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七封信&再次光临我的人生
作者:韩念琸      更新:2020-11-02 08:12      字数:2237
第七封信     段小弈(收)
每一次 热汗挥洒
都有收获
每一段 奇妙旅行
都藏感悟
人生 是一趟不会倒带的旅程
回忆 越积越多
我们 越走越远
不断往后的过去
时光 都记得
别让低潮淹没了你的世界
我们都该放手
在属于自己的那片天
自如翱翔
下一段 属于你的风景
一定会更好
所以 你会幸福
而我 也要迈向
属于我人生中
无限的可能

我曾深爱过的人
请用力的抓住幸福
让我见证
这变幻无常的世界
还有永远

“蔚蓝海岸 遗忘你的远方 把一颗心照得晴朗 当阳光在脸上”

听见天晴 听见海
听见风中有你的讯息
你就像被浪花抛弃的泡沫
风传递着你的气息 是那样的清晰可见
你又想落入水中的海沫
跟随着浪潮 迅速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我越来越搞不清楚
对你到底是真的爱
还是一种回忆的投射
把那些年 失之交臂的梦
投射到你身上

2013年 6月23日 天气 阴 天空阴沉的吓人,平日里那看似自在如风的云 在这一刻竟显得如此的压抑,压得人呼吸不了

咖啡馆内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撤离出去,仿佛都要赶在雨未下下来之前 回到那个让人心安的港湾
段小弈轻轻的敲着桌面,跟着咖啡馆的小曲打节奏
回头时和咖啡馆的主人夏天对视了一下 随后微微一笑

夏天:小弈哥,你还不回去哦,雨马上就要下下来了。
段小弈:没有啦,下雨天喝着暖暖的拿铁其实也很好啊。
夏天:其实你是在等耀徽哥吧。

说罢后,夏天笑了笑,便转过身去洗杯子了
段小弈听后笑了笑,随后撑着侧脸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也不知道突然怎么了,段小弈就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到了咖啡馆的门口。他甚至伸出手去承接那落下的雨水,有一种不一样的雅兴。随后被坐在屋檐下的秋实打破了那份雅兴,只见秋实望着空无一人的街嘀嘀咕咕的说着。

秋实:小弈哥哥,下雨你会感到孤单吗?
段小弈:如果有人愿意陪你一起淋雨,那么下雨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秋实:我好害怕,害怕我的世界就只剩我一个人,然后我孤独的面对淹没这座城的大雨
段小弈:你怎么了?秋实。。。
秋实没有回话,只是摇了摇头,便拖着看似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咖啡馆里头。
正当段小弈歪着脑袋有点捉摸不透的时候,王耀徽撑着伞忽然出现在他跟前。

王耀徽俏皮的笑着:先生,你在等人吗?
段小弈:对啊,你有事吗?
王耀徽:赏个脸,交个朋友吗?
段小弈:哦,不好意思嚯,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做这种表面功夫,我朋友很快就来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王耀徽:那好吧,那我走了。

说罢,王耀徽装作撑伞转身离开。
随后笑着搂着段小弈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王耀徽:等很久了哦,不好意思,店里刚好来客人。
段小弈:不要亲我啦,夏天他们都看见了。
王耀徽:又不是不熟,咱们都很熟的啦。

说罢,王耀徽转身朝着夏天他们笑着

王耀徽:誒,晴朗 夏天我先把我家小弈接走啦,拜
夏天 晴朗:慢走哦,注意安全。

看着王耀徽和段小弈离开后,尚晴朗也朝着夏天微微一笑
而这一些,坐在咖啡馆一角的秋实都看在眼里
就仿佛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恋爱,只有自己陷入暗恋之中
等一下,认真想想,那算暗恋吗?
那大概连暗恋都算不上吧?
那终究也就是,旅行中的一段奇遇罢了,包括他亲了你的事。

夜幕降临,雨还是窸窸窣窣的下个不停
秋实呆呆的抱着腿蜷缩在床上
偶尔看看天花板,偶尔看看窗外黑蒙蒙的一片
就好像下着雨的夜晚,那人造的光都会为之黯然失色
那窸窸窣窣的雨,还是不停的落下
秋实伸手掩盖住自己的两扇耳朵
闭上眼,在那一片黑暗之中慢慢的有一丝光照耀进来
很暖和,他迈开腿朝着那光亮的地方奔跑
越是靠近,越是暖和
直至追逐光的源头
无数的海鸥于晴空盘旋
远方的渡轮 于碧波上航行
那个人的背影在发着光
多么耀眼,多么让人感到踏实
他甚至想伸出手去触摸
在那么那么接近的时候
却又害怕的站不住脚

那张夕阳下,稚嫩的笑脸
还有那双藏满了沧桑与悲情的眸子
对啊,原来一直以来,喜欢都是自己的
喜欢,却又害怕那种喜欢蹦出来
会吓坏了那个温柔似水的人
但在这二十岁出头的身体里
却又藏不住那股喜欢
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
但又好像一切都是对的

2013年 7月3日 天气 晴,离开垦丁已经有一个月了,我常常会怀念起垦丁你带着我到处乱窜的时光。夏天的风,转瞬即逝的雨,盘旋的海鸟,鹅銮鼻的日落。但夜深人静时,我又会怀疑,怀疑自己到底是真的怀念垦丁,还是怀念你。

清晨时分,城南的市集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俨如大过年般壮阔
王耀徽拉着段小弈的手
在市集的入口看了看
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按照王耀徽的说法就是
自己有对段小弈义无反顾去爱的勇气
但没有勇气走进清晨的城南市集
因为你走进去,可能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两人走在大学城附近的道路
段小弈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凉茶店
王耀徽:怎么了?
段小弈:誒,王耀徽,你记不记得那家店
王耀徽定晴一看:当然记得。
段小弈:不知道那个老板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老板
王耀徽:不太可能了吧,毕竟那时候那个老板都七十多了诶
段小弈:你又知道一定不是
王耀徽:当然,我还知道另一个你不知道的事。

王耀徽神气的说着
段小弈:什么啊,那么了不起的样子。
王耀徽:我不告诉你。
段小弈:小气誒,说来听听嘛?
王耀徽:那~

王耀徽一只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并把脸颊轻轻往段小弈那边靠了靠
段小弈:我才不要,爱说不说。

王耀徽:哎哟,给了你机会了哦
段小弈:我和你说,要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就看着办好了
说罢,段小弈迅速的在王耀徽的脸颊上亲了亲
王耀徽满意的笑了笑

随后轻声的在段小弈的耳边呢喃
听了以后,王耀徽撒开腿就跑
段小弈跟在他后面追着
段小弈:你真的很幼稚诶,王耀徽。。。
王耀徽没跑几步就停下来,面对着段小弈,段小弈就朝着他怀里撞上去
王耀徽伸手搂着段小弈的腰,两人就那么开心的笑着

那是许多年后,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不是我爱你,也不是什么天长地久
而是王耀徽用来骗取我亲亲的

谢谢你,愿意 再次光临我的人生