多么的孤独啊。很多时在王叔的心里一直把小元当个不懂事的孩子,可经过小元的一番折腾,现在的王叔心里也已经有所改变,虽说还是把他当个孩子,可心里又有些许期盼,那种朦胧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出来。

    感情这东西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一个人走进一个人的心里不是一会单位事,是通过长时间的接触和交流。小元的到来,让王叔过于平凡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时出了工作还是工作,虽说那时女儿还在,但女儿在外地读书,回来的就会很少。

    一个人的生活就是过于简单和烦闷,小元的到来给王叔带来不仅仅是欢乐更多是心灵上一个家。

    小元的哭闹诉说,让王叔明天,小元对自己爱恋有多深。等小元闹累了犯困了,呼呼大睡时。王叔打来水给小元擦了个澡,然后再自己去洗个澡。

    怕小元夜里醒来要喝水,王叔提前准备好水,倒了半杯开水酿着。然后和小元面对面躺着。;‘心里有激动,有难舍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在折磨着王叔;’‘

    孩子,干爸知道你爱着干爸,干爸何尝不想和你天天生活在一起,但那样干爸还是人吗?干爸不能让他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啊,干爸老了不怕啥,可傻孩子,你还年轻啊,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要一时意气用事,到以后怎么去面对亲朋好友,怎么去面对你身边的人啊‘‘

    说着说着王叔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花,现在的王叔感觉自己好无助啊,只能紧紧的把小元抱住。王叔的心里知道,自己的决定虽然是很痛苦的,但也是最明确的,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而害了小元的一生。迷糊的小元好似感受到身边干爸此刻的心情也紧紧抱住了干爸。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看就已经到月底了,小元从y县调到市里的日子也已经越来越近了,这段时间,王叔和小元都彼此珍惜这这难得的最后时光。那天后王叔告诉小元,剩下的几天,干爸是你的,只要你想我都会满足你。

    小元的心好似在一点点掏空,每天只想静静的和干爸待着,坐着时面对这干爸,躺着睡觉时还是面对着干爸,只要眼睛睁着,眼里就是干爸,虽说只是分别,可在小元的心里不亚于生死离别。

    九月底的28号,这天是小元到市里报道的那天,这边交接手续都已经办好了,本来同事们打算搞个聚餐,给庆祝下,被小元给否决了,因为小元真么的没那个心情。

    在他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和干爸单独在一起快乐,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家常菜,但人不一样,就好比一个好酒的人,你做太多的菜,没有酒还不如一瓶酒一盘花生米重要。

    搬过去那天也是王叔单独送他去的,以前的几天王叔叮嘱了很多,可小元好似什么也听不进去。所以这去市里的车里王叔也没再说什么了,看他那样王叔不敢让他开车,只能自己开着车。

    路上王叔慢慢的开着,不时的侧头看一眼副驾驶上的小元,当车行驶到那年落水的天坑时,小元侧着头看着外面,想起了那年落水时的情形,想起了干爸为了救自己奋不顾生的跟着自己跳进水里,想起在水里憋不住,两个人相互用嘴度口气。一点点都浮现在脑海。小元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可眼睛里满是泪花。

    王叔把车停下来,打开车窗让外面的空气吹进来。:“孩子,干爸知道你心里难受,要是憋不住,就哭出来吧,等发泄完了就好了。

    小元侧过头望着干爸,摇了摇头。心里想,没有你在身边,我以后不会有快乐的。两个人闷闷的坐了会,小元身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小元没去接,任由它响着,将近一分钟后停了会,又响起来了,王叔见小元没动,伸手从小元裤子袋子里掏出手机,一看是他女朋友姚静打来的,王叔接了,:“喂,小静啊,我是干爸,对小元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我们在路上了,估计大概半个多小时吧,好的,一会见。‘说完挂了电话。

    王叔瞅了眼小元:“行了,别愁眉苦脸的了,打起精神来,别一会让人家看了还不知道咋回事呢,”

    小元还是无精打采的。

    王叔提高声音到:“听见没有!”

    小元又忘了干爸一眼,看到干爸有些生气,小元只能对他咧嘴笑了笑,可此时的笑比哭还难看。

    王叔看小元这样,也不敢再发火了,声音有些哽咽着说:“孩子,干爸啥都懂,干爸其实也舍不得你啊,可你要为你自己今后的人生着想啊,别看我装着跟没事一样,其实我的心也是很痛的,你知道不知道啊?‘

    最后一句王叔基本是吼出来的,说着泪花滚落下来。看着干爸发泄自己的情绪,小元心疼了,伸手捧着干爸的脸,用两个拇指帮干爸擦着眼泪,此时,王叔的眼泪哪里能止住,小元心疼了,自己被干爸所感染,也在哗哗的流着眼泪。不一会两个人就这样在车里拥抱着嚎啕大哭起来。

    路上偶尔引起别人的观望,心里有点纳闷,这两个人咋回事啊,怎么两个大男人这样哭呢。都感觉无法理解。想不明白摇头走开了。

    等哭完了,心中憋屈的那口气消散了,人也就轻松多了,止住了眼泪,擦了擦眼。王叔发动车子继续向市里驶去。

    路上王叔跟小元简单的聊着。再次叮嘱以后在姚静面前,要主动点,现在都是新时代了,别再怕羞。

    小元真想不到平时看起来挺老实的干爸,教起这些还一套一套的。(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