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序
作者:冬日暖阳      更新:2013-12-22 17:43      字数:4803
    终于写完了,感觉真的有点儿累!这篇小说究竟写了多长时间,实在已经不记得。好像在02年看完《红楼梦》、又看了一部古典“同志”小说《品花宝鉴》之后,就一直想自己写一本关于古代“同志”的小说,后来因为工作太忙,而且思路不完整,所以写了改、改了写,一直没有完全成型。一直到2004年初,才将整篇小说彻底完工。

    在讨论我的小说之前,我想还是有必要先谈谈《品花宝鉴》。这本小说谁写的我不记得了,文字很优美,像《红楼梦》一样,里边有很多颇显才情的诗词歌赋,但人物性格却刻画得很一般,至少我是这样认为!因为他所表现的完全不像是“同性恋情”,而是一般的“才子佳人”,其中的几个“相公”,根本描写成了“大家闺秀”,没有一丁点儿的男性特征!看得我很气闷,由此产生了自己写一本的冲动!但毕竟我们生活在现代,古代的很多社会规范、人情风俗都不清楚,于是将《红楼梦》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以此为参照,开始动笔写这本《侍儿传》。也因此,故事中有部分情节有一些《红楼梦》的影子,最典型的有三个部分,如:欧阳英杰深夜偷情、明哥儿大闹厨房、周妃设计搜书房等,不过古典小说互相借鉴是一个较为普遍现象,连《红楼梦》中都有许多“俗语、人物”看得见《西厢记》的影子,那么我这个现代人借鉴古典名著中的部分情节就不足为奇了!哈哈!

    当初写这本小说纯粹是为了聊以自慰,所以写写停停,直到04年初,我将粗糙并且未完工的草稿本大量地进行修改。那一次的修改本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握已经比较完整,只是部分细节的处理还很粗糙,所以这次再改,就主要是对细节的处理完善。当然,水平有限,其中一定还会有许多破绽,敬请谅解!

    在这部小说中我所刻画的人物形象,其实真正的纯“同志”主要人物只有四个:明哥儿、玉哥儿、宝宝、秦炯,另外还有一个配角陆成林以及略露了露面的大将军胡雄,除了这六个,其他人都并不是纯“同志”。其中聂世雄、高凌空、云小飞是双性恋,何云彪、欧阳英杰之类就完全是为了寻求刺激,而并非“同志”。至于欧阳英悍,写到最后,我自己都很困惑,他当然是深爱明哥儿的,但他的爱究竟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同志”、还是他纯粹只是爱明哥儿这个人而已?各位读者自行解读吧!

    说到明哥儿,这个人物形象,最先几章看来是不够鲜明丰满的,总给人逆来顺受、天真无主见的感觉,但其实他内心里非常坚强,虽然性情纯良温顺不与人相争,但遇到大关头却从不含糊,总能挺身而出!而且心地善良,重情重义,心胸宽阔又恩怨分明,最重要他可以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的梦想!这些可以从他跟王爷在一起时句句话含情挑逗以柔克刚、甚至趁着王爷睡觉偷偷摸索王爷身体等等情节都可以看出。尤其当欧阳英悍口出无情狂言之后他宁死不辱,一下子将他追求幸福的勇气抬高到顶点!至于他救小孩儿、砸厨房、同玉哥儿宝宝同生共死等等,这些情节逐渐使其性格中侠义阳刚的一面得以丰满。另外还有两个人物形象宝宝和秦炯,也是我刻画得比较满意的。先说秦炯,他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个人物——痛苦到好几次想把他的故事全部删掉——他温柔善良,可能内心比明哥儿更加天真幼稚,想说就说,想做就做,真正的随心所欲。例如他第一次出场在桌子底下摸索何云彪;例如他不喜欢的人便不理不睬,喜欢的人(如明哥儿)马上倾心相待,一点儿不会隐藏自己的感情。这样的一个人物我真的很想给一个好的结局,但他内心向往的生活(他一心想成为真正的女人!——作者按:有一位读者认为秦炯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觉得这个说法可能比我解释得更加贴切。)根本是他不可能得到的,而且他太过脆弱,遇到难关他不会像明哥儿一样或以退为进、或竭力抗争,而只会钻入牛角尖,所以他的结局只能以悲剧收场(但我实在很讨厌悲剧,生活已经很辛苦,写出小说来还让写的人不开心、看的人也不开心,所以最终,我经由明哥儿云小飞之口,杜撰了一段投胎转世的“神话”,也因此落了俗套,不好意思!)。宝宝这个人物则是外柔内刚、聪慧精明的典型。明哥儿第一次向他求助,他慷慨解囊,但却并没有像玉哥儿那样倾囊相授,他还要顾及他自己的生活!所以他只是拿出了他“自个儿”多年的积蓄,其实家中还是另有些钱的,这可以从聂世雄被打傻之后他同玉哥儿的一次谈话中看出:“再有家里本来还剩下些积蓄!”。另外在公堂之上,他“这几日在牢里早已经暗暗想好供词了的”(这句描写之后我本来想加一句“一线生机尽在于此”,后来想想还是让读者自己去领悟吧),他明知玉哥儿杀了太师府公子,除非并肩王出头阻挡,否则三人实是九死一生,因此在牢里想好供词,指望能靠那几句有理有据的供词促使官府主持公道,所以这几句话表面与他温柔和顺的性情不符,实际凸显了他的聪慧果决。至于他后来逼聂世雄成亲,既使聂家延续香火,又为聂世雄也为自己老有所养铺平道路就顺理成章了。玉哥儿这个人物爽直仗义、风流放浪——喜欢搞一夜情——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这种“同志”,所以小说中这个人物写得最轻松。

    至于云小飞和高凌空,老实说那其实是我较早所写的一部武侠“同志”小说的主人公,但因武侠小说涉及太广,包括恩怨、仇杀、侠义、武学、江湖帮派、武林门户等等,尤其打斗之间武功招式需占用大量篇幅,结果越写越长,而真正涉及到“同志”感情的篇幅所占比例相对较少,最终未完工便搁笔。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将这两个人物挪用过来,一则不想浪费人物形象(嘻嘻!);二则他们两个表现了另一种“同志”恋情方式;三则这两个人物的出场从侧面衬托出并肩王地位之稳固,为后面并肩王同皇亲国戚发生正面冲突作铺垫。

    至于欧阳英悍,我相信很多读者会对这个主角形象很不满意,因为他不够完美!但是生活就是生活,根本就没有完美的人物,我所要表现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其实我对欧阳英悍这个人物倒是比较喜欢的,英俊,威武,敢做敢当,有点儿大男人,有点儿坏脾气,还有点儿好色!——这样的人物,在我们身边是不是有很多?——说到他的敢作敢当,其实文章通篇都围绕着他内心对“同志”感情和欲望的向往、抗拒以及挣扎而展开!这话可能说得有点儿矛盾,或许更正确些应该说从一开始他内心里就充满对明哥儿的向往,同时又充满对“断袖痴”的抗拒挣扎!——“把个欧阳英悍想舍舍不得,每日回来,必先至书房坐坐,或听他吹吹小曲儿,或逗他说说笑话,及至摸手摸脚、抱腰抚臀、甚或亲嘴咂舌,都成常有之事,所幸一点神明不昧,倒也并未正经做出没羞没脸的事情来。”——他对明哥儿的态度反反复复,主要原因并不是受到外界的影响(如太君逼迫),最主要是他自己不能接受自己陷入“断袖痴”的漩涡,所以内心里一直在做着激烈的挣扎。而接受与不接受之间的转折点,是从带明哥儿出外练兵开始。那一段时间是明哥儿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为什么?因为欧阳英悍放下了所有的顾忌,一心一意对他好!——那一段时间也使欧阳英悍的感情泛滥而不受约束!——然而回到红尘俗世,面对社会家人,欧阳英悍也想收心做回社会礼教包括太君所崇尚的形象,所以冷落明哥儿,所以对仙儿产生迷恋,所以对明哥儿大发脾气,这一切都不过是他内心挣扎的具体体现!——“至于心底深处不时的悸动,就有些明白,也忽略了不肯去多想。”——其实我个人认为欧阳英悍是一个非常深情的人,他的深情不是用口说出来的,而是表现在他的一举一动之中,他内心里抗拒挣扎,但从头到尾却一直忍不住地对明哥儿百般宠爱!——没有内心深情的支持,他可能对明哥儿如此“对其他姬妾也从未有过的”宠爱吗?只是他内心不肯承认不敢面对而已!——一直到当仙儿将明哥儿推跌下楼,他忽然发现不管他承不承认,他对明哥儿的感情都已深刻入骨,这样的感情让他感到害怕,所以才会“时常地也爱发起呆来!”但他既然承认,他就不躲避,当着欧阳英伟欧阳英杰的面“仍回头去瞅着明哥儿”,——这里充分体现了他的敢作敢为!但他毕竟是并肩王的身份,他不能允许自己受万人耻笑,这才忍疼放明哥儿出府——有些朋友以为他之所以放明哥儿出府是因为太君的逼迫,那就看得不够透彻,其实只是他内心里不能接受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断袖痴”而已!就像欧阳英杰说的“……到最后竟同陆三傻子一样成了个真正的‘断袖分桃’之痴,更不好了。大哥这样一个万人景仰的身份,全天下都看着呢,偶尔玩玩儿没什么,真为了一个男娃儿烦恼着迷,可……就有点儿过了!”——至于到最后不顾一切出面相救明哥儿,他的深情更是显露无遗!——至于第三十章,他趁着明哥儿不在淫辱瑞儿之事,相信一定使很多读者非常不满意!为什么会写这个情节?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写到这里,自然而然就觉得这个事情一定会发生!因为以欧阳英悍的地位以及当时的社会背景,这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儿,而欧阳英悍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心里会不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会爱上一个男孩子”?他会不会想再“尝试”一下,以更清楚自己的内心?当然这个解释可能并不能让读者满意,但我真的说不清楚写这个情节的目的。可能是因为欧阳英悍的好色天性——事实上好色乃是人类的天性——更可能是他要彻底面对他自己的内心!——我在改编的时候曾多次想将这个情节删掉,但几番考虑,总觉得欧阳英悍一定会这样做,如果不做,他就不是当时那个社会背景中的欧阳英悍了。而且我个人觉得这样一来,欧阳英悍对明哥儿的感情反而更牢固!(设想一下,如果你是欧阳英悍,有这样的身份地位,你爱上了一个男孩子,而你身边更有成群的俊美男仆等着你的宠幸,你会怎么做?)

    最后,再来说说仙儿这个人物,对她的描写虽然篇幅极少,但却至关重要!这女人精明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读者提出疑问,以仙儿的精明,怎么可能做当着王爷推明哥儿下楼的蠢事?这件事很蠢吗?她并“不”认识明哥儿,她当着王爷面推下去的只是一个“贼”而已,蠢在何处?——情敌找上门来(而且还是一个男孩儿),她分明看见王爷的“眉宇间似有无穷的烦恼又似有无穷的愧疚爱怜”,如果她不趁着还“不”认识明哥儿先下手为强,等到互相明了身份,有王爷护着,她还能有机会除去明哥儿吗?周妃嫣红费尽心机也动不了明哥儿,她凭什么?所以干脆就这么一撞!而这一撞实是深思熟虑的险招妙招!一则她还“不”认识明哥儿,二则王爷正迷着她,就算事后生气,顶多撒撒娇就可挽回。——只可惜她算尽心机,有一点却料错了,也因这一点,她注定一败涂地!那就是“原来这些日子来的恩爱缠绵都是假的!她从来也未能真正走进过这个男人的心里,在这个男人宽大的胸怀里装着的,从来没有她也没有其他任何人,而只有这个男孩子——只有这个清俊脱俗、稚气软弱的可恶的小男宠!”

    至于还有其他几个人物,如机巧精明的苏五儿;市侩好面子的苏老爹;忠诚能干的环儿;舌毒心软的雨石;圆滑细心的侍剑;莽撞义气的小吉等等,就不再一一论述了。总之,小说的发展完全是主人公自己的性格所决定,作者也无法随意安排。可能会有读者不赞同我以上的观点,那也很正常。看小说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不可能所有人的欣赏角度理解心态都一样。所以,看得开心就好!

    啰里巴嗦说了半天,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愿读者能够明白!哈哈!有点儿不负责任是吧?辛苦了几个月,就让我放松一回吧!最后,好些朋友一直要求我写得更长一些,但很抱歉,我做不到!——周妃等人老实了;太君让步了;皇上皇后不管了;天下知闻了;欧阳英悍的内心也坦然接受了,实在不可能再有更多更大的冲突,再写下去就显得有点儿画蛇添足了。有朋友献策说何不像《红楼梦》一样写一写并肩王府的败落遭贬?但可惜以皇上皇后的英明、并肩王的强悍,这种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并肩王的强悍不光表现在他的性格和地位,更表现在他所编织的关系网络上,如安国侯府、江南高家、定国公府(英兰夫家)、北平王府(英莲夫家)、柳丞相府(英伟岳丈)、忠亲王府(先王妃娘家)、靖亲王府等等,凡高官权贵,无不与他非亲即友,让并肩王府败落抄家根本就不可能!所以,真的无法满足各位读者一直写下去的要求,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再发一部古典小说上来,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谢谢支持!

    冬日暖阳

    07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